黎族百科

广告

黎族医药神奇吗?

2012-04-22 23:10:06 本文行家:董亚岭

世代居住在中部山区的黎族人民,对身边一花一草、一树一木的认识和利用,有别于其它民族。他们对植物药用功能的独到用途,在千百年来的流传和完善中,逐渐形成了本民族的无形遗产———“黎族医药”。尽管“黎族医药”目前还没有得到外界的普遍承认和肯定,但其独特的医术和神奇的功效,在黎族民间却是那样深入人心,就连汉区一些疑难杂症患者,也慕名到山里求医问药。

                                                                神奇的黎族医药

黎族医生杨丽娜在山上采药黎族医生杨丽娜在山上采药

      “海南植物王”钟义教授经常对媒体讲起这样一句话:“世上没有无用的植物,只有人类没有发现其用途的植物 。”世代居住在中部山区的黎族人民,对身边一花一草、一树一木的认识和利用,有别于其它民族。他们对植物药用功能的独到用途,在千百年来的流传和完善中,逐渐形成了本民族的无形遗产———“黎族医药”。本报记者怀着对黎族医药的浓厚兴趣进行了一次初步的探寻,旨在抛砖引玉,并期待医药界加强对黎族医药的系统化研究和开发利用。

       海南岛中部复杂的地形地貌,肥美的山川河流,苍郁的热带雨林,蕴育了多样性的生物资源。植物,这些无语的生命最是可人,它们迁徙和繁衍的速度有快有慢,它们的形体千姿百态,它们不但为人类提供了丰盛的粮食和蔬果,实用的建筑材料和生产工具,本身还是一个无比丰富的药用资源库。

  居住在海南岛中部山区的黎族人民,对植物的药用功能有着独到的认识和应用。尽管“黎族医药”目前还没有得到外界的普遍承认和肯定,但其独特的医术和神奇的功效,在黎族民间却是那样深入人心,就连汉区一些疑难杂症患者,也慕名到山里求医问药

黎族用于接骨的草药“海金沙”黎族用于接骨的草药“海金沙”

        奇特的疗效

      1994年,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治愈了患有“股头缺血性坏死症”的军嫂韩素云,负责治疗的袁浩教授所用的中药来自黎族民间的一个单方。

  原来,袁教授“文革”期间曾在海南岛工作,遇到过一个被机器砸伤脚背的青年工人,在医院治疗无效后,正准备做截肢处理。这时,他的家人请来了一名老黎医,黎医将一些新鲜的草药捣烂成泥状,把伤者的整个足部都包裹起来。2个月后,伤者渐渐康复起来。细心好学的袁浩教授,当时以极大的诚意,最终向那位老黎医讨到了草药的配方。

  这也是2005年底,原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时年70岁的中国民族医药学会会长诸国本,在其《五指山区黎医药———海南岛黎族医药调查报告》中写到的案例。

  其实,走进黎族村落,虚心地打听之下,总能听到黎药神奇疗效的例子。黎族民间对毒蛇咬伤、外伤骨折、伤寒以及传染病、妇科等疾病的治疗方面,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特别是用草药治疗一些肝病、热带病和免疫性疾病等一些奇难杂症,都有独到之处。

  譬如,黎族妇女生产后,没有“坐月子”的风俗,产妇家人只须用20多种草药,煎成一种叫作“产后汤”的汤药让产妇喝下,24小时后便能下床走动,满12天后即能到地里劳动。黎医认为,这些草药能祛湿、活血、收宫和除恶露,因此,黎族妇女很少有风湿、偏头痛、手脚麻痹等产后遗症。

在五指山脚下,黎族医生王桂珍在山溪里采摘草药。 记者 张杰 摄在五指山脚下,黎族医生王桂珍在山溪里采摘草药。 记者 张杰 摄

        黎药为何物

  黎医到底用什么神奇的药材治病救人的呢?记者在不同黎族村落打听过多位民间医生,得到的药名大多数是黎语名称,能与汉语对上号的只有少数。

  在中部山区,随处可见一种黎语名称为“雅俄”的野草,其红色的小花很像一个个小灯笼,黎族民间往往用其全草来作为接骨、消肿和止血用药,也有人用来治疗骨质增生和肾水肿。记者根据“雅俄”的外形特征,查阅了《实用中草药彩色图集》(广东科技出版社,1997年),方知其学名为“落地生根”,别名“打不死”、“脚目草”、“土三七”,具有止血、消炎和生肌的功效。可见,黎族对“落地生根”药性的认识,与中医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又如,一种名叫“甘哥草”的植物的根部和茎部,黎医常用于镇静、解毒和治疗肺病。按图索骥,“甘哥草”的汉语名称为“玉叶金花”,《海南植物志》这样记载:“民间用其叶、茎和果煮水服,可治诸炎症,有清热、消炎之效,也可治疥疮、热积。”

  其实,很多药物在黎族人眼里,都是再普通不过的药材,一般以草本植物为主,从日常的生产生活中轻易就能获取。像叶子能接骨的“海金沙”(黎语“意日”),全草可治咳嗽、淋巴结炎和跌打损伤的“赪桐”(“脱卡布”),根部用于止血、解酒、解毒的“草豆蔻”(“意冲”),还有治疗肿瘤、胃病和内伤的“金不换”(“雅乐雷”)等,都是身边很常见的植物。

  看来,灵丹妙药不一定要用名贵的药材来配制,也许别人觉得没有用的植物,黎医却用得出神入化,得心应手。于是,记者想起“海南植物王”钟义教授经常对媒体讲起的一句话:“世上没有无用的植物,只有人类没有发现其用途的植物。”

黎医用于治疗肾水肿的草药“落地生根”黎医用于治疗肾水肿的草药“落地生根”

        艰难的探索

  说实在的,流传了千百年的黎族医药,真正在黎族内部引起自觉的理性探索,恐怕还是进入21世纪后的事情。对此,有一位黎族妇女为本民族医药的发展做了不少基础性工作。

  她是45岁的杨丽娜,五指山市畅好乡草办村人,小时候受行医的祖母影响,她也跟着辨认草药,学习医术,立志长大后当医生。杨丽娜读过卫校妇产科专业,从事过保健、护理工作。出于对黎医会失传的担忧,2000年,她前往保亭、乐东、东方等市县,在民间收集到300多种黎药秘方,不久后成立了“五指山黎族民间医药研究会”。

       2007年,杨丽娜与商家合作,开发了一种用“黎家百草养生方”泡制的保健酒。“黎家百草养生方”经北京市营养源研究所检测分析,含有钾、钠、钙、镁、铜、铁、锰、锌、硒等多种微量元素。

  最近,杨丽娜还请海南某高校专家为其收集到的300多种黎族草药,标识上拉丁文和中文名称,而不光光是先前的黎语称谓。杨丽娜希冀通过悬壶济世,验证老祖宗留下的药方是否有讹误,在不断的摸索中做出取舍和更正,最终实现为病人负责的目的。

黎医用于止血、解毒的草药“草豆寇”黎医用于止血、解毒的草药“草豆寇”

       然而,黎医看病历来全凭经验,用药量的多少也仅凭感觉,不像中医那般将药量准确到“克”。长期研究黎族医药的军医钟捷东在研究中发现,与中医比较之下,黎医诊病往往从‘点’切入,即通过表面迹象判断病情,中医则全面综合分析,二者各有千秋;在把脉方面,中医有一套完整、成熟的理论,黎医虽然能够准确把脉,但却不能详尽地表述。

        省卫生厅中医处处长黄更荣认为:要将黎族医药转化为生产力,为更多的患者服务,还有很多基础工作要完成,比如,目前还没有对黎药做过系统的药理分析,也没有进行过正规的“临床使用”以收集分析数据;另外,民间黎医诊病处方有待规范化,对病患资料的归总也不够全面。这些因素都不利于黎族医药的发展。                                      

                 文章来源: 海南日报  作者:海南日报 陈耿 尹秋艳  时间:2008-09-11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黎族百科”网、“黎族语言文学百科”网主编。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