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想知道琼崖第一个红色政权吗?(上)

2017-02-18 22:34:34 本文行家:董亚岭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陵水县黎汉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蒋介石叛变革命后,党转入农村,创建工农武装队伍进行武装斗争,曾三次占领县城。一九二七年八月二十一日,创建海南岛第一个红色政权——陵水县人民委员会,揭开了海南人民武装夺取政权的序幕。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第二次占领县城,在琼崖东路红军的指导和援助下,创建琼崖第一个苏维埃政权——陵水县苏维埃政府。

               琼崖第一个红色政权——陵水县苏维埃政府(1)[转载]

 

        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陵水县黎、汉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蒋介石叛变革命后,党转入农村,创建一支工农武装队伍,进行武装斗争,曾三次占领县城。一九二七年八月二十一日,创建海南岛第一个红色政权——陵水县人民委员会,揭开了海南人民武装夺取政权的序幕。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第二次占领县城,在琼崖东路红军的指导和援助下,在农民协会的基础上,创建琼崖第一个苏维埃政权——陵水县苏维埃政府。六个多月后,撤到农村与敌作不屈不挠的斗争。

       烈士热血写春秋,英雄业绩垂青史。这一战斗历程,记载着陵水黎族、汉族人民英勇战斗、不怕牺牲、前仆后继的英雄业绩,在海南人民的解放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星夜盼晓

        陵水县位于海南岛东部,东南临南海,西南至藤桥(现属崖县),西北至南圣(现属保亭县),东北至南桥(现属万宁县),东西九十里,南北一百五十里。其中黎族聚居和黎汉族杂居的地域,约占全县总面积的百分之六十,黎族占全县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东南沿海一带,海岸线迂迥曲折,新村港与黎安一带海面是著名的渔场。北部的吊罗山脉,层林叠翠,古木参天,是广东四大原始森林之一。发源于五指山区的陵水河,宛如银蛇,穿过县境,流入南海。

       但是,在这块山水如画的土地上,劳动人民却过着人间地狱的生活,尤其黎族人民,更是生活在地狱的最底层。当时,全县的稻田约五万多亩,地主却占有多半。土地的严重兼并,大部份农民被迫沦为游民或佃农。农民租种地主的土地,除缴交“押田金”、“牛脚金”、“书田金”和七、八成地租外,还要担负各种无偿的劳役。广大农民累死累活,终年不得温饱,而地主豪门却过着荒淫糜烂的生活。陵城镇的张鸿犹、刘天德、潘太和、邢元记四大地主,每年剥削租谷都在千担以上。还有八户地主每年剥削租谷五百担以上。剥削农民最甚的是陵城镇的张鸿犹。张家原籍琼山县,清朝末年迁来陵水。他为了发迹,以金钱贿赂捞个二等“贡生”,故称“张拔贡”,专与衙门酷吏攀亲结戚,同国民党县党部书记曾三省结为亲家,又招陵水县警察局长刘育英为女婿。从此,他一家官运亨通,大儿子张逢奎任陵水县中区民团团长、县参议员;四儿子张逢英任陵水中学校长、县参议员;五儿子张逢瑞任国民党海南党部秘书。这样一来,他在政治上倚官仗势,独霸一方,成为陵水的“土皇帝”。他在兴建张家大院时,强占农民宅地二十多亩,院内平房楼阁,花园书院,客厅赌馆,仓库牢房,交错相连,阴森恐怖。他家雇有长工、婢女三十多人,还豢养一批保镖打手,到处横行霸道,鱼肉百姓。他独揽孔庙、学府的公田、公款大权,巧立名目,横加勒索,霸占良田四千多亩,每年收租三千多担。

       在那乌云压顶的年月里,广大黎、汉族人民,不但遭受地主恶霸的剥削,还受贪官污吏的压榨。什么“田亩税”、“地方税”、“户口税”、“人丁税”、“月捐税”等等,苛捐杂税多如牛毛。此外,还到处抓丁拉夫,打村劫舍,抢夺民女,涂炭人民。

       一九二五年,陵水发生严重旱灾(史称乙丑饥荒),民不聊生,而地主奸商却贿赂贪官污吏,垄断市场,发灾难财。他们囤积大米,提高粮价,从每升六十个铜钱猛增到三百个铜钱,同时随意涨跌光洋价值,从中牟利。劳动人民一个光洋只兑得二千六百个铜钱,而要兑回一个光洋,却要付出三千二百个铜钱。

       贪官污吏和地主奸商的敲骨吸髓,使广大劳动人民挣扎在死亡线上。当时有一首民谣唱道:

       乌云压压把天遮,穷人租债重如山,

       年关三十又来到,抱仔哭啼心如麻;

       乌云压压把天遮,荒年卖仔去逃命,

       求得清风来相助,干柴烈火照路行。   

      这首长歌当哭的民谣,不仅倾诉了当年贫苦人民啼饥号寒的悲惨生活,而旦道出了他们愤世疾俗的心头怒火,盼翻身求解放的迫切愿望。

 

      传播火种

       正当陵水人民盼望拨开乌云见青天的时候,中共广东区委于一九二五年春,趁国共合作的有利时机,派了一批共产党员到海南秘密开展革命活动。当时在广州读书的共产党员陈贵清(陵城镇人),被派回陵水,公开的身份是公路局长。一九二六年一月,国民革命军第十二师过琼讨伐邓本殷时,中共广东区委又通过在国民党广东省党部任组织部长的共产党员杨匏安,派在广州读书的黎族共产党员黄振士、郑家齐随军回陵水,改组国民党陵水县党部(同来的还有王克兆、吴瑞廷)。由黄振士任书记,陈贵清任秘书。原国民党陵水县党部书记曾三省下了台,然而他并不甘心于失败,于是,便纠集地方民团头目,成立陵水县总民团,由他任团长,钟英任副团长。各区相继成立了民团,还成立了“青年促进会”,形成了一股气势嚣张的反动势力。但由于此时担任国民党琼崖特别党部主任委员和琼崖行政专员的是国民党左派张难先,而他又同共产党密切合作,琼崖各级行政机构和国民党党部的主要工作人员以及国民革命军中,都有共产党员、革命青年和进步人士,所以曾三省为首的反动势力,一时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黄振士等共产党员利用有利时机,积极开展农运、农运和妇运,吸收一批先进青年入党。于一九二六年二月二十八日,在陵城镇文明路,陈贵清家的小楼上,召开陵水县第一次党员会议,参加会议的有:黄振士、陈贵清、郑家齐、吴文道(农民)、陈业绍(教师)、王庆琼(学生)、黄其祥(教师)、周文朝(学生)、陈敦朝(学生)、黄家芳(士兵);黄有造(工人)等,成立中共陵水县第一个党小组,由黄振士任组长。从此,阴云蔽空的陵水,播下了革命的火种。

       六月二十三日,党组织发动陵城苦力工人、店员和手工业工人共一百多人,集会纪念省港罢工一周年,成立了县总工会,会址在石峒庙。总工会主席为王家秀,委员有黄有造、黄有智。

       总工会下设泥水、木工、搬运、理发、酿酒等分会。当天总工会领导工人上街游行示威要求实行“三八制”、增加工资,改善工人生活,高呼“打倒资本家”的口号。工运推动了农运,不久成立了农民协会、青年团(地址都在顺德会馆)和县妇女协会(地址在福朝会馆)。由吴文道任农会主席,陈贵清任青年团书记,陈仕娘任妇会主任。接着全县五个区、五十多个乡也相继成立了农民协会、青年团和妇女会。这些组织和各区民团设在一起,都在各区神庙里。坡留乡农会一成立,就组织一千多农民,由农会骨干杨武生率队到地主许成位家示威,反对放高利贷、压田脚,要求减轻农民负担。此一举动,预示着农民运动高潮即将到来。

        为了迎接农民运动高潮的到来,党组织先后分两批选派王庆琼、陈敦朝、周文朝、黄英、林宏梓、黎国忠和陈光华等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到嘉积仲恺农工学校学习。第一批学员后来后,当年九月,在琼山会馆办起来陵水县农民训练班,有计划地培养农运骨干。农所第一期学员五十七人,其中黎族学员占半数以上。他们都由各区乡推荐来的农运骨干分子。琼崖地委还派陈哲夫同志来加强指导,王家秀任农所负责人。教员有黄振仕、陈贵清、王庆琼、周文朝、陈敦朝等。农所学员主要是学习政治和军事。政治课讲授“新三民主义”和工运史、农运史。军事课学习军事基本知识,还配备长短枪三十多支,进行军事操练,此外,还教唱《国际歌》、《沙基惨案之歌》、《国民革命歌》和《打倒帝国主义》等革命歌曲,以熏陶学员的革命情操。这批学员,大多数人后来都成为农民运动的骨干分子。

       这一年秋收是乙丑饥荒后收成较好的一年,地主奸商却勾结国民党县长邱海云,加重租税,甚至把大批粮食从新村港运往外地,昂价出售。他们这种不顾农民死活的行径,激起陵水人民的公愤,在农会的领导下,农民组织起来到县政府向邱海云告状请愿,要求减轻农民租税,禁止粮食外运。邱海云不但置之不理,反而抓走我提蒙乡农会领导人谢是位。为了打击敌人的反动气焰,农会派出农所级长陈蕃姚、副级长叶用祥带领十多名学员,分头到各区乡组织发动了数以千计的黎汉族农民,拿着标枪、弓箭、大万和长矛,举行了规模空前的游行示威。游行队伍举着邱海云的漫画像,扮装邱海云的贪赃丑态,高呼“打倒贪官污吏邱海云”、“打倒土豪劣绅”、“一切权力归农会”的口号,同时分兵把守港口、要道,封锁车船,严禁粮食外运。邱海云慑于群众的威势,被迫放出我农会领导人。但示威的群众怒不可遏,纷纷涌向县政府要抓邱海云,迫使他和民团头子曾三省,慌忙带中区民团向北区排岭和贡举一带狼狈逃窜。这次斗争的胜利,显示了党领导下的农民运动的强大力量,大大地鼓舞了人民群众的斗志。

 

        武装农工

         一九二六年下半年,琼崖各地农民运动蓬勃发展,使反动派寝食不安,国民党右派开始有计划地在政权组织和工农学各方面分裂群众运动,擅自派出特派员,排斥我党领导。海南人民的革命,潜伏着危机。在陵水,邱海云和曾三省虽然被迫逃到北区排岭,但各区、乡的民团和地主的反动武装,仍然横行乡里,到处阻挠和破坏农民运动。一次黄振士率领农所学员到新村、灶仔、盐灶一带沿海村庄活动时,被南区民团包围在盐灶村里。面对这一险恶形势,黄振士同志沉着机警地派人通知新村、灶仔农会,发动了数倍于敌的农会会员,对反动团丁进行了反包围,敌见势不妙才被迫逃窜。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独夫民贼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四月二十一日,反革命大屠杀扩展到海南后,陵水的反动势力随之呼应,逃往北区的国反县长邱海云和民团头目曾三省,频繁纠集土匪、民团,准备杀回陵城,进行反扑。四月二十五日,我派往嘉积仲恺农工学校学习的学员林宏梓、陈光华、黎国忠等同志,带回琼崖地委要我机关工作人员立即撤退的密令,当天,县机关工作人员和农所学员共一百二十多人,撤到西区坡村。从此,走上了武装斗争的道路。

        西区,方圆几十里,长期以来是黎族人民聚居的地方,又是黄振士同志的故乡。这里山深林密,便于开展游击战争。党组织撤至坡村后,召开一次有五千多民众参加的会议,黄振士同志在会上揭露国民党反动派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的罪行,阐明我党反帝反封、实行土地革命的主张,号召黎、汉族人民团结起来,推翻封建制度,完成民族解放事业。党的主张,深得民心。党组织还带领群众减租退押,没收反动地主官租分给贫苦的黎族人民。群众把共产党当作救星,待我工作人员亲如兄弟。同志们衣服脏破了,她们帮助洗补,一时粮食困难,他们主动把蕃薯、豆角送来。不少青壮年主动要求参加农军。

        当时,黎族各峒主手中都有一支武装队伍,把他们团结争取过来,对于孤立反动派,扩大工农武装队伍和巩固、发展革命根据地很有必要。七弓峒主王昭夷,有一支队伍配备三十多支枪。为把他争取过来,陈哲夫特意介绍在嘉积读书时的女同学吴觉群(吴中育妹,陵水女校校长)嫁与他为妾,利用这层关系,做宣传发动工作,王昭夷终于把队伍拉过来参加了农军。随后坡村的吴中育、马岭的黄传仁,花从的符家元等十多名峒主,也先后带着武装队伍,加入了革命行列。在短短的时间里,农民武装发展到七、八百人。于五月中旬,这支以黎族人民为主体,以农所学员为骨干的农民武装,便在坡村集会宣誓,命名为“陵水县农民自卫军”。由王昭夷任指挥,吴中育为副指挥,指挥部设在坡村。下设西、北两路军,西路农军由黄家连任指挥,马大雄任副指挥,指挥部在吊葵村;北路农军由李茂昌任指挥,李家全任副指挥,指挥部在高量村。党员和农所学员担任政治指导工作。

       为加强农军装备,党组织还派人四出访求能工巧匠,发动群众捐献废铁破锅,利用旧屋老土熬硝,在坡村和马村设点,自制一批尖刀、大刀、双刀、长矛、弓箭、鱼叉、梭子和火药,还自出心裁,利用玻璃瓶、罐头盒装配火药、铁砂制造手榴弹,使大多数农军有了武器装备。与此同时,在农所学员的指导下,加紧操练,随时准备抗击敌人。

        五月二十四日,邱海云和曾三省带领中区民团窜回陵城,纠集刘中造、钟开业等反动地主武装一百多人,向我坡村根据地进攻。但农军人多势胜,士气高昂,土枪土炮一齐开火,毙敌十人,活抓十余人,打得敌人落胆逃窜。

       自卫反击战第一仗的胜利,大大地鼓舞了根据地军民的斗志,农军队伍发展到二千多人。此时,琼崖特委派何毅、欧赤、冯娥群和王志超等军政干部带领一个短枪班来坡村指导工作,农军以村编队,加紧操练。

 

       创建政权

       一九二七年七月,在中共琼崖特委的关怀下,中共陵水县委正式成立,黄振士任县委书记,陈贵清、周文朝分别担任组织、宣传部长,从此,陵水人民的革命斗争有了坚强的领导核心。这时,人民武装力量迅速发展,群众的斗争情绪日益高涨。在革命形势推动下,决定夺取县城,创建工农民主政权。

       一九二七年八月十八日,黄振士率领农军二千多人,从坡村出发,深夜二点抵达县城,后兵分三路:一路堵截北门和东门,防敌逃窜;主力部队从西门、南门夹攻,预备队隐蔽在三百丘岭(即现在县委住地)接应。拂晓时分,开始总攻击,冲锋号凌空吹响,突击队的勇士们在主力部队的掩护下,扑近城墙,搭起“人梯”,越墙猛攻,造成内外夹击之势,城内敌人一片混乱,我军主力乘势冲杀人城,经二小时激战,敌三百余人怆惶拥向东门逃窜。是役,毙敌十余人,缴获枪械五、六支,子弹多发,我无伤亡。解放县城后,立即贴出《安民告示》,城内军民,奔走相告,欢呼胜利。

       第三天,八月二十一日,在陵城召开民众大会,宣布成立陵水县人民委员会(地址在现剧团住处),这是琼崖第一个红色政权。黄振士任主席,陈贵清任秘书,委员有:欧赤,王庆琼、陈哲夫、冯娥群、王智超、黄其祥、马大雄、何毅、王家寿、周文朝等。随之恢复了工会、农会和妇会,还把没收奸商的钱财运回坡村根据地。  

       县城解放的第七天,在琼山会馆召开各组织代表会议。黄振士同志在会上作“关于土地革命”的报告。会议正在进行中,邱海云、曾三省一伙,纠集土匪、民团约一千多人,分兵三路疯狂向我反扑。敌一路从下园渡口偷袭王绍夷驻的哨所;另外两路分别从桥头渡口和新街尾渡口向我夹攻。农军据城坚守一天后,利用夜幕掩护撤出县城。撤退时部份农军用稻草捆蘸着煤油点火,抛进城内,借着火光阻击敌人,掩护机关工作人员撤退。这一仗,我牺牲六人,敌伤亡十多人。数天之后,县委在坡村召开会议,总结经验,决定增辟新据点,开展自卫游击战争。不久便在万丛、大艾肚、礼亭弓三地设立新据点,分别由黄明仁、马大雄、黄家连任指挥,黄传仁、黄进忠、黄尤振为副指挥。至此,把西、北区二百多个大小村寨连成一块纵长二十公里的红色区域。县委在这里发动群众,开展士地革命,没收公田官租分给农民,征收地主租谷用作军饷。

        十月底,邱海云、曾三省、张鸿犹等和各区地主,以我没收官租为“罪名”,向国民党海南绥靖公署告状求援,请来三百救兵,伙同地方民团共一千多人,向我根据地五个据点同时进犯。敌一路从卜埇经水姆村进攻万丛,一路从大宁进攻大艾肚;一路从排留洋进攻坡村;一路从万总坡偷袭高量;一路沿陵河北上攻礼亭弓。礼亭弓据点地处陵河北岸,周围挖有壕沟,有回旋余地,且农军武器装备较好,有二门九节炮,四支长锚,二支阔口叭,还有单旋枪、荷兰枪和药枪。敌乘木船向我进攻,我处居高临下之势,三十多名农军在黄家连、黄振尤的指挥下,同仇敌忾,击退敌人的多次猖狂进攻。后因万丛、大艾肚、坡村和高量四个据点失守,敌集结兵力于此,农军虽顽强抵抗,但终因力量悬殊,于深夜突出重围。这一仗我炊事班长卓石保重伤,敌被击毙四十余人,伤者多人。

       敌人这次进犯,烧毁百多个村庄,根据地人民损失惨重。县委把没收地主的租谷分给受难农民,帮助他们重建家园,人民群众深受感动,主动把自己的儿女送进革命队伍,农军迅速发展到二千八百多人。

       同年十一月,琼崖特委在乐会县白水泉[}桑]村召开扩大会议,传达“八·七”会议精神,决定响应党中央的号召,领导海南人民举行秋收起义,实行土地革命,创建红色政权。黄振士同志出席这次会议,被选为特委委员。这次会议后,县委决定根据特委指示举行秋收起义,再次攻打县城。攻城之前,先成立了粮委,由陈蕃姚当主任,负责筹备粮食,同时发动群众做好支前准备,并派人将起义日期报告特委。

        一九二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农军二千多人,在王昭夷、吴中育、李茂昌、黄家连、马大雄的率领下,包围了陵城。这次因暗探告密,敌军已弃城逃向北区贡举一带,我顺利占了县城。为了防敌反扑,农军布防警戒,北路农军驻同仁学堂,西路农军驻南门岭“三昧时”,东南面设置岗哨,总指挥部设在孔庙。

        琼崖特委十分重视这次县城的解放,派徐成章同志率领一批干部和一百二十名红军战士前来支援和指导。红军巧装成白军,通过牛岭绕道经港坡村,于农军解放县城的当天下午四时左右到达陵城。消息传来,人们奔走相告,“红军来啦!”“红军来啦!”顷刻间男女老幼涌上街头,排成长龙一样的队伍,打鼓舞狮,唱着“鲜鲜红红镰斧旗,飘扬盖白日青天,……”的革命歌曲,兴高采烈地到新街尾去迎接红军队伍。

        随军来的党政军干部还有刘明夏、梁秉枢、李桃源、王业熹、陈垂斌、许邦鸿、郭绍元(女)、郭仁川(女),郭仁美(女)、陈业妃(女)、陈文汶、谢育才、游济、符良清等。次日,召开干部会议,研究政权建设问题。并派红军配合农军乘胜追击围歼溃散在大宁、客园,田尾山一带的残敌。

       十一月二十八日,在陵城召开了五千多人的群众大会,宣布恢复陵水县农民协会,会址在顺德会馆。农民协会主席黄振士,委员有:翁振经、王绍夷、王庆琮、陈贵清、吴文道、陈敦朝、周文朝、李茂昌、黄其祥、陈哲夫、王家寿。

        当时,“一切权力归农会”。农民协会既是土地革命的领导机关,也是政权机关。农民协会恢复后就在大会上宣布《土地革命条例》,号召全县人民团结起来,开展土地革命。不久,各区、乡农会也相继恢复。东区农委:王道一、陈才育、胡延舜、胡继舜、邓乐钦;南区农委:叶用彬、陈世珍、李仕刚、王武亮、张禄锡;西区农委:符开信、张祥珍、马大经、许国球、黄运明、黄仕连、周德昌;北区农委:吴川海、谢是位、陈朝东、谭玉麟、吴文道、黄炳南;中区农委:陈蕃姚、龙山、刘盛文、朱泽位、万美。

        与此同时,党政军群各种组织也恢复和健全起来。中共陵水县委设在张鸿犹家。

       县委书记:许邦鸿。委员:黄振士,王业熹、陈贵清、王庆琮、郭绍元(女)。

       各区区委与农会设在一起,都在各区庙宇。东区区委书记廖文明;南区区委书记林树刚,西区区委书记黄进忠;北区区委书记叶用祥;中区区委书记陈继姚。

       县总工会设在石峒庙,主席王家寿;妇女协会设在张鸿犹家,郭绍元当主任;陈贵清兼任青年团书记;少年先锋队负责人廖仕英;童子军团长周今业。

       为了统管全县经济工作,还成立了“经济委员会”,由符良清任主席。在坡留地主许成位家,办起了医院,负责人陈敦朝,在张鸿犹家办起了印刷局,负责人刘瑞昌;在圣殿办起了“红军干部学校”,游济任校长。农军指挥部设在福朝会馆,王昭夷任总指挥,吴中育为副指挥。农军编制,县有赤卫队,区有常备队,乡有后备队。东路红军指挥部设在圣殿。

       党政军群各种组织的恢复和健全,从组织上和干部队伍上为建立苏维埃政权准备了条件。

       一九二八年一月八日,在陵城召开工农兵各界人民代表大会,宣布成立陵水县苏维埃政府(地址在琼山会馆),推选欧赤任主席(后是王业熹)。委员:黄振士、许邦鸿、郭绍元、谢是位、黄其祥、王智超、冯娥群。苏维埃政府下设宣传、土地、财政、民政、交通、妇女、军事等七个科(地址在顺德会馆),统管全县军政经济工作。这是琼崖第一个苏维埃政府。

       苏维埃政府一诞生,就显示了强大的威力,它在政治上提出打倒帝国主义,推翻封建统治,开展土地革命,镇压反动地主豪绅;在经济上,平均地权,没收公田分给农民耕种,废除苛捐杂税,实行“三七”减租;在文化上破除封建迷信,废除庙宇,砸烂神像,没收道公道具,禁止算命卜卦;禁止嫖、赌、饮、吹;提倡文明科学,兴办平民学校,开展文娱宣传,号召妇女剪短发,实行男女平等,提倡婚姻自由,订婚不纳彩礼,结婚不坐红轿。

        一九二八年一月二十五日,苏维埃政府领导全县人民举行暴动,没收地主奸商的浮财、布匹、账簿、契约和刑具,枪决一批恶霸地主、反动豪绅和反革命分子,把没收的钱财和物资分送给贫苦农民外,还用木船从新村港运往特委。陵城地区的群众,当天抄张鸿犹家时,人们还把他家的衣裙穿戴扮装自由婚姻和包办婚姻两对夫妇,游街宣传。次日苏维埃政府在陵城公园召开群众大会,把各区、乡没收的田契、书约、账簿、刑具等集中到会场,借以揭露和控诉地主、奸商的罪行,当众进行焚毁,宣布土地还家。几千年来受苦受难的人民,第一次享受做人的权利。

        这次暴动,有力地打击了反动的社会基础,苏维埃政权得到进一步的巩固。当时,省委和琼崖党的来往,都是通过新村港。苏维埃政府也经常组织文昌、万宁、乐会、琼山等县来新村港捕鱼的鱼船,把食盐、藤竹、木材等土特产,运往广州湾和北海等地出售,换取军需民用物资,支援琼崖的革命斗争。陵水成为琼崖的一块红色根据地。

2

       原载:《琼岛星火》第7期第1—24页,陵水县革命斗争史编写组   琼岛星火编辑部出版,广东省海南新华印刷厂1982年3月第1次印刷

参考资料:
[1] 《琼岛星火》第7期第1—24页
[2] 琼崖第一个红色政权——陵水县苏维埃政府 http://www.hnszw.org.cn/data/news/2014/01/67151/海南史志网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系海南诗社会员。现为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秘书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