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看过《寻访海南神奇的黎族医药》一文吗?

2014-10-26 21:19:07 本文行家:董亚岭

专题报道《寻访海南神奇的黎族医药》--原载:三亚日报--/图三亚日报记者:黄珍--时间:2013年08月17日

                                        寻访海南神奇的黎族医(转载)

黎药中用于治骨伤的接骨木叶黎药中用于治骨伤的接骨木叶

       海南岛,这个孤悬于中国大陆最南端的祖国第二大岛屿,不仅物阜民丰,岛上还生活着中国古老而伟大的民族——黎族。他们是一群勤劳勇敢、智慧善良的人民,在千百年的繁衍生息过程中,在与大自然的顽强拼搏中,积累了许多奇特而宝贵的生产生活经验,其中就包括神奇的黎族医学。传说中,黎族依靠世代相传的中草药秘方,为族人医治疑难杂症,解除病痛,在他们没有文字记录的历史当中,依靠口碑相传、家族世袭等传统得以接录续传,成为中华医学中的独特奇葩!在医学发达的现代生活中,他们到底有多少人仍然能利用自己的土方治病抗灾?黎医的神奇到底体现在哪些方面?他们的医学秘方是如何相传延续的?带着诸多疑问,本报记者走访了三亚周边县市,还原黎医神奇面目。

      神奇:黎药成为蛇毒克星

  三亚市崖城镇水南高山村是一个典型的黎族村落,记者访问诸多村民,了解到高山村里大概有三四位懂得黎医黎药的人,40多岁的杨献荣就是他们当中的一位,治蛇毒是他的特长之一。在他看来,黎医、黎药只是他的一份副业,平时多是有人上门找到他治疗。

  8月上旬的一天,记者看到了这位略显黑瘦的中年男子,他向记者讲述了他的学医经历。

  杨献荣自小就喜欢草药,七八岁开始就蹲在老人身边看他们煎药,黎医们大都按手感抓药,杨献荣默默记下草药及配比。他平时也会买些中药医书来看,在他看来“黎药有很多和中药是重合的”。

  杨献荣从小放牛时都会接触到蛇,他说,治蛇毒首先要看是被什么蛇咬的,当地有这样几种毒蛇:青蛇、眼镜蛇、银环蛇,还有一种不常见的四蛇,也叫过山峰。从毒性上来说,四蛇是种剧毒的蛇,被咬后基本治不了,蛇身大约有三四米左右,这种蛇的颜色纹理同四种蛇相似,故而叫四蛇。四蛇前半身是灰色的,同灰蛇颜色差不多。后半段一段黑一段白,同银环蛇颜色差不多,但和银环蛇还有差别,四蛇黑得像墨,白的不明显,而银环蛇白得像纸,黑得像墨,颜色鲜明。四蛇头呈三角形,头顶裂开分叉,像当地“呀坑”(黎语)蛇头部。四蛇和眼镜蛇的肚皮一样,腹部黑且有鳞。

黎药中用于活血化瘀的黄楝树叶黎药中用于活血化瘀的黄楝树叶

  生活在大山中的黎族人在实践中掌握了蛇的生活起居,银环蛇是白天不出洞,晚上出来到天亮才回洞,一般交配季节是在七八月份,咬人也是在这个季节,银环蛇有剧毒,被这种蛇咬伤后,不肿不痛,但是被咬者会昏昏欲睡,西医学名叫“神经性中毒”。眼镜蛇全身黑,大约2-3米长,生活在洞里、树上,眼镜蛇活动时间不确定,白天晚上都出来,但是眼镜蛇快脱皮时看不见东西,它们会躲起来脱皮,大约一周时间。脱完皮后的皮肤很嫩,怕见阳光,它们会立刻回洞,等皮干了之后再找东西吃,被眼镜蛇咬伤后伤口处发黑。青蛇生活在树叶中、芒果林里,青蛇白天不出来,晚上活动,下雨季节,田间小路上可以看到找东西吃的青蛇,被青蛇咬后伤口附近红肿。蛇常吃的食物有田鸡、小鱼、耗子等。

  不同的蛇毒治法大同小异,多以金钱草为引,十多种植物配制而成,有草根、草藤叶子等,有口服和外敷两种。外敷的草药捣烂后用纱布包扎伤口,口服的一天服三次。黎医还能根据天气预测什么季节容易被什么蛇咬,会提前准备好草药。草药多晒干用,因为不能放太久,放久了易发霉变质。还有一种说法,家中放置治蛇毒的药会引蛇过来,所以在杨献荣家中,并没有储备太多治蛇毒的草药。黎药没有天平秤量,抓药一般都是用手感,“鲜品”最好。

  杨献荣说,黎药以植物为主,大多数植物的名字都是黎语,植物名称和配比都是祖祖辈辈口传下来的。另外,被蛇咬伤的患者治好后,咬伤部位的肉会掉一块下来,蛇越大毒性越大,肉掉下的“口洞”也越大。蛇交配季节多易咬人,有的人体味过重也会吸引蛇。被蛇咬伤后最好在24小时内治疗,可做些紧急绑扎,在离心脏方向,伤口稍远的位置,每半小时松绑一次。

  海南岛上流传着“黎医能治蛇毒”的说法,看来并不虚妄。杨献荣去年就治好了一个被银环蛇咬伤的人,乡邻介绍说,他手下治好被眼镜蛇毒、青蛇毒咬伤的人也有不少。

张学持和他的儿子张学明张学持和他的儿子张学明

       绝活:祖传秘方能接骨续筋

  从水南高山村杨献荣那里,记者不仅初步了解了黎族医药治疗蛇毒的奇妙功效,并且从他口中得知,在离三亚不远的乐东黎族自治县有一位高龄老人,他接骨续筋的技术远近闻名,是黎族医药的神秘传人之一。带着好奇和探究根底的心情,8月中旬,记者奔赴位于乐东县千家镇抱平村五队的张学持老人家中。

  这是一个大山深处的黎族村落,从乐东的大安镇木棉村路口至张医生家中约有10多公里路程,摩托车贴着山路而行,有时坡度有50度左右,起伏不平的路上如同坐过山车一般,让人心惊胆战。张医生家就住在深山顶上,种满了香蕉、槟榔和橡胶树。这里群山环绕,青山秀水,山上可俯视大安水库,水面如镜。

  在绿荫掩映中,远远地看到一处白色平房,一位白发老人正在门口捣药。已经是78岁的张老和蔼可亲,看到远道来客,赶忙起来让坐。在记者说明来意后,他很开心,向我们娓娓道来关于黎族医药的传奇故事。

  张学持祖祖辈辈行医,他的父亲母亲也都是民间医药高手。张学持说,他在孩童时,日本人将本地一位村民的右胸口打穿了,他阿公就曾经用草药敷伤,并配制熬汤给村民喝,后来伤口痊愈保住了性命。

张学持正在为求医者包扎骨折部位张学持正在为求医者包扎骨折部位

  张学持赖以成名的主要医学技术是治疗挫伤性筋骨伤和内伤,乡邻之间凡有这类伤情的,一般都会慕名而来。他的家族是个行医世家,现在他已经很少治病,主要由他的儿子张学明治骨,他的侄子张元光也是当地很有名的医生,像摔伤、内伤、刀伤、蛇毒等都可医治。

  碰巧的是,在张医生家我们看到了正在病床上进行腿部骨折治疗的黄进辉,这个30多岁的中年男子是乐东县志仲人,他喝酒开摩托车摔到水沟里,导致小腿多处骨折。先是在乐东的医院进行治疗,医生说失血过多,情况严重要转院,转到三亚市某医院后拍了X光。记者在张学持老人出示的X光片上,清晰地看到他的小腿骨断成了6截,并且有错位。因为家里经济比较困难,在医院无钱治疗,听到别人说张医生善于治骨伤就过来住在这里治疗。他住在这里快一周时间,刚来时他的小腿肿得像馒头,加上失血过多引起发炎、发烧,有时会全身发冷,完全不能行动。张学持在进行了骨头对位、敷药,然后用竹片绑住固定等一系列的处理后,连日来定时敷药、换药、熬药给他喝,现在他的病情基本稳定了。

  在另一间房子里也躺卧着邻近村镇的一个小伙子,他是在三亚一家洗衣店里工作时,看到洗衣机不动,他就用脚去踩压,机器突然转动起来,结果把他半只小腿肚撕裂,腿骨头也搅断,在三亚某医院住了一星期,因老板说他自己违规操作,只付了部分医疗费用,在固定钢板刚拆除后,他因无钱治疗被迫出院,后来找到张医生,并在他母亲的陪伴下住进张医生家,进行后期包草药的治疗。在张学持简陋的平房里,记者看到小伙子的母亲在搀扶小伙子练习走路,张医生说,年轻人恢复得很快,现在已经能走路了。

张学持在捣药张学持在捣药

  在治疗这类伤情时,他们会在草药里加一些捣碎了的鸡骨头、鸽子骨头等煮汤,他们说这些东西对骨头恢复很有帮助。从张学持口中我们还了解到,黎医黎药一般不外传且“传男不传女”,家中儿子多的话,也只传给最老实本分的那位。他就是兄弟三个中唯一的传人,他又把治骨方法传给唯一的儿子张学明。张学明说,现在这些规矩也有些改变,有时会传给自己的家人,比如张学明的媳妇,跟着丈夫也学会了许多基本的医疗方法和用药。黎药虽不外传,但可互换秘方,张学持的侄子张元光就曾用家传治骨伤的药与别人换来治蛇毒的药。

  在张学持的记忆中,父辈七八岁时就将他带上山,教他们认识草药的名字,详细讲解每种药物的药性和功能。在他们配制药方时,全凭经验和手感,每把大约要摘多少片药叶,多少根茎片,占多少比例的药物放在一起才有什么功效等。他说,接骨的草药主要有五种:接骨木叶、接骨草、骨碎补等。接骨草这种植物可以拉长,成一节一节的,还有一些植物的叶子、树根、树藤等皆可入药。

  因为黎族并没有自己的文字,对黎药的认知有限,只能依赖口耳相传。张学持说现在山区里到处开荒,草药已经很难找了,但是因为他们本来就生活在大山里,熟山熟水的,认真找也能找得到。在乐东县的保显等处的深山,是他们常采药的地方。他还告诉记者,现在是七八月,雨水多,植被繁茂,是很好的药物采摘季节。就在去张学持儿子张学明家的水泥路旁,张学明就带着记者认识并采摘了用于活血化瘀的黄楝树叶。

  有的黎医还能治疗不孕不育症,张家曾经给一个结婚五六年不生小孩的妇女煮草药汤来喝,后来就怀孕并生了一个男孩。黎药还能治疗孕妇难产,张学明告诉记者有一种草药,捣烂后,反复擦拭待产孕妇的腹部和背部,再配以草药口服,就能顺利生产。

张学明在采药中张学明在采药中

     隐忧:黎族医药濒临失传

  在记者走访的一些黎族村落里和许多老黎医口中了解到,黎族村落只有近两成族人多少都懂些基本的草药,比如感冒发烧、皮肤有小伤等,都可以自己处理好,大伤或康复性治疗才会找到他们进行后续治疗。还有的是因为经济条件不太好,没钱住院治疗的人,他们也会接纳在家住下,进行短期或长期地敷药包扎治疗。

  虽然早期的黎医行医治病带给人们的感觉是神奇而富有一定的迷信色彩,但黎族医学是世界各民族医学中最早实现巫医分化,走入理性医学发展模式的民族之一。由于其传播方式单一,和现代医学的高度发达相比,传统的黎族土方医学日渐式微,或许真的即将走入历史传说中了。

  所以,对黎族医药的探究和归纳成了当务之急。

  在黎族人集中居住的五指山地区,当地黎族医生杨丽娜就组织成立了黎族民间医药研究会,她利用自己医生和黎族身份为本民族收集和整理了大量的行医记录,并强烈呼吁社会对黎族医学的重视。

  在五指山区部队担任过多年军医的钟捷东,曾经走访了很多老黎医,著作了《黎族医药》一书。在书中他将黎族医学的发展分为原始自然进化阶段、受外来医学影响阶段和黎族现代医学三个阶段,书内附有大量山草药彩图和草药验方秘方,这是首部记录黎族医药的专著,也是海南不可多得的民族医药工具书。

  黎族医药,其实说起来并不神奇,这是他们长期生活经验中总结的智慧结晶,也是中华医学的一个组成部分。挖掘和重视这部分医学精华,为子孙后代留份医药遗存,也是世人所应该做的。


               原载:三亚日报    /图  三亚日报记者  黄珍     时间:2013年08月17日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黎族百科”网、“黎族语言文学百科”网主编。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