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三亚人”与黎族人有何关系?

2014-06-14 10:37:58 本文行家:董亚岭

论文《“三亚人”与黎族人》--来源:海南档案--作者:邢关英--时间:2008-5-28--转载于:大三亚网

                     “三亚人”与黎族人(转载)

        2月5日下午,海南省百科全书编委会办公室的小魏同志来电话通知我,要我务必参加2月12日召开的专家会议,其议题有二:一是“三亚人”的发现与黎族人是海南岛上最早的居民的提法;

  二是珠崖郡治在现今琼山市境何处?因为那天恰好我有会见任务,没能与会。因篇幅有限,现仅将“三亚人”与黎族人的关系的个人见解,阐述于次,不妥之处,请同志们斧正。  

落笔洞遗址落笔洞遗址

                                                   (一) 

  1997年7月的一天,有位同志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三亚人”的发现是假的,是记者们乱吹的,并不真实。但是,根据当天《海南日报》、《海南特区报》等所报道的同一个内容来看,其内容是真实的,不是记者乱吹的:

   1992年3月,海南省委托中山大学举办的文物证书培训班学员在三亚市落笔洞发现了几颗古人类的牙齿;1992年12月,由有关专家组成的考古发掘队赴三亚,进行了为期三周的考察和发掘,出土了10多种动物遗骸和10件石器、骨器。专家们断定,这是一个远古人类遗址。考古队暂时命名为“三亚人”。经碳14测定,“三亚人”的年代为距今10642±207年,属旧石器时代末期。“三亚人”遗址是迄今为止我国旧石器文化分布最南的一处遗址。它与大陆华南沿海地区同时期文化遗存十分相似,反映了海南岛与大陆在史前的密切关系。……海南人类历史将提前二三千年。

                                             (二) 

  关于“三亚人”的发掘的报道是真实的,决不是记者们乱吹的。我坚信,海南岛的人类历史不仅只有万年,也不是仅“提前二三千年”,而是更为久长的时间;将来的考古发掘有可能又要推翻“三亚人”的时间,正如“三亚人”推翻了海南岛的人类历史只有3000至4000年在殷周之际的时间一样。但是,要准确地阐述“三亚人”与黎族人有没有族源关系,尚需等待地下考古资料来证实。不过,就目前所掌握的大量史料来看,有两个大问题,可以从空间和时间上为“三亚人”的“外围”时空说明问题,可能窥见“三亚人”与黎族人的关系,首先,在“三亚人”或黎族人之前海南岛上是否有什么人种居住过;其次,是海南岛的地质构造“之初”与祖国大陆(即与两广)的地质构造“之初”是否连接在一起。这两个问题弄清楚了,不但可以说明“三亚人”与黎族有无族属关系,而且,可以说明海南岛是否是个“移民之岛”。

“三亚人”活动图“三亚人”活动图

      首先,在“三亚人”或黎族人的先人之前,海南岛上是否有人种居住过。据我所知,建国前后,有的史学家的推测是,在黎族人之前海南岛上很可能有小黑人居住过。复旦大学教授刘咸先生就是持有这种意见的。但是,刘先生的意见也仅仅是推测而已。他在《海南黎族起源之初步探讨》一文中说:“据近人研究,海南在石器时代,或尚的矮黑人族(Negrito)居住该地之可能”(原文载《西南研究》第一期,1940年;又见詹慈编《黎族研究参考资料选辑》第一辑,第360页,广东民族研究所,1983年5月,广州)。由于这一问题涉及到黎族族源问题,很重要。所以,早在1981年初,我根据王越丰州长的指示,连续给刘先生写了三封信,他很热情,认真严肃,带着病给我回信。他在其中一封信中说:

   “关英同志,关于小黑人问题,材料颇多,非洲和亚洲及太平洋岛屿上都有,即一般人叫他们做“俾格米人”,我设想海南岛以前可能有过这种人居住,现在当然没有,但邻近地方还有存在,如(1)孟加拉湾东部海岛中有晏陀蛮,唐朝义净去印度时曾经过该岛有所记载,名曰裸人国,是黑皮肤,圆鬓,身高平均1.48米,扁头阔脸,头指数82.5,唇厚不卷,头容量1,269毫升;(2)马来亚中部西猛人平均身高1.52米,发黑,羊毛状,中头,头指数796,身毛希少,肤色黑褐,面圆,鼻扁而阔,四肢略长,头容量1,338毫升;(3)菲律宾北部大岛吕宋北海岸小黑人名依达人,身高1.42米,卷发黑色,肤色荧灰色至黑色,扁头,头的指数82.6,鼻短而扁宽,头容量1,415毫升。这三种小黑人早就住在亚洲,当时分布颇广,现在还有少数遗留,因此,古时海南岛可能有过他们的踪迹,最好发掘到他们的遗骸”。

  刘教授在这封信里,再重复他1940年在《海南黎族起源之初步探讨》一文中的观点,即古时海南岛“可能有过他们的踪迹”,“设想海南岛以前可能有过这种人居住”,总之,仅是一种推测,一种设想,而不是真有其实。

  原广东民族研究所所长刘耀荃先生在他提交给中国百越民族史研究会第3次年会的论文《海南岛古代历史的几个问题》一文中,也提出小黑人“可能”是海南岛最早的“土著居民”。刘所长从黎族人的体质特征,古代小黑人的分布,“昆仑奴”的传说和黎族关于“族栈”的故事传说等项,认为“早在黎族的远古祖先迁到海南岛之前,岛上很可能有小黑人居住着……”这当然是推理性猜测,所以很难断定其论点及其论据的准确科学性,因为没有任何一点确凿的史料为论据说明问题。

  黎族有五大方言群,都共同包括各种各样内容的民间故事、神话传说,唯独没有关于小黑人曾经在海南岛居住的任何故事传说;连海南的汉族地区也如此。真奇怪!但是,为什么偏偏要推想出古代海南岛很可能有小黑人居住过呢?至于“昆仑奴”仅是“流传”于西南地区,怎么又“流传”到海南岛来?

   “族栈”故事是王国全副研究馆员80年代初在他的《黎族风情》中首先向外披露的。这个故事确实在现今通什市境内及其附近地区流传。但是,当我们到番阳、毛阳、毛栈、毛贵峒以及通什等地询问老人时,没有一个人能“生动”地说出个所以然来,——“族栈”居住在哪个山洞?白天出来,还是黑夜出来?早上出来,中午出来,还是晚上出来?在村子里还是在山栏地里“偷吃了谁家的婴儿、小孩?’等等。人们说:“同志哥,我们不知道,只听说,没有亲眼看见过”。原自治州的有关研究部门准备到山洞里实地探察,但是,鉴于需要枪械、车辆、医务人员以及食品等条件配合,而当时又不具备这些条件,加之,山洞在何处,难以找到,又后来没有了自治州了,没有人去管此事,于是搁置至今,等于就此作罢。

  上述的“小黑人踪迹”和“族栈”的故事传说,究竟其真实性如何?笔者认为,很难将“小黑人”以及“族栈”同黎族有血缘、族源关系挂上勾,也难确定在黎族之前,海南岛上已有别的人种居住过。

      其次,是海南岛的地质构造起的作用。海南岛具有猿人活动的最古老的地质舞台。根据地质学家对海南岛中央山地最古老的岩层分析得知,海南岛在百万年前原是和大陆相连在一起的“大陆岛”。现在广西的勾漏山脉当年一直延伸到海南岛,同五指山相连接。清人张庆长在《黎岐纪闻》中称:“五指山据岐之中,其形五峰突出,中峰独大,形若手指,故名五指,其脉来安南,海外第一形胜地”。(注:安南:越南旧称。唐以前称交趾、九真、日南、交州等,唐置安南都护府而得名。1802年(清嘉庆7年,改国号为越南)在大地构上,海南岛的地质经历了最古老的地质构造。根据地质矿产部宜昌地质矿产研究所和海南省地质矿产局编著的《海南岛地质(三)构造地质》中记载:海南岛的地质构造经历了最古老,亦即最原始构造时期——元古代(杨子期,包括震旦纪)、早古生代(加里东期,包括寒武纪、奥陶纪、志留纪)、晚古生代(海西期,包括泥盆纪、石炭纪、二叠纪)、中生代(属印支时期、燕山早期和燕山晚期,包括三叠纪、侏罗纪和白垩纪)和新生代(喜马拉雅期,包括老第三纪、新第三纪和第四纪)。在扬子期的晋宁构造运动,其同位素年龄(mq)已达-800±,即达8亿年左右。(注:第124表V1-1,1991年地质出版社出版)在这一地质史期中的,海南岛地质经历了各种构造运动:晋宁运动(晚期)、加里东运动(早、晚期)、海西运动(晚期)、印度运动、燕山运动(包括第1至5幕)和喜马拉雅运动,最后大概在中生代的三叠纪和侏罗纪之间,约在1.9—1.8亿年期间,海南岛地质已“成熟”,掘起于地球上,成为完整的“大陆岛”。

  与一切事物的发展一样,海南岛的地质构造也经历“几经波折”、“几经坎坷”。根据有关专家的研究和史料记载,距今约1.8亿年前的地质时代晚三叠纪以前,海南岛属地台区。晚三叠纪末,由于地球内力引到一场大规模的地质构造运动,即“印支运动”,当时海南岛地台区转为地哇发育阶段。距今约7000万年前,地壳又发生了一次大规模的构造运动,即“燕山运动”,海南岛的地壳发生了若干大小断裂。距今约200—300万年前,地壳又发生了大规模的“喜马拉雅运动”,即新构造运动。大约在100万年前开始的第四纪初期,这里发生了断层作用,形成琼州海峡,海南岛才和大陆分开,成为一个独立的地理单元,为后来人类的活动提供了具有其本身特点的地质舞台。(注:见陈为:《海南岛生态环境与黎族文化关系研究》第15页,油印本,未刊稿)

  但是,实际上海南岛在诞生以后,由于地壳构造运动和冰川的作用,曾几度与大陆分离又相连。

  根据美国学者巴彻拉(B·C·Batchelol)的研究,在中新世最冷时(约7000万年前),世界洋面曾下降1000米之多,当时,东至广东的饶平,西至北部湾,南至西沙群岛,是一个广阔的滨海平原。(注:转引自陈为《海南岛生态环境与黎族文化关系研究》第15页)但是,是时人类尚未出现。

  古代气候曾有数次大幅度的变化,使自然降水在地表面大量存留,成为冰川、冰盖,使海水表面大幅度下降;转暧后使海水上升,形成冰期与向冰期,海退与海侵的输回。大约在200万年前的更新世早期有过1次海退,至晚更新世中期(约5万年前)有过间接性4次海侵和3次海退,每次幅度约50——80米。至晚更新世(约10——1.2万年前)以来,世界进入了最后1次冰期——玉木冰期(约7万——1.2万年前),在中国相应为大理冰期,其间又经历2次海退和3次海侵(注明:同上注)。其中的大理晚期海退造成了全球性海岸线大推进,洋面下降了155米,可以使琼州海峡(最深处114米)露出海面,将海南岛与大陆连接。当时,我国的东海岸推进至长江口以东600公里处(注:见施雅凤、王靖泰:《中国晚三世第四纪气候、冰川和海洋平面的变化》),海南岛只不过是滨海大平原上一块突起的高原。这次海退幅度达到负175米。是时,不仅海南岛与大陆相连接,就连印尼群岛也成为巽他古陆地与亚洲大陆相连接,英伦三岛与欧洲连接,澳大利亚与新几内亚相连接,日本与中国相连接,红海与波斯湾底均成为陆地(注:见陈为书)。

  但是,到了11000——7000年前,由于玉木(大理)冰期结束,冰川、冰盖解冻,世界洋面升上100多米。这次大海侵在南海被称为“礼乐海侵”,淹没了海南岛沿岸,最终使北部湾再次与外海沟通,使海南岛从此与大陆分离。由此看来,海南岛被分割成一个孤岛,只是近万年左右的事情(注:见上引陈为书)。海南岛地处天之南,孤悬南海之中,位于北纬18°11′——20°10′,东径108°37′——111°03′之间,北部隔10——18海里宽的琼洲海峡,与雷州半岛相对。现在深度也仅有44——114米。

  上述历数海南岛诞生后,经历沧海桑田,坎坎坷坷,风风雨雨,终于屹立在地球上;它原来是一个大陆岛,是古人类活动的舞台。

       再次,海南岛处于人类发源地的氛围内,是否也应该是人类的发源地。

  海南岛的地质发展史源远流长,是个非常古老的大陆岛地。我国南方是古人类生长的地方,是人类发源地之一。有着从云南开运森林古猿(B·P2000万年)、禄丰古猿(约B·D300——1000万年)、元谋猿人(B·D170万年)、马坝人(B·P10万年)到封开渔捞黄岩洞遗址(旧石器时代晚期)、阳春县独石仔洞遗址(下层为旧石器晚期)这样完整的古人类发展地区。早先已有人发出疑问:海南岛的自然生态环境如此优越,而且与上述古人类发源地近在咫尺,是否也是人类发源地之一?——发出这种疑问,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海南岛多雨、多台风,很潮湿,很难保存在旧石器时代人类的遗骨、遗骸、遗迹、遗地等。但是,时至如今,终于发现了“三亚人”。冰河解冻,疑团解开,人们终于信服了海南岛是人类发源地之一。

       在此,海南岛上众多的遗址遗迹信息,可证实海南岛是人类发源地之一。

   ——建国后,特别是50年代开始,史学界、考古学界和民族学家在海南岛进行了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工作和进行民族学方面的调查研究工作,成绩很大。考古调查发现,海南岛新石器时代原始文化遣址130处,出土数量众多的磨制石器,类型有肩石斧、细石斧、石锛、有段石锛、大小型石铲等农业生产工具,说明远古时代,海南岛普遍有人类居住,有了原始农业;遗址中,有大量的石制和陶制纺轮的发现,反映当时已经发明了“吉贝”纺织技术;石矛、石戈,石制网坠和陶制网坠及贝丘遗址的发现,说明当时已有了狩猎、采集和渔业经济。据此,学者们认为,黎族先民是海南岛上的最早之居民,是海南岛上出土石器遗物的主人(见广东省人民政府民族事务委员会:《海南岛凤村新石器时代遗迹调查》,1951年,11月。又见广东省博物馆:《广东海南岛原始文化遗址》,《考古学报》,1960年第二期,第121页。又见《黎族简史》,1982年,第1版,第19页)。 具有代表性的典型遗址,有落笔洞遗址、昌江县皇帝洞遗址、琼中县米察洞遗址,东方与乐东交界处的仙人洞遗址,等等。

   ——迄今为止,海南岛上仍然生存人类的近亲,即四大类人猿之一的黑冠长臂猿(仅产于海南岛与云南的西双版纳);海南岛的陆生哺乳动物计有78种之多;仅落笔洞遗址发现的哺乳动物化石就有8目23科40属45种(见《海口晚报》,1998年2月27日)。

      另外,从60年代开始,一些学者已从黎族的族属名称及其演变、黎族与百越族群的差异大于同,提出了“(黎)是越族后裔,自是不妥,切勿将之混为一谈”。(《民族研究》第2期,第3页,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民族研究所编,1986年10月)  当然,这要再深入地研究,才能取得科学的结论。

  有一种意见认为,黎族的历史上限,只能从汉元封元年,即公元前110年算起,“距今2107年”。据《汉书·地理志》的记载,这是汉族封建五朝在海南岛黎族地区建立珠崖、儋耳两郡的时间,不是黎族历史的源头。大名鼎鼎的史学家这种历史年限计算法,实在有些可笑。

  顺便说一下,珠崖、儋耳两郡的建立,是黎族地区两个政治实体,是来管黎族人事的,因为汉代前,汉人迁入海南岛的数量极有限。尽管这两个政治实体的“长官”是汉族人(中央封建王朝派遣的官员)。这些封建王朝派来的“长官”对劳动人民实行残酷的屠杀、压迫和剥削,激起黎族人民的起义,反抗斗争,连年不绝。但是,这两个政治实体是历史的记录,是历史公认的,不可非议的,是中央封建王朝的历史“功劳”。但是,历史书,特别是近代、现代的史书对此都没有公正的记述和适当的评估。 

                                             (三) 

  上面所述,在黎族人之前,海南岛上是否有任何人种,例如“小黑人”之类居住过,海南岛之初的地质与祖国大陆两广地区就连接在一起以及其他史料作了综合概述,说明在黎族人之前,并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人种如“小黑人”之类居住在海南岛上。那么,“三亚人”与黎族人只能是一种血统关系,族属关系,除此之外别无他属。当然,要确凿的证实这种族属关系,还需要考古学家、地质学家、历史学家、人类学家等的辛勤劳动。


           来源:海南档案  作者:邢关英      时间:2008-5-28    转载于:大三亚网

         作者简介:邢关英,男,海南省东方市人,黎族学者。出版专著《黎族》。


参考资料:
[1] “三亚人”与黎族人 http://www.dasanya.com/news/newsview.asp?id=92大三亚网
[2] “三亚人”与黎族人 《海南档案》  作者:邢关英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历史专业毕业,中文函授本科学历。曾先后在中学、公安分局、派出所工作,现于海南省陵水县驻村工作。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