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了解黄道婆身世传说和吉贝的辨别吗?

2013-11-05 13:58:28 本文行家:董亚岭

来源:天涯社区--《黄道婆·黎锦技艺·吉贝》--作者:黄安雄--时间:2010-03-05

                                            黄道婆·黎锦技艺·吉贝(转载)

       二00九年十月三日,恰逢中秋节,联合国批准“黎族传统纺织染绣技艺”进入首批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真正成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黎族妇女这项普通的纺织手工艺创造了伟大的不平凡的基业。我们不能肯定黎族妇女一定是世界纺织史上的先行者或是开创了纺纱织布的先河,但可以肯定的是由于妇女在社会生活和劳动分工的特殊性和复杂性,不论是哪个民族先发明了纺织,其女性发现之旅的轨迹都基本上是一样的。我不由想起十三世纪我国元代的棉纺织革新家——黄道婆。正是黄道婆把黎族的棉纺织技术改进和推广,才引起中国纺织技术的革新——以丝麻品为主转变为以棉织品为主,给中国老百姓的衣料穿着带来了一场革命。这个贡献是巨大的了不起的。在首都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里,陈列着中国古代四大科学家的塑像,汉代的张衡,元代的郭守敬,明代的李时珍,还有一尊就是元代的黄道婆。
  关于黄道婆的生平事迹,
历史教科书上都这样介绍:生于南宋淳佑五年(1245年),卒于元大德十年(1306年),松江乌泥泾人(今上海华泾镇)。传说黄道婆自少流落到崖州(今海南三亚),在崖州生活了三十多年,从黎族妇女那里学会了制造纺织工具和织布技术,元贞年间(1296年)始得返回故里,推广纺织技艺。
  但也有一种说法,在海南的传说中,黄道婆生于崖州,师从黎族妇女学纺织,被称为崖州织女(见苏盛伟《崖州织女黄道婆》歌册和三亚市《三亚市民间故事集成》)。黎族至今还有歌谣吟唱:筒裙姑娘手把线,绣得王家千金花,黎裙汉袍映异彩,道婆学艺在我家。黄道婆的故事传说,海南的史料没有记载,而最早见于元代
文学家陶宗仪的《南村辍耕录》。这是黄道婆北上传艺死后三十年左右,陶宗仪到松江乌泥泾教书讲学,亲自看到当地棉纺技术革新,促进了棉纺织业的繁荣发展,给当地带来富庶,而根据当地群众的口述记录下来的。
  《南村缀耕录》记述:乌泥泾以前曾经从福建、广东引种植棉,但因去子弹花纺纱工艺落后,织作艰辛困难,反过来又影响棉花的种植。元朝初年,籍贯崖州的织女黄道婆从遥远的海南来到乌泥泾后,才教当地人民制造“捍、弹、纺、织工具”,“其中综线挈花,各得其法(指海南黎族妇女擅长的提花特技)”。黄道婆在松江纺织棉花,将黎族的先进棉纺织工具和纺织技术,传授给松江府乌泥泾的人们。她改进了植棉方法,革新捍、弹、织工具和织造错纱、配色、综线、挈花等技术,使制棉工艺从轧籽、弹花、纺纱到织布,有了一套完整高效的操作规程。黄道婆把黎族的建筑、习俗、文身、舞蹈都融化在服饰图案中,“粲然若写”,一时行销大江南北,织户激增,改变了松江府一带纺织业落后的状况。当地人民“竞相作为,家既即殷“。黄道婆将黎族的纺纱、织布等技术加以改进传播到内地,迅速推动了当地仍至长江下游棉纺业的发展,当地人民家景殷实起来,棉织品取代麻织品成为生活必需品,也大大促进我国棉纺业和植棉业的繁荣和发展。撇开黄道婆的籍贯不论,黎锦纺织染绣技艺的广泛应用,这个被海内外学者称誉为持续数百年的“棉花革命”的起点,正是海南黎族妇女铺垫的。
  黎族妇女用棉花织黎锦的工序:轧花、弹花、搓条、纺纱、合线、绕线、绕纱、牵布、织布、染色技艺,所使用的工具,肯定涉及到许多机械技术工艺以及力学原理和数学问题,因此它可看做是黎族科学技术的萌芽。
  黎族妇女有着丰富的染色技艺,能够染制黑、蓝、黄、红、青等颜色,在长期的采集和染色实践中,对黎族地区生长的各种染色草的特性有着深刻的了解,掌握了提取和应用种类繁多的植物染料和个别矿物染料的染色技术。大多数的黎锦配色以黑、棕为基本色调,青、红、白、蓝、黄等色相间。花纹图案以抽象形象多,而具体形象少,其中以青蛙、山水、吉祥物等图案最多,且各个方言图案有所区别。
  唐宋时期,海南棉纺织和印染技术已达较高水平。由纺织、刺绣、絣染、剪裁、缝制等综合工艺加工而成的各种黎族传统工艺品,如筒裙、上衣、花帽、胸挂、围腰、挂色、黎单、黎幔、龙被,凝聚了黎族妇女聪明才智。黎族妇女,虽没有文化,但往往六、七岁起便跟长辈学习纺织和刺绣工艺。她们使用简单的踞腰织机,日夜辛苦,每完成一套黎族传统盛装,往往要花费3——4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黎族姑娘总是喜欢把自己最满意的一件刺绣品,如花布、手帕送给自己的意中人,成为双方爱情的见证一种。黄道婆学习传承黎锦技艺的衣钵,加以改进革新,造福桑梓,惠泽百姓。所以,黄道婆死时,人民“感恩洒泣”,为之聚资收葬,还“立祠祀香火”。
  据史书记载,早在汉代黎族在棉纺织技术和工艺方面,就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东汉太守孙幸就是因为大量征调黎族的“广幅布”,而引发黎族的反抗起义。到了宋代,水平又有所提高,被称赞为“机杆精工,百卉升华”。我们对
历史作一个横向比较:鸦片战争前,英国的工业革命尚未兴起,当时中国的棉纱棉布的产量在世界上首屈一指,棉纱输出量每年在百万吨以上,棉布输出量每年数百万匹计,东至日本,西及欧美,北及帝俄,南至东南亚诸国,无不仰仗中国棉纱绵布的出口。在世界历史上,欧州人说:“中国的土布,穿暖了我们的祖先。”现在,英国的皇家博物馆还陈列展示着当时英国贵族所穿着的中国紫花棉织成的礼服。
  说到这里,我陷入深深的思索:七百多年前,一位普通的崖州织女,在纺织技术上的革新,给中国给世界如此深远巨大的影响,其意义不亚于瓦特发明蒸汽机,值得后人缅怀敬仰!黄道婆死后七十多年,黄道婆祠毁于兵火,当地人张守中为之迁建,江阴人王逢应张守中之请,做了一篇序文,却撇开了《南村辍耕录》的记叙,凭空编造了一个黄道婆崖州去返的故事,说黄道婆是乌泥泾人,“少沦落崖州,元贞间始遇海泊以归心”。此论难圆其说。解放后报端披露黄道婆是童养媳一说,也是囿于王逢说法的衍生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崖州籍三亚史学专家周振东到上海华泾镇实地调查,采集到丰富的资料证明,《南村辍耕录》所记是真实可靠的,并发表了《黄道婆籍贯考辨》(《广东民族研究论丛》第一辑1983年)一文。
  我不由记起闻名遐迩的三亚“天涯海角”游览胜地关于“天涯”摩崖石刻,过去误为宋代苏东坡所题。后郭沫若点校《崖州志》时发现,“天涯”二字为清“雍正十一年”知州“程哲”题刻。知州“程哲”题刻是准确的,但正确的年代应是“雍正丁未”而不是“雍正十一年” 也不是现在景区刻出的“雍正十一未”。
历史名人在校点历史时受当时的条件等所限,也免不了存在硬伤,我们不要一味盲从,要坚持唯物主义的观点。有时我也觉得“谎言重复一百次就是真理”、“假作真时真亦假。”这些话有一定的道理。海南孤悬海外,经济文化落后,修史撰志者寥若星辰,岛外文化浸淫侵蚀可想而知。但历史发展到了今天,“事实就是事实,伪装应当剥去”。还事实本来面目是辩证唯物者的治学态度。

吉贝(海岛棉)吉贝(海岛棉)

       我们知道,汉唐以后,“丝绸之路”的形成,中国的纺织技术已经驰名天下,怎能认为是海南黎族地区的棉纺技术远比大陆先进呢?这就需要解说一下纺织的原料“吉贝”。
  关于“吉贝”,史籍记述颇多。南宋周去作的《岭外代答》说:“吉贝木,如纸小桑枝,萼类芙蓉花之心,实皆细茸,絮长半寸许,宛如柳绵,有黑子数十。南人取其絮,以铁箸碾去其子,即以手握茸就纺,不烦缉绩,以之为布,最为坚实”。清代张庆长的《黎岐纪闻》对此有较详细的观察记录。“山岭多木棉树,妇女采实取其棉,用竹弓弹为绒,足纫手引以为线,染红黑等色,杂以山麻及外贩卖彩绒,织而为布,名曰吉贝。“有的史书称为“古贝”也即是“吉贝”。
  而“吉贝”一词,则出于梵语karpasa,也就是马来半岛地方语karpas的对音,是棉花的意思。《
历史教学》一书有著述。
  原来棉花本产于印度和南美,有二十几个原生种,后来培育出亚洲棉、非洲棉、陆地棉、海岛棉四个栽培种。据史料记载,我国的棉花是在夏商时代由印度传入的。所以长期以梵文的称呼转译为“吉贝”,佛经中译作“迦波罗”。
  海南闽广植棉的
历史悠久,但史籍关于“吉贝”的记述也是含糊混淆的。情况可能是这样:一、棉花从异邦传入中国,为区别于原有的蚕茧之棉,民间便称为“木绵”,后又俗称“木棉”,这就易引起误解。因为海南及闽广地区本来早已有一种木棉树,也叫英雄树。此“木棉”是高大的乔木,果实中也“有绵,飞空如雪,然脆不坚韧,可絮而不可织”(《广东新语》记)。经验证,此“木棉”的棉状短纤维不拈曲,不可能纺纱,更不能织布,只宜作枕芯之类填充物。从植物分类学上看,二者也是不同的,棉花属锦葵科,木棉树属木棉科。可见此“木棉”非彼“木棉”。我县学者符天明写的《霸王岭下英雄树》(见《神奇的昌江》、《昌江文艺》书刊),也把高大乔木木棉树称为“吉贝”,把黎族人民织的黎锦、衣裙误认为用木棉树绵絮编织而成,也称“吉布”,这显然是误解了。而事实是黎锦的织料不是用木棉树的绵絮,而是一种棉花(亚洲棉或海岛棉)。
  两种“木棉”的区别,海南《崖州志》的记述是清楚的:“木棉花,有二种,一木可合抱,高可数丈,正月发蕾,二三月开,深红色,望之如华灯烧空,结子如芭蕉,老则折裂,有絮茸茸,黎人取以作衣被。一则今之吉贝,高仅数尺,四月种,秋后即生花结子,壳内藏三四房,壳老房开,有绵吐出,白如雾,纺织为布,曰吉贝布”。
  三十年前,我们在黎族地区的广大农村,时常看到那种古老的印度吉贝(亚洲棉或海岛棉)三五株散落于农家的房前屋后,田头地块坡园,还亲手采摘那雪白的花絮来玩耍。《黎岐纪闻》记述的木棉树,乃一种棉花也。海南吉贝曾有过“衣被天下”的光荣
历史。现在棉花品种有了很大的改良,我国现在普遍种植的美国良种“陆地棉”与印度传入的吉贝棉掌状分裂的叶子、桃子似的果实差不多。
  这就清楚了,原来棉花纤维和丝麻纤维各具特性,前者为团状卷曲纤维,后者为条状直线纤维,加工工序迥然不同。丝麻纤维从抽纱、纺线到织布,工序较简,速度较快;棉花纤维要增加去子、弹花等法,而且棉花的去子和抽纱这两道工序比较复杂,在纺织技术的发展史上花的时间最长。马克思说:工业革命以前,在欧洲地区“要寻找一个能够同时一手纺双纱的女工,并不比寻找一个双头人容易”。(马克思《资本论》卷一第450页)。可见手工业年代,棉纺技术的进展是多么艰难而缓慢了。再加上棉花属热带野生植物,据资料反映,明末以前,大陆种植的棉花,大都是从海南岛传去的。(《中国棉花栽培学》中国农科院棉花研究所)。唐代以前,棉花只是通过进贡和征调等方式进入宫廷,仅供帝王贵族享用,唐宋以后,也仅仅通行在高层社会,南宋以后,闽广地区引进棉种和棉纺技术,棉布才逐渐向低层社会推广。直到宋末元初,黄道婆出世,师从海南黎族纺织技术,并加以革新改进,发明了轧车辗子法,脚踏纺车一纺三纱,棉纺技术才发生了飞跃,人类终于从几千年的沉重的劳动桎梏中解放出来,棉布生产的速度才真正得到解决。黄道婆到松江乌泥泾传艺,从而引起松江地区仍至全国棉织纺业的大发展,棉花种植也迅速发展壮大。
  鸣呼!物移星转,海南“衣被天下”的殊荣,在滚滚的时间车轮面前,俱往矣!现在海南建设国际旅游岛给我们提供了重大的
历史机遇,我们要抢抓机遇,传承海南的传统文化,增添旅游文化符号。作为山海黎乡海南昌江,更应挖掘宣传推介昌江的独特文化,培育展示木棉文化的独特魅力,服务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
  
   本文参考资料:
   ①周振东《棉纺技术改革家黄道婆》
   ②黄家华《漫话吉贝》
   ③《海南历史文化大系》民族卷《黎族女性文化专题研究》

 

           作者简介:黄安雄 ,男,汉族,海南省昌江县文联主席,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来源: 天涯社区      作者:黄安雄       时间:2010-03-05     (图片为编者添加)

参考资料:
[1] 天涯论坛 昌江 《黄道婆·黎锦技艺·吉贝》作者:黄安雄 http://bbs.tianya.cn/post-227-15588-1.shtml天涯社区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黎族百科”网、“黎族语言文学百科”网主编。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