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邢孔史简评亚根的新著《槟榔醉红了》看过?

2013-10-11 19:38:07 本文行家:董亚岭

简评黎族青年作家亚根的新著《槟榔醉红了》--来源:《三亚文艺》2013年第03期(总第18期)--作者:邢孔史

           简评黎族青年作家亚根的新著《槟榔醉红了》

        2012年4月,海南省最高文学奖项 “海南文学双年奖”( 2010—2011 年度)揭晓,黎族青年作家亚根的新著长篇小说《槟榔醉红了》荣获三等奖。亚根是唯一一位获得该奖项的黎族作者,可喜可贺!

      《槟榔醉红了》是亚根的第三部长篇小说,2011年7月由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小说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海南中部山区。作品以社会转型变革之中的黎族社会为背景,通过对留在乡下的人和进了城的人的曲折生活经历,展现了城乡二元社会状态下的人的命运情态,揭示了我国二元社会结构的不良形制,抒发了对乡野农耕文明的独有情怀。

      作家通过不同的生活视线和表达角度展示两种不同的人生取向和价值体现:渴望脱离乡土走向城市化文明的人们,他们不乏原由、能力和意志,但在复杂而严峻的现实生活面前,却选择了简单的适从或是狂妄的争取,在追求身份转换和地位提升的层面上,在社会物质与精神的失衡或冲突的状态下,他们遭遇了尴尬、无奈、败落和凄惨,扮演了城市的过客、身心分离者、边缘者、转换者等不同角色。如王山才这个奔走于县城和家庭之间的经历和变迁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因为美貌的女儿王小娥听从父母之命嫁给县官的儿子,得以转换了身份,却因遭丈夫毒打流产而丧失生育能力最后被抛弃;王山才为了官位的提升而付出了很大代价,却仅当上个副科长,最终因经济问题被迫提前退休;二女儿以下贱的方式走上了显贵地位,却因狂妄放肆而丢失了官位;三儿子因前途无望而患上狂躁郁抑症,因替姐姐报仇误杀别人而自杀;四儿子因无所适从县城的复杂无奈的世面而变成了城市的边缘者。而矢志固守乡土和保持乡野文明意识的人们,尽管有人显得清贫、木讷和无为,但他们懂得互携互助,甘苦与共,在不公正的命运面前,他们做出了奋发有为的回应,并一起分享着乡土文化在精神界面上给予的欢愉与满足。如媒婆这一大家人,他们在进城无望的境遇下退守家园,另谋出路,经过艰苦的拼搏和精巧的运营,改良了农林业生产的技法,拓宽了发家致富的路子,改观了生活图景和命运际遇,也畅达了人际关系和维护了作为农人的纯洁品德。

       亚根先后创作过四部长篇小说(其中一部发表在某杂志上),《槟榔醉红了》是他感觉较好的作品,在这部小说出版之前,他说过要拿它去参加海南的“奥林匹克长篇小说奖”评选。读完这部小说后,我替亚根找到的说这番话的两个理由:一是对黎族生活原味的坚守,二是写作方法的创新。

       《槟榔醉红了》有明显的自传体成份,从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亚根乡村生活的原型和影子。亚根出生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童年和少年都在贫困的山村生活,上学也在贫困山村学校。那时候上学都是上午上课,下午在小学的农场劳动。由于家庭收入微薄,青黄不接,家里常常断炊。大多时候亚根都是跟其他大人或小伙伴们去捕河鱼、摘野果、挖野薯、掏鸟窝、捉野鼠来充饥。亚根在《婀娜多姿》后记中说:“我当年是在极为艰难的历史条件下才走出这个世代都没有人吃‘皇粮’的山村的”。 亚根是生活在现代城市的知识分子,但更是一个被古老黎族文化塑型定性的黎族“乡村人”。他没有丧失民族文化的“本我”,他把对黎族文化的热爱,把对自己家乡大山深处千百种生命的深情,都融在了具体的刻画描写中。根植本土的优势,使亚根在创作上具备了外人难以企及的直接的生活经验,故而避免了一般情形下所常见的对少数民族生活描写的浮光掠影,以及为了猎奇而满足于对少数民族生活的道听途说甚至是脱离实际的胡编乱造。所以,他们笔下的黎族社会生活风貌的展现,更加贴近黎族社会生活的实际,读来亲切感人。而小说中第一人称的叙述方式,使之更富于真实感与现场感。

      亚根在答海南周刊记者访问时说过,“我懂得不能走别人的路子,当代小说的规律就是‘同我者死,新我者生,异我者昌’,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打破固步自封,而且必须超越常规。亚根这种艺术的创新自觉最初源于高校的阅读积累,并运用于早期的文学创作。后来,他进入鲁迅文学院学习后,他的这种感觉变得日益强烈也更加自信。他说“离开鲁迅文学院那天,我第一感觉就是脱胎换骨了。毕竟是经历了一种煅造、一种砺炼,鲁迅文学院真的让我收获很多。从写作技巧上说,我前进了一大步,原来没掌握的掌握了,原来没发现的发现了,原来没进入的进入了。”《槟榔醉红了》是亚根从鲁迅文学院出来后完成的作品,也可以说是检验亚根在鲁迅文学院学习收获的一个成果。

8槟榔

       《槟榔醉红了》在复调的结构、错落的情节和多变的手法上穿梭斡旋,在天真与浪漫、诙谐与风趣、宁静与清冷以及喧哗与骚动中摸爬滚打,时而低调行吟,时而纵情舞荡,时而放声歌哭,风风雨雨一路走来,描绘出当代黎族人生活的真切景象。不难看出,亚根在小说创作中大胆实践了国内外的各种优秀小说的表达技艺,注重对生活视线和表达角度选择,优化各种因素的对应关系,诸如小说的的意味和人物、事件的对应,虚和实的对应,场面和细节的对应,情绪和语境的对应等等。比如,在小说中体现的二元社会结构中,怎样的人应该属于“城市户口”,什么样的人应该是“农村户口”?两者的对应关系处理得十分谨慎而到位;小说多角度交叉叙述也让人耳目一新。
       亚根说,由于自己学到了一些新的本领,所以说会有新的突破和上更高一层台阶的希望。这个希望当然要靠真正的践行和高水平的作品来实现。也许《槟榔醉红了》的完成并获奖正是亚根的自信和期待。

        来源:《三亚文艺》2013年第03期(总第18期)   作者:邢孔史   (图片为编者添加,图文无关)

参考资料:
[1] 简评黎族青年作家亚根的新著《槟榔醉红了》--作者:邢孔史 http://sanyawenyi.com/InfoShow.aspx?Id=568三亚文艺
[2] 《三亚文艺》2013年第03期(总第18期)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黎族百科”网、“黎族语言文学百科”网主编。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