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黎锦何以素线织就千年瑰丽?

2013-09-29 23:16:48 本文行家:董亚岭

《海南“三宝”之黎锦:素线织就千年瑰丽》--来源:中国三亚网--作者:邓金培--日期:2013-01-13

                         海南“三宝”之黎锦:素线织就千年瑰丽

       海南黎锦的历史已经超过3000年,是中国最早的棉纺织品。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史书上就称其为“吉贝布”,其纺织技术领先中原1000多年。海南因黎锦而成为中国纺织业的发祥地。黎锦多用于妇女筒裙、摇兜等生活用品。
  在海南,有一根纺线跃动千年,在黎家女子灵巧的指尖起舞,织就瑰丽灿然的黎族服饰大观。
  黎族女子使用原始的踞腰织机,就席织布,平纹挖花,飞针走线,正刺反插,精挑巧绣的画面与黎寨的青山秀水一起相映成趣,陶宗仪曾以“粲然若写”来形容她们织出的服饰。这幅画面,至今想来,仍令人心动。
  这是一种曾沉淀千年的美,在700多年前的一天,通过一位名叫黄道婆的中原女子传播开去。
  错纱、配色、综线、洁花……这种让中原人耳目一新的工艺从此发扬光大,为人们带去温暖和美感。中国的棉纺从此记住了黄道婆,而作为传播源的纺织圣地,海南黎族人民更是功不可没。

黎族织锦黎族织锦

       智慧与质朴的完美结合

  三亚民俗博物馆的一片黎族服饰展区收藏了五大方言的黎服,墙壁上挂着早期的树皮衣、贯头衣、开胸上衣、犊鼻裤,橱窗里平整铺着超短筒裙……这些衣物藏品展示了黎族服装的过去,也为我们遐想前人的社会生活场景提供了一些历史信息。
  很难想象,智慧的黎民是如何将简单如树皮、植物纤维等材料制作出柔软而斑斓多彩的服装。
  对此,黎学研究者王学萍在其主编的《中国黎族》中提到,黎族服饰主要利用海岛棉、麻、木棉、树皮纤维和蚕丝织制缝合而成。远古时候用见血封喉树的树皮作为服饰材料。从山上砍下树皮,经过拍打去掉外层皮渣,剩下纤维层,后用石灰(螺壳烧成的灰)浸泡晒干即成。黎族祖先利用这种树皮纤维来缝制成衣服、被子、帽子等。
  在博物馆展出的黎服,有着各样的图案,多以黑色或者深蓝色为基本色调,以红、黄、绿、白相间,紫、棕、粉红、咖啡为辅助色,有深色也有浅色,有对比色彩也有调和色彩。这些服饰多是历经了岁月洗礼,然而色彩依旧鲜艳绚丽,这些都得益于天然的染料。这些染料以植物为主,矿物为辅。青、绿、蓝等颜料多为植物叶子,黄、紫、红等色彩是利用植物花卉加工,棕色是利用树皮或者根块切成碎片后投入少量石灰煮水制成。着色时,将布料放在染缸中浸数回,使其均匀着色。
  这些堪称环保天然的染料不仅使衣物色彩鲜艳,而且经久不易褪色。几千年来,这些服饰不仅在色彩还是上在工艺上都有了极大变化。据史料记载,黎族先民利用植物纤维纺织经历了无纺布(树皮布)、麻纺织品、棉纺织品的过程,纺、染、织、绣四大技艺也一路突飞猛进。在对颜色的探究中,自然素服发展到五色彩服,生活变得更有韵味。而关于纺织技术,也有了从手工挂经——踞腰织机——斜织机——水平织机的发展变化。

 
 从蔽体保暖到美体的华丽转身

  随着民族间交往频繁,黎族服饰样式也有了较大变化。将无领直口和贯头上衣改为挖口上衣领,将直身、直缝、直绣改为有腰身、袖口有缝,将对襟改为偏襟……这些款式的变化意味着人们的审美观已经具备,黎服的功能已经有了从蔽体保暖到美体的完美转身。
  三亚市民宗局一位长期研究黎族文化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居住地域、生态环境、生活习俗及语言等方面的差异,黎族主要分为哈、杞、润、赛和美孚五大方言,有的大方言中又含若干小方言,各方言服饰存在微妙的差别,都有自己独特的体系和风格,种类繁多。
  据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黎族妇女服装,主要有上衣、下裙、头巾三部分,三部分都绣着精致花纹。上衣分直领、无领、无钮对襟衫或贯头衣。裙主要指筒裙,常由裙头、裙身带、裙腰、群身和裙尾缝合而成,筒裙花纹图案复杂。
  黎族男子服装也因地域和生活习惯、语言差异而各不相同,但不如妇女服饰那样繁杂精致。主要由上衣、腰布和红、黑头巾组成。男子上衣开胸、无钮无扣,仅用一条绳子绑住。下衣为丁字形腰布,古称犊鼻裤,多为素织。另一种下衣为开衩裙子,上宽下窄,绳子绑要,其上没有任何花纹,主要是昌化江流域的美孚方言男子所穿。
  除了样式上的差异,各方言服饰差异还体现在所绣图案上,它们多以人纹和动植物纹样为主。据不完全统计,其花纹图案多达100余种,大致可分为人形纹、动物纹、植物纹、几何纹、以及反映日常生活生产用具、自然界现象和汉字符号等纹样。
  这些图案大部分反映了黎族人民对生活、大自然的热爱和理解。据考证,各地区的花纹图案是根据生活环境、地理条件等自然形象,加工变形制作而成,且从平原向山区逐渐演变。深山地区的妇女多喜欢用生长在林中的水鹿(海南鹿)、鸟和其他野兽,花丛间的彩蝶、蜜蜂、土地上的小爬虫、田边的木棉花、泥嫩花、龙骨花等树木、花卉作为图案摹本;平原地区的妇女则喜欢以江河中的游鱼、溪边的虾、池畔中的青蛙等动物作为织锦图案素材。她们通过夸张与变形,把自然的物象反映在织锦图案上。
  这使得她们的服装充满了泥土的芳香。
  T恤、超短裙、丁字裤,古已有之?
  “民皆服布如单被,穿中央为贯头”。早在《汉书地理志》,就有了黎族人民贯头衣的记述。“贯头”即“著时从头而贯之”,这很容易让人想到现代的T恤。
  民俗博物馆收藏了许多润方言服饰。一件黑色贯头衣在角落安静躺着,长袖无领、无钮,正中开了个“V”形领口,红布条滚边作装饰(也有用小珠子),布的两侧开两个袖口,边饰绣花,衣下摆绣以人纹。衣两侧下方白布做底,绣上黑、红、黄、绿、紫等色线,图案以人形纹和动物纹为主,这部分精美图案就是著名的双面绣。
  值得一提的是润方言的双面绣,它运用各种色线在白色的平纹布上绣成正反一模一样的双面绣图案,粗犷的质地上表现出的丰富而统一,绚丽而细致的色彩效果,令人拍案叫绝。
  据《中国黎族》记载:筒裙无褶无缝,上下仅长28~38厘米,裙围(腰围半径)30~40厘米,由裙头、裙身、裙尾三部分组成,是黎族各方言中最短的筒裙。这就是润方言筒裙,它不像其他方言妇女所穿的那样宽大。
  这样的筒裙一般紧贴腰部,不扎腰带,上至肚脐下,裙脚只及大腿,上不能遮小腹,俯腰即露出臀部,素有“超短裙”之称。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认为,这种上衣易穿易脱,筒裙短小,紧裹臀部,其设计似乎很开放,但其实是为了与当地的气候和地理情况相适应,适合跋山涉水,轻便简易。另外,黑色织布与鲜明的红、白、黄色能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在山区行走时便于识别。
  “哇,这裤子不就是现在的丁字裤嘛,人家早就有了,这得多前卫多开放啊。”展厅里展出的黎族男子犊鼻裤引起了一位参观者的兴趣。有人猜想,无论是超短裙还是丁字裤,选择这样的设计,大概是为了在满足实用、美观需求的同时遵守经济原则,在当时的生产力条件下,尽可能用最小的成本最大程度地满足各种生活需要。

  让民族文化流淌开来

  在过去,黎家女子从六七岁就开始学习纺纱、染纱、织布、刺绣等工艺。黎族原始纺纱方法主要是先把棉花或木棉花一丝丝地捻接成线,然后用一小竹条捆卷着,要卷纱时,放在腿上一搓,卷纱竹枝在空中旋转,逐渐把纱卷成绽,黎族妇女就这样一分一寸一米地纺纱。此后再进行染纱、织布、刺绣等工艺。黎家女子就是在这样纷繁复杂的过程中,一点点把最质朴的原始素材转化成美丽的黎锦。
  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变迁,现实版的黎服已经少为日常生活所用,更多是作为技艺传承和工艺展示。黎族传统服饰似乎正在逐步淡出历史舞台。按理说,这种服装需要全手工织造,费时又费力,经济成本极高,其淡出似乎也无可厚非。但实际上,传统文化中折射的人类智慧已让这些黎服在人类纺织史上占据着无可替代的位置,黎服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
  “今年3月,民宗委在市技工学校办了一个织锦培训班。”据市民宗委工作人员介绍,针对眼下一些黎族传统技艺无人继承、一些绝艺面临失传的现状,民宗委致力于黎族文化的挖掘和拯救,采取了一些措施。

                           来源:中国三亚网      作者:邓金培      日期:2013-01-13

参考资料:
[1] 海南“三宝”之黎锦:素线织就千年瑰丽 http://www.sanya.gov.cn/中国 三亚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