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面对面:走进属于李其文的那片海》看过?

2013-09-28 21:29:16 本文行家:董亚岭

《面对面:走进属于李其文的那片海》--来源:中南民族大学青年网--记者:张晓郁--时间:2008-04-07

                                      面对面:走进属于李其文的那片海

       李白需要一座山,让他在云飞鸟尽之际有“相看两不厌”的对象;舒婷需要一棵树,让她在雾霭虹霓中找到五月花香的源自;而李其文,这个再普通不过的年轻后辈,他需要的,则是一片海,一片有着世界最初始气息的海,让他在千古澎湃的风与浪中,和那些猝不及防的敬畏相遇。

渴望记录的“不懂诗的诗人”

       淡淡眉眼,浅浅笑容,面前的李其文看不出丝毫的傲气或是得意。“看淡了。”他说的并不是客套话,诸如此类的文学奖项数了又数,数出的,是他对文学近乎偏执的热爱。比赛于他而言,从来都不是一个可以炫耀自己的高枝,而更像一个提供机会的舞台。在那上面,他可以得到比荣誉更令人高兴的东西——文字的认可。第一次小说获奖时难以言尽的意外与惊喜,不敢相信与未曾奢望已没有了,那种渴望被肯定、赞许的冲动早在大二大三时就归为平静,变得更像是一种习惯:在经年累月中,他习惯像年轮刻下历史。

       渴望记录,这是他写作真实而简单的原因:“我不会刻意地为了写作而写作,我只是试图去用文字去记录生活,记录我能感知到的世界。”在《真实的虚构》里他写道:“许多时间过去了,我像一个不太年轻的年轻人坐在太阳光能照到的地方,等待一些东西的出现。一个眼神,一声叹息,一个身影,包括有理由没理由的感触,沉寂了的或浮动的往事,清晰的或模糊不清的面孔,还有我认识的或不大认识我的文字……我想有漂泊就有停靠,有停靠就应该有归宿的。”

       是的,正是当“无限的时间空间被压缩在有限的文字里”时,正是在这样的“停靠”与“归宿”中,他才能跟着文字重温往昔:原来我也这样年轻过,原来我曾经这样看待这个世界。于他而言,写作“不为参赛,亦没有功利心”,他似乎只是在用一种方式让自己明白:白云苍驹中,自己做过什么,自己在做什么,或者还有,自己将做什么。

      在校园诗歌圈小有名气的他同时也是一个“不懂诗的诗人”,讲不出平上去入的变化,却以自己的“亲身体验与感受”在诗的世界闯出了一片天——仿佛有一种天然的敏锐感促使他驾驭文字。而在题材上,他偏重的是“亲身经历的东西”,所以他的文字都有着“他的影子,他的情感,他的言语”。因此他无论是在构思还是落笔上,都分外强调“我的文字”——“那些属于我的,贴切地反映我所感知的世界的文字”。无论抽象或具体,反对模仿,只求独创。

       作为一个认真的作者,他本能的会将自己的目光聚焦在读者身上。那些奖项让他的小说和诗歌得到了专业领域的认可,而于他,更重要的,则是读者的共鸣。“当读者了解我所要表达的,当他们能从中得到些什么,或是社会、或是人性、或是价值观时,当他们能懂得一颗创作者的心时,我想,这就足够了。”

       奇怪的是,这样一个作品颇丰、时常获奖的“才子”,所读的书却并不多:“四大名著,还有巴金老舍席慕容这些名家的书,我都没读过。”原来,他的读书准则是“有目的的阅读”,比如读《铁观音》,只因想了解茶文化——“不求多但求精,不重接受但重理解”。于他而言,重要的不是读到了什么,而是得到了什么。

采风文学社:理想的起点

       提到李其文,就不能不提到采风文学社。“没有采风文学社,就没有今天的我”,在文学社的两年,他得到的提升与锻炼无疑是最大的。

       与小说的第一次触电源于采风,在和那时的第七任社长陶林偶然的一次交谈中,他萌发了写小说的念头,《另一个世界》应运而生,从此他的写作激情便被挖掘出来,随之而来的累累奖项,都和文学社分不开。

       那里仿佛是“一个提供机遇、锻炼与挑战的平台,一个可以让人在踏实做事中独立的平台,一个可以接触同道、以文会友的平台,一个让人懂得怎样做人、怎样以团队精神凝聚一个组织的平台”。在社团资金紧缺的时候,为办一份报纸,他甚至和社员们一起通过发传单来挣钱。当时的李其文心中有同甘共苦的感动,有相互扶持的欣慰,但更多的则是内疚。他说:“觉得很对不起大家,文学社是大家怀着憧憬交流文学的地方,我却让他们在寒风冷雨中发传单。”

  正如他在诗歌《夜里》所说的:“在这夜的静谧里穿行,穿过夜风的眼睛在奔跑”。穿过采风的心,于他而言总有着最软最软的湿度。而在那温暖的湿度中,有关友谊,有关梦想的种子悄悄地萌了芽。

       在那里,从未如此强大的责任心悄然涌现:“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社团”。已成为“前任”社长的李其文再度提起时,声音依旧四平八稳,一如当初的坚定。

“做人感性,对事理性,对文字知性”

       文学中的李其文是敏锐的,那么生活中的他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做人感性,对事理性,对文字知性”,这是他的个人准则。父母、朋友,无疑是他最在乎的。这个朴实的学生对于人生始终没有什么太功利的企图,只希望“回报父母,照顾家庭,与朋友肝胆相照”。

       总能发现一些小情趣的他,喜欢静、喜欢“慢节奏的人生”。在他脑海中自己未来的房间,应该是简约明了的。应该有“很大的书架,上面全是自己喜欢的书(他特别强调了‘喜欢’这两个字),桌上是一台电脑,墙上是自己的字画”。干净,清新,古朴而现代。

       喜欢慢节奏却身兼数职,四年的大学生活他过的忙碌而充实,创作、学习、实践,于他而言,“只要有计划,效率高,一样可以协调好”——无疑,他是乐于其中的。

       自小伴着海浪声入眠的他俨然是一个大海之子。在大海面前,像陡然发现了自己渺如微尘的身世一般,“海风扑过来,海浪声飞过来,在天地交接处和人生汇聚成一片”,在大海的言传身教中,李其文常常会肃然起敬:“我认为生活中最重要的是要有责任心,无论对人对事,不做则已,要做就努力做好”——这足以看出一个人生存的态度。

我的未来不是梦

       采访的最后,记者问了李其文一个问题:“一篇采访你的文章曾提到,对于未来你或许会像‘南湖烟波一样迷茫’但始终会永不言弃。你现在还对未来‘如南湖烟波一样迷茫’么?”

       他想了一下说道:“对于未来,我从不曾迷茫过。每一件事我都会瞻前顾后权衡利弊得失,最好的最坏的都会考虑到。所以当意外出现的时候,我不会惊慌失措,没有波澜的情况也是在意料之中。对于生活我始终会认真规划、坦然面对,无冒险心志,无太大野心。也许我的思想会慢慢为环境所潜移默化,但只要走适合自己的路已足够。” 

       对于大四的李其文,曾经学生生涯的种种,很快就要告一段落了。那些大赛小赛,大考小考,他安然走过,而人生的考试,于现在的他也许才刚刚开始。未来,还有更长,更长的路要走下去。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远的路。正如他的座右铭一样,相信无论在哪个领域,在枕戈待旦的奋斗中,在马不停蹄的轨迹里,他的高度,会和故乡海南的五指山一样,坚定而无悔。

     附:李其文,文传学院04级汉语言文学系学生,曾任文学院分团委学生会办公室主任,《中南民族大学报》特邀编辑,采风文学社社长,《大学四年》执行总编,武汉《大学生周刊》编辑等。

       所获较大校外奖项有:小说《另一个世界》等分获第四、五、六届“湖北省高校新青年小说大赛”一等奖,小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获第三届“长城文学奖”二等奖,诗歌《关于老水牛的眼泪》和《被别人过剩的黄昏和夜晚》分获湖北省高校第二十二届和第二十三届“一二·九诗歌散文大赛”创作类三等奖,诗歌《光秃的树和秃头的老人》获第二十四届全国大学生樱花诗歌邀请赛创作组三等奖,小说《活者》获首届武汉高校征文比赛一等奖等,校内近年主要奖项有:07年文学院“创新之星”,07年民大创新成果二等奖等。

      曾作为学生代表参加“2006武汉高校校园刊物交流座谈会”、首届武汉高校学生记者节座谈会等。出版长篇小说《我是个疯子》和诗集《月下的荒野》等。

                         来源::中南民族大学青年网      记者:张晓郁    发布时间:2008-04-07

参考资料:
[1] 面对面:走进属于李其文的那片海(转载) http://blog.sina.com.cn/u/2756706474 “我是黎人”文学博客
[2] 面对面:走进属于李其文的那片海 http://www1.scuec.edu.cn/tuanwei/中南民族大学青年网
[3] 面对面:走进属于李其文的那片海 http://liqiwen321.blog.sohu.com/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