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唐代崖州在何处?》一文看过吗?

2013-09-06 14:09:02 本文行家:董亚岭

自唐宰相兼诗人的张九龄提出放逐之臣勿使居善地之后,唐代的崖州于是成了朝廷放逐政治对手、谪贬官员和逆臣的海外之地。那永不休止的潮涨潮落,仿佛在叙说着命运之跌宕起伏,人生前程之飘忽难测;莽莽苍苍密不透风的热带雨林,也叹息着贬抑天涯的落寞与艰难。唐代名臣杨炎、韦执谊和李德裕相继贬来崖州,成为海南流放史上极富悲剧性的一幕。

郭沬若先生点校的《崖州志》 郭沬若先生点校的《崖州志》 

                           唐代崖州在何处?

                              ——唐朝两位宰相在海南及其贬所辨考

       自唐宰相兼诗人的张九龄提出放逐之臣勿使居善地之后,唐代的崖州于是成了朝廷放逐政治对手、谪贬官员和逆臣的海外之地。那永不休止的潮涨潮落,仿佛在叙说着命运之跌宕起伏,人生前程之飘忽难测;莽莽苍苍密不透风的热带雨林,也叹息着贬抑天涯的落寞与艰难。唐代名臣杨炎、韦执谊和李德裕相继贬来崖州,成为海南流放史上极富悲剧性的一幕。

  1962年3月16日,《光明日报》发表了郭沫若先生的长文《李德裕在海南岛上》。郭沫若以当今史学权威的考证和推断,认为李德裕被贬的崖州就是今之三亚崖城。随着郭校本《崖州志》借着郭沫若的影响而扬名天下,加上郭沫若对李德裕所做的考证,长期以来,一般人只知道崖城之崖州,却忽略了琼山亦曾存在过唐之崖州。而出于对郭沫若修订《崖州志》的尊敬和对李德裕历史功绩的认同,崖州人一直以来接纳了郭沫若的观点,并为一代名相李德裕曾驻足崖州而感到自豪。关于李德裕在海南的贬所,由于郭沫若先生当年的权威地位,此一问题没有得到充分的探讨,长期以来也成为史学界的一个颇有争议的论题。这一期,我们请来海南师范大学李勃教授,为我们讲述这一历史公案。

  专栏主持

  “唐朝两位宰相韦执谊和李德裕曾先后被贬来崖州,并皆卒于贬所。其贬所在今何地?从明代以来就一直争论不休。究其原因,主要是没有搞清楚唐代崖州治所在哪里。因此,彻底弄清唐崖州治所,对于确定李德裕和韦执谊的贬所,对于开辟海南的人文旅游资源,无疑都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8月6日,海南师范大学李勃教授在海口和记者谈起此一历史公案时恳切地说道。

  万古良相李德裕

  诗人李商隐写《太尉卫公〈会昌一品集〉序》时,曾称李德裕为“万古之良相”。李德裕(787-850),史书或后世文人也称其为“李崖州”,字文饶,初名缄。赵郡赞皇(今河北赵县)人。文宗大和七年(838年)和武宗开成五年(840年)两度为唐宰相。早期就颇受宪宗、穆宗赏爱,而尤见信于文宗、武宗。如他自己所说,“文帝宠深陪雉尾,武皇恩厚宴龙津”。海南师范大学周泉根博士在其专著《隋唐五代海南人物志》中评价:“其在武宗朝会昌年间那次首相位置上,东定泽潞、北斥回鹘、变科场、灭佛教,运筹帷幄、决胜千里、雷厉风行,每一件事都犹如暮霭中的闪电惊雷,重新迸发出大唐的气度。”李德裕因功勋卓著而兼守太尉,进爵卫国公,权倾一时。 

  然而,这位使积贫积弱的唐朝后期逐渐强大,从而在会昌年间又出现中兴之局的有为宰相李德裕,却遭刚即位的宣宗忌惮。政敌白敏中、令狐绹等乘机罗织构陷,致使他罢相,并贬潮州,大中(宣宗)二年(公元848年)再变贬崖州司户参军,次年849年农历正月抵达。同年农历十二月(公元850年)卒于贬所崖州,终年63岁。正如李德裕自己诗中所言:“自是功高临尽处,祸来名灭不由人。”道出了中国王朝政治斗争的残酷和对人生命价值的极度蔑视。

  正因为李德裕在历史上的特殊地位和他在人民群众中的广泛影响,关于李德裕的生前身后事就一直是史学界论争的问题。1962年,作为当时学术界领军人物和国家政要的郭沫若,他的长达6600多字的《李德裕在海南岛上》(以下称郭文)在《光明日报》一经问世,就以十分权威的不可动摇的地位给李德裕的生平和贬所定了调,在极左思潮影响下的学术界,要想对这样一位权势人物作出诘难和反驳,这需要相当的学术勇气。

  “举国之下,似乎只有谭其骧教授(曾任复旦大学历史系主任、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198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地学部院士,1992年逝)与郭沫若有一次公开的正面的交锋,同年的6月30日,谭其骧在《文汇报》发表了《李德裕所谪之崖州》,明确地指出唐代的崖州在今琼山。但在谭其骧教授这里,只是说明贬地在琼山,不是崖城,关于唐代崖州的历史变迁还需要进一步地探讨和辨析。”李勃教授说。

  《李德裕在海南岛上》之辨疑

  李勃教授指出,两广总督张之洞曾在光绪十三年(1887年)出巡琼崖,指示当时崖州知州唐镜沅咨询乡绅,以确定李德裕的谪贬地点。《崖州志》收有崖州才子吉大文《上唐芷庵刺史书》,所论即是此事。吉是同治辛未(1871年)举人,后因军功,官至福建道员。吉坚决主张:“唐李德裕贬为崖州司户参军是琼山之崖州,而非今宁远县之崖州。望阙亭在琼山·张吴都·颜村,故址尚存。乡民恐地方官以为古迹而修筑之,有扰民居,故隐不指实耳。”而郭沫若则不同意吉大文的说法,他说:要解决这个问题其实是很容易的。解决问题的关键就在李德裕的《望阙亭》那首诗上。

  ‘独上高楼望帝京,鸟飞犹是半年程。

  青山似欲留人住,百匝千遭绕郡城。’

  郭文称:这只能是海南岛南部崖城的情况,而决不是海南岛北部海口附近的情况。海南岛南部多山,北部平衍。邕城周围,我曾经亲自去看过,确实是群山环绕的。“青山”如果原是“江山”,则崖城东有宁远河,为海南第四大水。《崖州志》卷二表述:宁远水俗名大河。……南流至城北,东流经北厢起晨坊,折而西,绕城南,复南行汇于港门西南之保平港,入海。单看这一叙述,江流纡回之状便可想见。郭沫若接着说,琼山旧城在今海口市东,其地不仅无山,而且无江,更说不上“百匝千回”了。

  可是,实际情况如何呢?作为文学家的郭沫若可以凭一首诗断定一个在历史上复杂多变的地名,这中间到底有多少可信之处?曾有专著论述海南岛历代建制沿革的李勃教授,以自己多年详尽考订所得成果给记者展开了他的见解。他说,唐代的地方行政区划,前期基本上实行都督府、州(郡)、县三级制,中后期基本上实行道、州、县三级制。此外,还有府、都护府、节镇和羁縻府、州等。唐高祖时(618-626年),在本岛置崖州、儋州、振州,崖州治所在今琼山,而振州治所在今崖城。唐玄宗时(712—756年),本岛建置有以下变化:天宝元年(742年),改崖州为珠崖郡,儋州为昌化郡,振州为延德郡(或为临振郡),琼州(高宗时增设)为琼山郡,万安州为万安郡,以上五郡皆领于崖州都督府,隶属于岭南五府经略使。

  李勃说,据现存文献记载,至唐末,全岛仍设立一都督府、五州及二十二县,其中崖州领三县:舍城、文昌、澄迈,治所在舍城县(今琼山境内);而振州领五县:宁远、延德、临川、吉阳、落屯,治所在宁远县(今崖城);直到李德裕849年谪贬海南时,这个建制一直没变,到宋朝开宝5年,才改振州为崖州,后又改为珠崖军、吉阳军,到明朝洪武元年又改为崖州,清朝沿袭明制,仍称崖州。“这说明,唐代的崖州非宋以后的崖州,历史地名的变迁如此频繁如崖州者,在中国历史上也是少见的。如果凭一首诗或者某个历史阶段的考察得出结论,那无疑是靠不住的,因此,郭沫若先生断定李德裕谪贬时的崖州在崖城,是错误的。”李勃教授以无可辩驳的口吻说。

  韦执谊和李德裕贬所是否同一个

  郭沫若在得出李德裕的贬所确在今崖城后这样说:既知李德裕谪贬地是在崖县,便可以附带着解决韦执谊的问题。他认为韦执谊的贬所亦在今崖城。根据是李德裕文集中有《祭韦相执谊文》云:

  “维大中四年月日,赵郡李德裕仅以蔬醴之奠,敬祭于故相韦公仆射之灵。呜呼,皇道成宁,借乎贤相。德迈皋陶,功宣吕尚。文学世推,智谋神贶。一遘谗疾,远投荒瘴。地虽厚兮不察,天虽高兮难谅。野掇涧苹,晨荐秬鬯。信(衅?)成祸深,业崇身丧。某亦窜迹南陬,丛公旧丘……”

  韦执谊是唐顺宗时宰相。永贞元年(805年)因执谊与王叔文为同党,谋诛除宦官失败,坐贬崖州司户参军。可见韦执谊的遭遇与李德裕十分类似。李的祭韦文俨然是对于自己的生祭。郭沫若说,祭文中说“窜迹南陬,从公旧丘”(《云溪友议》-2“今朱崖有韦公山”),“可见他们的谪贬地是完全相同的。韦执谊所谪贬的崖州,自然也就是振州,今之崖县了。”

  “唐代海南岛政区建置存在的悬疑甚多,郭沫若如果还是根据诗文便可断定韦、李二人的贬所的话,同样会出现知识上的错误。”李勃教授以平实而坚定的口气说。韦宰相谪贬海南,尽职尽责,兴修水利,兴教育才,传播文化,深得海南人敬重。7年之后,死于崖州,葬于今琼山十字路镇雅咏村,碑刻“唐始祖赐进士翰林院礼部尚书廷英殿丞相韦执谊文静共杜夫人范夫人之墓”,时年仅48岁。李勃教授说,韦执谊死后子孙落籍琼山,他成为韦姓渡海琼公。今有《海南韦氏族谱》记述海南韦族宗支,统绪分明,纯而不杂。可见,李德裕拜祭韦执谊时是在今之琼山,而非崖城,这样,唐朝两代著名宰相的贬所应该是同一个地方琼山境内,唐代的崖州治所问题就应该十分明确了。

  唯精神永存

  然而,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不管近年来史学界如何讨论李德裕的贬所问题,崖州人似乎不太理会其真伪,他们将千百年来积累的情感献给那位已经离他们远去的唐朝宰相:光绪年间的《崖州志》就录有他的诗文,留下诸多美谈;位于崖城西关村的“五贤祠遗址”是崖州知州张擢士康熙年间所建,专事祭祀名臣李德裕、赵鼎、胡铨、王仕熙、王倬,今前往拜谒者不断;关于他后人流落崖州的命运,虽然当中谜团重重,但仍受到民间的关切。李德裕一生壮年得位,锐于布政,革弊泽民;决策论兵,举无遗悔,破虏诛叛,摧枯建瓴,以身扞难,功流社稷。可惜功成北阙,却魂断南溟。今天我们看到的“五公祠”,李德裕乃是五公第一人。祠内柱上,有联曰:

  唐嗟末造,宋恨偏安,天地几人才?置诸海外,

  道契前贤,教兴后学,乾坤留正气,在此楼中。

  只知有国,不知有身,任凭千般折磨,益坚此志, 

  先其所忧,后其所乐,但愿群才奋起,莫负斯楼。

  这令人血脉喷张的对联,曾激励多少拜望斯楼的后生才俊,激发他们胸中的正气,发奋图强,这也许就是五公存在的意义吧。李德裕的命运与崖州的血气文脉紧紧相连,对于史学家们的贬所考据,人们似乎已经放在第二位了。

    主讲专家 李勃

  1955年生,海南万宁人。1983年中山大学历史系毕业,现为海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海南省地方志学会副会长、中国明史学会会员等。主要研究中国古代史和海南古代史。所著《海南岛历代建置沿革考》一书,荣获海南省第五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专著二等奖,2008年4月被列入“海南历史文化大系”的海南研究精品卷,重版。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蔡 葩 图文           时间:2008年8月16日

参考资料:
[1] 唐代崖州在何处? http://hnrb.hinews.cn/海南日报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黎族百科”网、“黎族语言文学百科”网主编。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