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黎族文化传承保护的思考与启迪》看过吗?

2013-08-28 14:00:57 本文行家:董亚岭

四位西北政法大学学子利用暑期,组成社会实践团队到海南岛,调查海南黎族文化保护现状。他们深入五指山腹地调查黎族原始风貌;走进黎族样板村了解黎族农民脱贫致富情况;到槟榔谷、民族博物馆,考察黎族文化保护状况;拜访黎族民俗研究专家,查阅大量有关黎族史料……写就了本篇调查报告,期望通过对海南国际旅游岛开发大潮中黎族文化传承与保护的思考和分析,来唤起人们进一步对其传承与保护的重视!

                        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如火如荼黎族传统文化保护迎来新契机
                     黎族文化传承保护的思考与启迪
                                         ——开发大潮中海南黎族文化传承与保护现状之调查报告

          钟睿仪、董济华、耿思琦、徐子涵四位西北政法大学大一学子利用暑期,组成社会实践团队,冒着炎炎酷暑,只身来到海南岛,关注和调查海南黎族文化保护现状。他们深入五指山黎族聚居腹地,走村串户,调查黎族原始风貌;他们走进新建黎族样板村,了解黎族农民脱贫致富生活情况;他们来到旅游民族风情村—槟榔谷、民族博物馆,考察黎族文化保护状况;他们拜访黎族民俗研究专家,查阅大量有关黎族史料,深深领会黎族文化的精髓和内涵……一个月后,他们写就了本篇调查报告,以期用他们“90后”的新视觉 、新理念,期望通过对海南国际旅游岛开发大潮中黎族文化传承与保护的思考和分析,来唤起人们进一步对其传承与保护的重视!

4

       序言:

  2009年12月,国家颁布了《国务院关于推进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把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高度,至此,海南省新一轮开发建设大潮滚滚而来。新的历史发展机遇,让众多投资商、开发商蜂拥而至。一时间,海南岛似乎再次成为大工地,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一座座酒店依海而立 ,一个个高尔夫球场随处可见……新的开发浪潮和小城镇建设,与海南独有的黎族文化发展也再次产生了对撞。古老的黎族文化是怎样形成的?她有何独特神秘之处?在海南一轮又一轮的开发浪潮中又是如何传承和保护的?对黎族文化一直十分关注的我们—西北政法大学四位大一学子,在校领导大力支持下,自发组成暑期重点社会实践团队,怀着对博大精深的黎族文化的敬仰之心,踏上了海南岛,以探究海南古老而神秘的黎族文化的起源、内涵、发展和现状。

  [ 黎族溯源与历史演绎 ]

  黎族,仅存海南岛,是海南世居的土著少数民族,是中华五十六个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海南岛(古称珠崖、崖州、琼州等),古时孤悬海外,与大陆隔绝,是座偏寓一方荒无人烟的岛屿,那么,最早的原住民黎族是怎么来的呢?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对此颇有争论。我们走访了众多研究专家,查阅了大量历史资料,知晓了黎族起源的主流观点。

  古骆越人渡海入岛,与岛上古人类相互融合,造就了今天的黎族

  1992年,我国考古专家在三亚市落笔洞发掘出约一万年前的古人类牙齿化石,以及近年在五指山、陵水、乐东等地考古发掘出了约四、五千年前的人类活动遗迹(主要是石器),说明在四、五千年前或至一万年前,海南岛就已有人类居住。这些人是不是当今之黎族,尚待考证。所以,目前我国学术界当前对黎族来源的研究观点认为,海南岛黎族来源于古骆越人(因为当时骆越人的分布地域包括当今之海南岛),于殷周之际(约三、四千年前)渡海入岛。殷周之际渡海入岛的这批骆越人是当今黎族的组成部分,他们与生活在海南岛上的古老人类相互融合,不断演变,造就了今天的黎族。

  黎族的形成,渡过悠悠岁月,趟过漫漫长河,其称谓源自何时呢?黎族在与汉族等其他民族交往时自称“赛”。 西汉曾以“骆越”、东汉以“里”、“蛮”,隋唐以“俚”、“僚”等名称泛称中国南方一些少数民族(包括黎族在内)。“黎”这一专有族称,是汉族对其称谓,始于唐末,到宋代才固定下来,沿用至今。

  黎族先祖依靠的原始生产工具,打鱼狩猎,刀耕火种,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最早开拓了海南岛。秦汉时期,封建王朝开始统治海南岛。汉武帝于公元前110年打开琼岛,设置珠崖、儋耳两郡。南北朝时,俚人领袖冼夫人统领了包括海南岛在内的岭南地区,岛上1000余峒俚人均归附冼夫人。冼夫人率其先请命于梁朝,后又归属于隋朝。唐朝以后,海南岛成了与南海诸国繁荣贸易往来的交通要冲。

  随着中央政权对海南岛统治不断巩固,部分大陆汉人、苗族和回族也陆续先后不断迁徙入岛,与黎族土著居民杂居。大量移民的迁入,带来了先进的铁器生产工具和农耕生产技术,使黎族社会生产力进一步发展。

  明、清两代,封建地主经济在黎族社会中已占统治地位,大部分黎族地区的生产力水平与当地汉族相近,出现了定期的市场和墟场。但在五指山腹地则仍保留原始公社残余的共耕制生产方式。

  历代封建王朝对海南少数民族采取打压、漠视政策,致使少数民族生产发展缓慢,生活困苦。明朝海南籍宰相丘浚、大清官海瑞先后奏请朝廷,为海南人民减轻税赋。海瑞《平黎疏》为当时黎族同胞争取到了一定的生存空间。

  海南解放,使黎族人民焕发了新生

  1950年,海南解放,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打土豪分田地,建立新制度,黎族人民生产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工、农业、交通通讯、文教卫生事业得到了很快发展。黎族人民从刀耕火种的原始状态逐步迈向现代文明社会。1988年,海南岛被批准为我国最大的经济特区以后,其对外开放步伐加快,黎族地区的经济建设更是日新月异,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

  几千年来,黎族人民在生存及其艰辛的条件下,依然生生不息,不断壮大,形成现在黎族五大方言:哈方言、杞方言、润方言、美孚方言、赛方言。但是,由于封建王朝不断征伐和以及解放前国民党的驱赶和压迫,大部分黎族同胞被迫迁住在海南岛中南部深山老林里,主要分布在五指山、乐东、保亭、琼中、陵水、白沙、昌江等县市,人口约128万。

  [ 黎族人民用勤劳和智慧, 创造了辉煌而神秘的古文化 ]

  在开发和建设祖国宝岛的历史长河中,黎族同胞用勤劳和智慧,创造了与热带海岛自然环境相适应的、具有独特本土特色的文化—黎族古文化,它是中华民族灿烂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具有独特性、丰富性、多样性、娱乐性和神秘性。我们在调查中,深深体会到了黎族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和神秘古老,甚至为之震撼。黎族有自己的语言,没有自己的文字,因此,其文化形态依靠口头和行为世代相传,延续至今,形成物质和非物质两种文化遗产形态。

  黎族的物质类文化遗产,指以实物为载体的民族文化形态,具有很高的观赏和实用价值。主要表现为:

  黎族村寨:

  体现了黎族古老的建筑文化艺术,具有浓厚的少数民族风情,其主要特点为船形屋、金字形屋。

  黎族餐饮:

  在热带气候条件下,黎族人创造了特有的饮食文化。特色饭有山兰米饭、竹筒饭、山果饭等;特色饮料有“并(biang)酒”(糯米酒)、芭蕉酒、木薯酒等;特色菜肴有“南杀”、肉茶、鱼茶等。

  黎族传统工艺品:

  体现了黎族民间手工艺术的悠久历史和高超技艺。如黎锦、独木器、陶器、乐器、绘画等。

  黎族的非物质类文化遗产,指黎族人民世代相传,与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行为活动及各种技艺、技能、知识。其表现形式丰富多彩,博大精深,是黎族人民历史的积淀。主要表现为:

  传统手工艺技能:

  黎族的民间手工技艺历史悠久,种类繁多,民族韵味浓郁。如织锦、雕刻、绘画技术等。最值得一提的是黎族的织锦技术,其产品蜚声海内外。宋末元初,杰出的女纺织革新家黄道婆年轻时因不堪封建家庭虐待逃至崖州,曾在崖州居留40余载,向黎族妇女学习棉纺织技术,回故乡乌泥泾(今上海县华泾镇)后,在黎族传统纺织工艺基础上加以改进,创造出一套先进的棉纺织工具和技术,为世界的纺织技术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

  语言表演艺术:

  黎族表演艺术主要体现在民间舞蹈和歌谣上。其民间舞蹈分为宗教祭祀舞、生产劳动舞、生活自娱舞三种类型。代表作品是黎族的《打柴舞》(或称“竹竿舞”),具有很强的娱乐性和可参与性。曾在大陆和多个国家巡演,被誉为“世界上罕见的健美操”。

  黎族歌谣花样繁多,黎族人遇事、遇景、遇情而歌,即兴演唱。歌调古朴粗犷,曲调优美绵长。

  民俗节庆:

  黎族的节日与其历法紧密相连,其最隆重、最热闹的传统节日是“三月三”。黎族人民通过农历“三月三”的传统节日来纪念本民族的祖先和英雄人物。在这一天里,黎族的祭祀、对歌、舞蹈、射箭等传统艺术得以集中体现。

  黎族人民在漫长的历史变迁中,还创造了耕作文化、吉贝文化、敬雷文化、纹身文化、礼俗禁忌文化、自然宗教文化等等,其中黎族的打柴舞、三月三节、民歌、竹木器乐、船型屋营造技艺、服饰等均已进入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唐朝宰相李德裕、北宋大文学家苏东坡、宰相李纲和名臣李光、南宋宰相赵鼎和名臣胡铨等先后被贬到海南,他们不仅融洽了当时汉黎之间的关系,对黎族文化的发展也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黎族文化的辉煌灿烂、绚丽多姿,是黎族人民发展经济的一笔丰富的、独特的、宝贵的文化遗产,是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的不可多得的珍贵资源!

  [ 在现代文明洗礼中,演绎着黎族文化的传承与保护 ]

  在世界范围内,现代文明进步越快,传统文化弱化、衰落就越快,怎样将现代文明的发展与传统文化的保护两者有机结合起来是一个永恒的课题。

  海南解放以前,黎族处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原始状态,其古老文化的传承、发展、保护完全依靠自身的力量。解放后,黎族的生产、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现代文明逐渐走进黎族村寨,并与黎族传统文化不可避免地产生了碰撞。黎族传统文化在现代文明的洗礼和冲刷下,逐渐弱化,甚至有消亡的危险,因此,加强抢救和保护黎族古文化工作迫在眉睫。

  海南建省前与初期,黎族文化保护步履蹒跚

  五十年代,国家对少数民族文化进行了有限的保护和挖掘。六七十年代,由于受文化大革命冲击,我国少数民族文化(包括黎族文化)保护遭遇空前危机。改革开放后,少数民族文化保护才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

  建省之后,海南迎来了第一轮开发高潮和历史发展机遇。政府、企业开始尝试将黎族传统文化的保护和旅游资源开发相结合。在五指山市(原通什市)建立“黎村”“苗寨”风情园,向游客展示黎族的织锦、歌舞、婚俗、传统工艺品等,希望以此在获得利益回报的同时,把黎族文化推向外界、推向世界,取得了一定的宣传效果。

  2000年后,国家对民族传统文化的保护愈加重视,颁发各种政策,采取各种措施,挖掘、抢救、保护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黎族文化传承和保护也从中受益颇多,织锦技术等20多项文化遗产已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国际旅游岛建设中,黎族文化资源开发蕴藏着大商机

  2009年12月,《国务院关于推进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正式印发,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海南发展面临新的历史机遇。自此,对黎族文化的保护与发展也展现出更广阔的前景。黎族文化作为独特、优秀和宝贵的人文资源,在新一轮大开发的浪潮中,怎样结合海南岛现代旅游资源开发,对其进行发掘、加工,取得传承、保护与高品位旅游价值“双赢”,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新课题。我们在调查中了解到,目前海南已经开发的黎族文化旅游产品做得最突出的有下几个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修建黎族文化旅游景点。

  海南目前已建、在建十多个黎族村寨风情旅游景点,如三亚百越文化村、鹿回头风情园、黎陶文化村、仿古黎村等等。其中以保亭县“槟榔谷”最具代表性,这些景点向游客展示黎族村寨原生态自然风貌、黎族古文化和技艺、黎族风情和传统手工艺品等。

  五指山区是黎族居住的中心地带,五指山山脚下的初保村是至今保存最完好的黎族原始村落。据了解,五指山市拟将其打造成有别于“槟榔谷”、更具代表性的黎族原始古寨供游客观赏。不经任何改造的黎族原始的生产、生活状态,无疑更具典型性、参观性和吸引力。此景点在海南中线高速公路贯通后将与游人见面……

  民族风情园的建立,对黎族传统文化宣传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产生了一定的经济效益。

  开发黎族传统工艺品。

  海南大开发后,诸多商人看准商机,多渠道、多品种开发黎族的传统工艺品,如保亭“黎族织锦厂”、五指山市“黎族织锦园”等。这些企业将散落民间的黎族传统技艺工匠集中起来,并培训新的技术人才,结合市场需求,开发和创新黎族传统工艺品,主要有黎锦、雕刻、陶器、乐器等,起到了很大的传承和保护作用。

  打造黎族文化纪念场馆。

  海南在五指山市、海口市建立民族博物馆,展示从新石器时代起、几千年来黎族人民各个历史阶段的政治、经济、文化和风土人情;同时,营造和修建带有民族文化特色的建筑街区或广场等,如保亭县的七仙大道、五指山市的三月三广场等,让游客直接感受黎族民族风情。这些做法是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起来后的通常做法。

  创新黎族文化节庆活动。

  “文化搭台,经贸唱戏”,是很多有点民族特色或人文景观的地方竞相效仿的招商模式。黎族丰富多彩的文化资源在很大程度上是以节日和歌舞的形态表现的。因此,海南黎族“三月三”节就成了旅游项目中吸引游客、招商引资的重要平台。为达到平衡,主会场每年在海南几个黎族自治县市轮换。节日内容有很多创新,影响很大,盛况空前。

  推广和展示黎族语态类文化。

  开发黎族民歌、民间音乐、戏曲、舞蹈等艺术为载体的旅游产品,它可以自成旅游产品,也可以是其它旅游产品的重要组成要素。海南通过这样的形式让黎族文化深入人心,广为传播,影响很大。海南除了专业民族歌舞团演出外,各种节庆,海南少部分景区、风情点以及一些宾馆,也会见到精彩的黎族歌舞。其中“打柴舞”在大陆多地、几十个国家巡演,蜚声海内外。

  “样板村”成为黎族文化旅游开发探索项目和新模式。

  在保亭县三道镇什进村,当地政府、企业和黎族村民联手打造“大区小镇新村”,即在黎族居住区建设大型复合型、具有民族特色的旅游和度假区,在区中建设特色民族小镇,村民既从事观光农业又从事旅游业。村民以土地入股,企业出资,并遵照黎族习俗,免费为村民修建具有民族风情的别墅。村民在获得土地补偿、入股分红的基础上,还有工资等八项收入,这是一种开发黎族文化资源的全新模式和有益探索。利益相当诱人,但还是有部分村民不愿意参与其中。据了解,有的村民不信任村干部监管入股分红,有的嫌补偿时间拖得太长,有的认为开展庭院经济(养猪、鸡、鸭等)不便等,思想观念一时难以转变。说明这种全新模式也有不周之处。只有政府、企业切切实实让利于民,让所有村民均乐意参与其中,这才是一个成功模式,可以大力推广。

  [ 精心打造黎族文化 “传承链”和“保护伞” ]

  海南在建省后,也确实做了大量有关黎族文化的传承和保护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在新的开发浪潮中,特别是要建与国际接轨的国际旅游岛,很多观念和思路需要改变,规划需要重新定位,黎族文化的传承和保护工作亟待加强。怎样打造黎族传统文化永不断裂的“传承链”和坚实的“保护伞”,笔者结合在调查中的感知,就相关议题发表几点思考和浅见。

  摆正黎族文化资源在国际旅游岛建设中的位置是首要任务

  据调查,国际旅游有三大动机即:观摩当地民众独特的生产生活习俗、了解当地历史文化和欣赏当地自然风光。世界上很多旅游胜地之所以闻名于世,是与当地独特的民族文化分不开的。印尼巴厘岛风光旖旎,不同于印度教的巴厘印度教文化是她的另一大卖点;美国夏威夷群岛是著名的热带旅游胜地,岛上土著民族夏威夷人(自称卡拉卡人)至今有一千多年历史,其丰富的民族特色文化如“草裙舞”等和她的美景一样闻名于世。泰国芭堤雅的热带旅游风光实际上比海南要逊色,但每年吸引的上千万游客中95%是外国游客。而海南每年上千万的游客中只有5%是国际游客,相差巨大。其最重要原因是芭堤雅具有独特的娱乐文化,众多外国游客乐此不疲,奔此而去。神秘的墨西哥玛雅文化、古老的埃及古文化是当地成为国际旅游胜地最重要的元素而非自然风光。相比之下,海南恰恰缺少把神秘古老的土著文化当作一大卖点推向世界。

  海南的热带自然旅游风光在国内是唯一的,但在世界上具有同样热带自然资源的旅游胜地众多,国际游客选择的机会也很多。拿什么来吸引他们呢?土著民族—黎族古老而神秘原始文化是一个重要卖点和磁铁石。海南在全力以赴打造热带旅游自然风光,却弱化土著黎族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没有将其与热带旅游资源放在平等的位置进行开发、打造和推广,致使国际游客少了一大来海南观光旅游的吸引力和动机。因此打造国际旅游岛,文化内涵必不可少,必须把海南热带自然资源开发和黎族传统文化资源开发摆在同等重要位置。

  由省整体布局、科学规划、统一打造黎族文化国际旅游品牌是基础

  1.统一规划、布局,打造国际化黎族传统文化风情园。

  据了解,目前海南在建、已建的民族风情园不下十余家,但大多数不在黎族聚居地中心地带,不具代表性和典型性,没有说服力。同行业的激烈竞争也造成不少弊端。一是各地各自为战,竞相开发民族风情园,项目雷同,跟风建造,粗制滥造。有些景点为争游客,恶性削价竞争,造成海南旅游市场混乱。有的打着黎族文化牌子,为迎合游客口味,歪曲、编造黎族生活习俗,市场运作不遵从黎族文化传统,给黎族文化和海南旅游形象带来很多负面影响。二是政府未能整合优势资源,统一打造品牌,造成地区间不当竞争,资源浪费。九十年代初,五指山市曾经建立过“黎村”、“苗寨”旅游景点,红火一时。当时的海南环岛游必经此景点,一时间游人如织,创造了当时五指山市旅游的鼎盛期。后来由于海南东线高速公路和类似旅游景点的快速发展,交通不便的五指山市旅游一落千丈,靠游客支撑的“黎村”、“苗寨”被迫关门,成了现在的房地产项目。由此看来,即将建成更具代表性的五指山初保村原生态黎族古寨,是否也会导致“槟榔谷”等类似的景点,步九十年代五指山市“黎村”“苗寨”的后尘而倒闭呢?因此,重复性开发一方面造成了极大的资源浪费,另一方面也暴露出黎族的传统文化权属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就传承和保护作用而言,作用有限,也不可能长期,更不可能永久。

  为改变这种局面,首先,应由省政府统一整体布局,统一科学规划、统一打造国际化的黎族文化旅游品牌。彻底纠正这种修建民族风情园各自为政、无序开发的混乱局面,杜绝恶性竞争行为。撤并、整合这些投资商,重点合力打造一两家全方位的、有代表性的“正宗”黎族原生态文化古村寨。地点应该选择五指山、黎母山等黎族集中居住区。这样既能够让游客真正了解黎族文化的原始风貌和博大神秘之处,也可让中部民族地区相对落后的经济借此得以快速发展。

  2.统一规划、布局,打造黎族传统文化风情城镇。

  海南中南部是黎族集中居住区,黎族建筑风格应该很有民族特色。但遗憾的是,我们在五指山市—这座偏僻的山城、曾经的黎族首府所在地调查时,没有看到哪一条街区或乡镇的建筑物全部是黎族传统屋形并渗透着黎族文化其它各种元素的。城区建筑现代化,村村建的是平顶砖房屋,人人穿的是汉服,黎族传统文化痕迹难寻。由此我们建议,由省政府统一规划、布局,在五指山、黎母山等黎族集中区,或恢复、或改造、或新建一两座具有浓郁黎族风情的城镇,是县城也可以是乡镇。其所有的建筑物包括机关、民宅、广场、街区、公园等等无不渗透着黎族传统文化元素,充满着黎族文化的氛围。如果这样,我们想,不久的将来,一座类似湖南少数民族风景名胜—凤凰古镇,会诞生在海南中部腹地。

  3.统一规划、布局,打造黎族传统文化风情自然村。

  结合新农村小城镇建设和乡村游,由专家论证,政府主导和扶持,引导投资商出资,黎族村民为主体参与,在整个黎族居住中心地区的每个乡村,选择性地恢复和打造1-2个具有浓郁民族风情的原生态黎族文化古村,对黎族文化实行遍地开花式的保护和开发。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与投资商开发黎族传统工艺品相结合是重要内容

  目前,黎族的织锦技术等多项文化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指定和资助了少部分传承人。一些投资商看准商机,利用黎族传统技艺,投资开发黎族传统工艺品,如织锦、陶器等。但这种开发模式深受市场调节的影响:产品畅销,企业继续发展;产品滞销,企业倒闭。二是虽然做工精细,但产品单一,风格雷同,缺乏家庭纺织者的丰富想象力,难以织出品种繁多、原汁原味、具有民族风格和个性风格的产品。70年代,保亭县曾建有一间民族纺织厂,用当时较先进纺织机器生产出一批批黎族妇女筒裙布,曾一度受到广大黎族妇女的喜爱,产品畅销,经济效益很好,但后来因其产品单一,花样少,造成产品滞销,经济效益不佳而倒闭。因此,就黎族传统工艺传承和保护而言这种模式也存在瓶颈。

  政府非遗保护工作和投资商开发黎族传统工艺品,两者虽然目的不同,但在行为上大部分相通。黎族文化是黎族人民千百年来集体智慧的结晶,仅靠极少部分传承人进行保护是有很大局限性的。因此,政府相关部门应该主动引导投资商参与到黎族非遗保护工作中来,政府给政策、给名誉,传承人给技术指导,投资商出资金,开发市场,培训新的、大批量的技术人才,两者相辅相成,共同把非遗传承人技艺广为传播,起到以点带面的作用。同时,传统工艺品的畅销,又反过来促使掌握传承人技艺的队伍不断扩大,实现“双赢”。

  “三月三”传统节庆举办权回归给黎族民办,政府扶持、资助是重要条件

  “三月三”本是黎族人民最盛大的民间传统节日,是海南黎族人民悼念勤劳勇敢的祖先,表达对爱情幸福的向往的传统节日。但是,现在的黎族“三月三”节,变民办为官办,内容和目的已有所不同,“招商引资”、“旅游观光”成了主要目的,有违节日的初衷。节日变盛大了,节日本有的黎族传统元素却越来越少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传承的链条似乎有断裂的危机。这极不利于黎族传统文化的传承和保护。因此,政府应该“还政于民”,节日举办权还给黎族百姓,由黎族人民按照其传统习俗自行举办,政府只需指导、资助、参与即可。

  加强黎族文化开发保护管理工作,重视社区和群众参与是坚强保证

  国家对少数民族文化传承和保护工作出台了很多政策,海南省针对本地民族特点和实际情况也出台了不少法规、措施。但有些措施仅存在纸面上,黎族文化旅游资源开发的监管工作滞后,因而造成重复建设、资源浪费、恶性竞争。

  黎族文化是黎族人民几千年来靠智慧和勤劳创造出来的,黎族同胞作为传承者和拥有者,应该是黎族文化资源开发的主体和获益主体,政府和投资商不能把他们当作“附属品”或“打工仔”,给予很低的报酬和补偿。如果不重视当地社区参与,忽视当地黎族群众利益,这会挫伤了黎族同胞的积极性,不利于黎族文化的保护和发展。

  在黎族地区中小学、海南当地大学开办有关黎族文化的课程,培养后继人才

  海南相关部门应组织专家编写黎族文化教材,在黎族地区中小学开设辅助课程,宣传黎族文化。在海南当地大学开设专业课,培养从事少数民族文化研究的专门人才,也包括培养和使用对少数民族文化起传承作用的民间专业人士,做到黎族文化传承和保护后继有人。

  “岁月悠悠变迁万千年,黎族文化世代传承永不断”,这是我们离开海南时发自内心深深的祝福!黎族的传统文化,是把海南建设成国际性旅游胜地必需的、不可缺少的、极宝贵的人文资源。利用好她、保护好她、传承好她,造福子孙后代,是我们每个海南人和关心海南建设的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注:我们在调查和写作过程中,海南民族研究所等单位介绍了大量情况,提供了大量资料,在此我们表示衷心感谢!

  作者简介

  钟睿仪,女,西北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大一学生, 调查组组长

  耿思琦,女,西北政法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大一学生,调查组成员

  董济华,男,西北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大一学生, 调查组成员

  徐子涵,女,西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大一学生, 调查组成员

       来源:南海网-法制时报   作者:钟睿仪 耿思琦 董济华 徐子涵    时间:2013-08-28

参考资料:
[1] 黎族文化传承保护的思考与启迪 http://travel.ce.cn/中国经济网
[2] 黎族文化传承保护的思考与启迪 http://fzsb.hinews.cn/法治时报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