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琼黎风俗图》:一部珍贵的黎族画史

2013-08-17 23:26:01 本文行家:董亚岭

《明邓廷宣绘琼黎风俗图》是清代中晚期的一部黎族画史,为研究当时的黎族社会生活提供了珍贵的史料。专家们说,其最大价值就是现存最早的以具体形象描绘黎族当时的社会风貌的资料,具有文字不可比拟的优势。

1
7

               《琼黎风俗图》:一部珍贵的黎族画史

       美丽的海南岛上,黎族同胞世世代代在这里繁衍生息。近日,在我省文博专家的努力下,一本现存最早的黎族社会生活画册 ,由河南辗转回到海南。透过岁月的风烟,画册传递给我们许多有价值的信息,几百年前黎族同胞建屋、编织、耕种、渔猎、婚娶、聚会、贸易等生产生活场景又鲜活地呈现在人们面前。由于黎族没有文字,这样以图文形式反映黎族风俗的画卷愈显弥足珍贵,对于正在发掘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工程,也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宝贵材料。

3

        一本风情画回家路曲折

  今天一大早,海南大学教授周伟民看到本报刊登的《现存最早的黎族社会生活画册—《琼黎风俗图》从河南回到海南》一文,当即打电话给省博物馆馆长丘刚表示祝贺。

  周伟民在与记者交谈时,仍然难掩喜悦之情,他说:“这本描画黎族生活的画册能归海南省博物馆收藏,可以算是回到了娘家!”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这本对于琼岛来说极具价值的手绘册页的回家之路,不但走了10多年之久,而且期间历经反复,颇多曲折。

  翻开《琼黎风俗图》的扉页,见中缝处贴一极小的纸条,以小楷字写“赵登禹”三字。原收藏此册的河南新乡博物馆馆长介绍说:“赵登禹为山东国民党爱国将领,此册就是建国前由我馆首任馆长从其手中征集。”

7

       据悉,与此册类似的画册国内共有三本,一本是存于中国历史博物馆的《琼州海黎图》,一本是广东中山图书馆的《民族历史画卷图》,但有专家认为新乡馆所藏为最好。10多年前,当时的海南省民委的同志得知新乡有此至宝后,即与河南方面协商,希望能将其调拨至海南,让黎族同胞也能目睹这些记载了民族历史的生动画面。

  无奈对方文物部门对文物管理严格,不管画册对海南人民的价值有多高,一直没有松手。事情也一直拖到了2003年8月,省博物馆馆长丘刚与李元茂、章佩岚等专家北上新乡,对《琼黎风俗图》进行了考察。

  “在河南这是一件字画文物,但是对海南来说,它说明了一个民族的历史,因此对我们的意义特殊啊。”丘刚这样说道。

  在经历了3年半时间,3次赴豫,协商近10次,费了无数口舌,动用了国家文物局、两省领导同志等关系之后,省博终于在日前通过有偿调拨形式得到了画册,也创下了省博有偿征集文物的花费之最。

  周伟民教授也向省博提出建议:将这本画册编入由王学萍主编的大型书系《黎族藏书》,“让海内外读者都能共享省博的这份收藏珍品!”   

9

       在民族学和文物专家眼中,《明邓廷宣绘琼黎风俗图》是清代中晚期的一部黎族画史,为研究当时的黎族社会生活提供了珍贵的史料。专家们说,其最大价值就是现存最早的以具体形象描绘黎族当时的社会风貌的资料,具有文字不可比拟的优势。

  海南大学教授周伟民高兴地告诉记者:“历史上大多数黎族史料,都是汉族用文字形式记载的,而这样一本画册,提供了视觉的形象,比文字记录要好得多。”他的看法与王建成、王海昌等专家的意见不谋而合。

  见证各民族团结

  据周伟民介绍,清代康熙乾隆年间,取消了海禁,中央政权对海南空前重视,对民族的政策比较优惠,民族团结、和睦,《琼黎风俗图》就是这种各民族团结一家的见证。

  “从清代在台湾绘制的《番社采风图考》中,我们看到了与黎族风俗相近的画面,高山族人民狩猎、捕鱼、聚会等等都和黎族相似,这些有助于印证海南黎族和台湾高山族同源而异流的猜想。”周伟民说。

5

        经济生活的缩影

  记者今天电话联系了身在北京的我国文物专家宋兆麟,他曾详细研究过与《琼黎风俗图》类似的《琼州海黎图》。宋兆麟说:“清代黎族以农业生产为主,辅以渔猎和采集,这是古代越人渔猎经济特点的遗存,画册和文字说明对此进行了生动的描绘。”

  专家们认为,《琼黎风俗图》从衣饰、饮食、住俗、交通工具等方面,反映了从事稻作农业的黎族丰富多彩的物质文化,不但描绘有人们熟知的筒裙、对襟短衣、陶器、船形屋,而且还能看到遮羞布、独木器、竹编和藤编、木筏、葫芦舟和独木船。如葫芦舟,黎族以葫芦为浮具,每当过河时腰际拴一两个葫芦,这种浮具又称腰舟,在古代南方相当流行。

  氏族制的遗风

  就画册对探讨清代黎族社会制度的价值,宋兆麟称,有两点较为突出,一是私有制有一定发展,二是氏族制度的残余还比较浓厚。

  如画册中描绘的男耕女织的形成,采沉香、砍木材专业劳动的出现,都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反映,社会分工的扩大,进一步促进了私有制的发展。在婚聘等图中,指明了买卖婚姻的出现,彼时,蛙锣、牛已是重要的私有财产,婚娶“亦随贫富而为之”,但是主要的私有财产还是动产。

  当时的黎族,还有不少母系制残余。清代黎族已建立了一夫一妻制,但是群婚残余较多,如少年十四五岁后即离开父母,单独住在船形屋附近的寮房内,这种寮房起初较大,是氏族的公房,分为男公房和女公房。每天傍晚,未婚男青年都到女公房拜访、唱歌,也可以在女公房内过夜,短者一二晚上,长者一二年时间。《琼黎风俗图》中的对歌图就是寮房生活的生动反映。

  画册中专门有一页描绘妇女在调解氏族纠纷中起到的作用。由于妇女在社会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而且受到夫方和舅方氏族的双方保护,因此妇女调解纠纷不仅在黎族盛行,在壮、苗、瑶、畲等民族中也流行过,是妇女享有崇高地位的反映。

  闻听记者说这本《琼黎风俗图》与现存北京的《琼州海黎图》画面不尽相同,周伟民说:“内容不同,更体现了这本画册的独一无二。建议省博的研究人员将它们与现存广东中山的那本对比研究,为研究者们提供参照系。”

8清浙江余姚黄宗炎的楷书题跋

       《琼黎风俗图》鉴定刍议

  如果按跋文及对题的落款来定绘画者与年代的话,《明邓廷宣绘琼黎风俗图》应该是明初人邓廷宣于明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以按察司签事身份随征南将军沐英入琼时所绘,并各记以诗而上呈将军的工作建议材料。但经过认真审鉴,发现此册页本身有不少疑点和后代的痕迹。

  该册页纵33厘米,横30.5厘米,共有15开页,均为右图左题。按顺序以建屋、纺织、耕种、对歌、嫁娶、聚会、跳鬼、取香、采藤、放排、传信、贸易、涉水、谈判、渔猎等角度描绘黎人的社会风俗。

  从装裱上审鉴,封面由六边形珍珠地蓝绿色织锦原装原裱,未见揭裱痕迹。读清陈有明《重修织造局记》可知,这类织锦大约产于清乾隆时的苏州织锦厂。封面右上贴有行书署签:“明邓廷宣绘琼州黎人风俗图”,无款。

  在册页的末页有清浙江余姚黄宗炎款的楷书题跋,款落:余姚晦木黄宗炎题。下钤细朱文篆书“晦木”圆形印、朱文篆书“宗炎制印”长方印。从落款的时间看是“顺治乙酉秋”,即顺治二年(1645年)秋天。《清史稿·儒林传》对黄宗炎的记述是明御史黄尊素的次子,黄宗羲之二弟。

  黄氏的跋文不是写在本册页之上,而是写在另一帧染为褐色的宣纸上,然后用稠浆糊活贴在跋页上的。从所用褐色跋纸审视,窃以为其陈旧程度绝不是清初之物,应视为清代晚期的川纸较为合适。从跋文的书法上审鉴,笔法生硬而欠自然之气,大有亦步亦趋的临仿痕迹。

  从图册的15幅画作审视,人物用工笔重彩,单线平涂,虽人物画法细腻,但少神气,色彩多为原色。山色景物布景简洁,有晕染迹象,有时用水墨晕染。以绘画技法论,虽笔工细,然板滞而无灵性,可知作者为不太娴熟的画手。笔墨特征基本上与清初四王所谓正统画派走向衰落阶段的笔墨习惯大体一致。这种绘画风格与笔墨特征在元末明初的山水绘画中是不可能出现的。

  在首页绘画的左方钤有“廷”、“宣”联珠小印,约0.5厘米大小,不走油,应视为水印,在其它页中也间有钤之。此印按常规看应为明代印的迹象。但明初一般不用软石制印,精细软石印当在明中叶后民间才逐步使用,明末清初以后才普遍在书画上出现,故如此小印绝非明初之印,对小印仔细审其气色,见小印干、新而寡味,了无古气。

  据《四库提要·地理类四》载:“《皇清职贡图》九卷,乾隆十六年奉敕撰。以朝鲜以下诸外藩为首,其余诸藩诸蛮,各以所隶之省为次。”清乾隆中期朝廷发起绘制《皇清职贡图》的这一史实,引发了绘制民族图画的风气,《琼黎风俗图》与相近的《琼州海黎图》及《民族历史画卷图》的绘制皆应当是在这一大气候下缘起的。据悉《琼州海黎图》作于晚清时期,《民族历史画卷图》作于民国时期,《琼黎风俗图》的总体成色可能略早,但也不会太早。

  经综合审鉴认为,《琼黎风俗图》的绘画与对题的体例及内容皆根据道光时重修的《琼州府志》及相近资料的记载取舍而成;其绘画的时代风貌也符合清中晚期的时代风貌;装裱也是使用同时流行的织锦材料且在装册后未经揭裱;其余如钤印与印色、题跋的用纸及其它现象均与此时代相吻合,故应为清中晚期的无名氏所作为妥。 

0

        省博物馆期待首次精彩亮相

  一本《琼黎风俗图》从河南回到海南,让海南省博物馆进入了大众关注的视野。再过半年多,省博物馆新馆就将竣工,作为一个历史和文化积淀相对薄弱的省份,海南省博物馆将会以怎样的面貌完成它的第一次亮相?馆藏文物又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体验呢?记者今天前往省博物馆进行了探巡。

  民族文物最具特色

  虽然省博物馆成立已经有10多年的时间,但是设立征集部征集文物还是2003年时候的事情。征集部主任、毕业于西北大学考古系的章佩岚告诉记者,目前海南省博物馆的馆藏文物约有10000余件,由于正在清库建档,所以还不能提供详细的文物清单,但是从征集的情况来看,海南的民族文物应该是省博物馆馆藏的一大亮点。

  章佩岚说,省博物馆的文物主要分为三个部分,一是历史文物,主要依靠考古发掘;二是近现代文物,侧重点在海南华侨从世界各地带回来的文物以及海南本土反映二十三年红旗不倒的革命文物,如军功章、捷报、公报等;第三种则是民族文物,即反映海南黎族苗族同胞生产、生活情形的物品,这也是省博物馆近年来大力征集的方向。

  据介绍,目前省博物馆藏有黎族群众从事生产劳动的完备工具,尤其是棉纺织工具和成品,更是成为重点征集的对象。现在省博物馆收藏有黎族纺、染、织、绣四大工艺的一整套工具,而且从原始的踞腰织机到最现代的水平织机都一应俱全,从中可以清楚地看出黎族棉纺织技术的诞生、发展的轨迹。在纺织品方面,章佩岚重点介绍了黎族纺织之前的树皮制品,包括被子、衣服、腰带等。这些制品都是由海南“见血封喉”的树皮制成,经过鞣制后,竟然柔软洁白得跟小羊皮一样,令人惊叹。而制作的一系列工艺和工具等,也都被省博物馆完整地整理收藏,一旦对外展出,相信会引起轰动。

5

        克服困难多渠道征集

  作为一个从业20年的文博工作者,章佩岚说她现在扮演的角色有点像商贩,学习和别人讨价还价。这句戏言也从侧面反映出了我省文物征集工作的艰辛。由于经济基础薄弱,现在博物馆只是根据办展的需要,有选择地去收购一些文物,而对于散落民间的珍品,很多时候还只能处于望洋兴叹的状态。

  章佩岚说,例如根据陈列展览的需要,她一直想复制一个近代海南家庭的原样,所需要的家具摆设等都已经看好了,但是需申请专项经费,暂时不能完成心愿;另外近年来,也发现了一些珍品,一旦收集展出,在全国都会引起轰动,但因为一笔不菲的经费,还在犯愁。

  在内地不少省份,收藏家的捐赠是藏品的一大来源,可是在海南,这样的人屈指可数。章佩岚说,2005年9月,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中国民族考古学家宋兆麟先生把自己在海南岛历经10余年收集的90余件民族文物精品,全部捐赠给了省博物馆,这对于底子薄弱的海南省博物馆来说,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近年来,收藏热在海南兴起,收藏爱好者们也向省博物馆捐赠了诸如日军侵略海南时期的画报等珍贵文物,但是更多的人还是存有急功近利的思想,藏品缺乏价值。

  展览将以特色取胜

  在采访中,章佩岚多次向记者提到了山西省博物馆。据介绍,这个馆共有40万件藏品,其中展出的20000余件,几乎件件都算得上是镇馆之宝,和它相比,省博物馆的差距就显得越发触目。

  然而随着新馆竣工日期的临近,省博物馆开展也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藏品少、规模小的省博物馆将会以怎样的面貌出现在人们的眼前呢?省博物馆馆长丘刚告诉记者,目前馆里正在和有关部门进行设计,展览将突出海南特色、民族特色和边疆特色,将会以富有观赏性、趣味性的形式,让参观者读懂海南的历史和现状。

  丘刚介绍说,除了民族文物之外,海瓷也是省博物馆馆藏的又一亮点,据悉,从上世纪90年代起,国家有关部门对西沙地区海底文物进行了两次大规模的打捞,收获颇丰,目前这些物品已经从国家博物馆运来海南。本月16日,对西沙地区海底文物的第三次打捞工作也将启动,相信届时会有令人兴奋的斩获。

  丘刚告诉记者,中央和省里的有关领导曾多次指示,要求省博物馆的展览要让参观者看得明白、看得进去,要以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吸引每一个参观者。为此他们考察了国内多家博物馆,吸收先进的布展技术和手段,为省博物馆的首次亮相做静心准备。丘刚说,他们正在从事的是一项前所未有的工作,有压力也有挑战,希望省博物馆的工作能够得到社会各方面的关注和支持,共同促进海南文博事业的发展繁荣。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 戎海 袁锋   图片由记者苏晓杰翻拍   时间:2007-03-14

参考资料:
[1] 《琼黎风俗图》:一部珍贵的黎族画史 http://www.hainan.gov.cn/中国 海南
[2] 《琼黎风俗图》:一部珍贵的黎族画史 http://www.hinews.cn/南海网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