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海南古陶瓷如何见证琼州文明史?

2013-08-17 13:31:18 本文行家:董亚岭

海南自古就与祖国大陆一脉相连,西沙、南沙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疆土,这在出土出水的考古文物上早已印证无误。从海南出土、出水的陶瓷,年代最久远的是汉代几何纹陶器,有罐、瓮等。瓷器最早的是唐代青釉碗盘等。但海南本土最早烧制的陶瓷起源于何时,尚难以定论。

            精美绝伦海南古陶瓷:穿越时空见证琼州文明史    

西沙群岛出土的宋代影青执壶2西沙群岛出土的宋代影青执壶

       人类历史用漫漫岁月来写成,现代人要去揭开历史的面纱,想知道古往今来,过去的未来的,人们有一种求知的本能,永无止境地去探索。然而解读历史也必需要有耐心。

  2004年3月至5月,澄迈福安窑址考古发掘,首次在海南大地上发掘出了陶瓷的生产“车间”——古窑址,发现了4座窑炉。

  2002年同在福安,发掘出土了古陶瓷2300余件,但当时并未发现窑炉。而早在1964年福安窑址已被发现。

  1999年,海口市龙塘镇珠崖岭的古城墙中发掘出300多件陶瓷等文物。

  1998年、1996年,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水下文物普查和考古中,共发掘水下文物2000余件,其中陶瓷器居大宗。

  同为陶瓷文物,它们经发现、发掘、进而鉴定,展现了古代海南陶瓷制作技术的历史,印证了南海“海上丝绸”之路的繁华,它们穿越时空见证了怎样的历史,重现了怎样的古琼州文明……

  2004年5月中旬,澄迈福安窑址的发掘完成,终于揭开了海南大地上一个埋藏已久的谜团。

  从福安先后两次出土的3000余件陶瓷文物及窑炉遗址,初步可以推断,该处古窑址是距今200余年的清代中期民窑。在此之前,人们对它有种种的揣测,从地表采集的部分零碎瓷片观察,曾误把它当作元代古窑遗址。

  让出土文物说话,让重见天日遗迹把昨天告诉今天,这正是文物考古的意义所在。

唐代双联瓷罐(东方出土)唐代双联瓷罐(东方出土)

      海南的19个古窑址

  据省文物部门统计,海南省现已查明的古窑址有19个,其中11处瓷窑、7处陶窑、1处陶瓷窑,分布在澄迈、陵水、定安、琼海、万宁、儋州、三亚、乐东、东方、白沙10个市县。从形制上分类,有9座龙窑,8座马蹄窑,2座土窑。从年代上数,从唐代一直延续到清代。

  或许正因为澄迈县中兴镇这一个地方就集中了碗灶墩窑、缸灶墩窑、红泥岭窑、深田山窑、促进山窑(现福安窑址)5处古窑址,格外吸引了考古工作者的注意,从上世纪60年代初到现在,他们已先后几度把目光投向这里。当地碗灶墩、缸灶墩这一类的地名,明显地带有行业特征,可循当年这一带烟火鼎盛、声名远扬的踪迹。至于这些窑址因何荒弃,这里的陶瓷业因何由盛转衰,后人则不得而知,只能望着迎风瑟瑟的漫野杂草,发怀古幽思。人们期待着出土陶瓷文物说话,期待着发掘出的古窑址说话,说出那深藏已久的故事,说出千百年世间沧桑。从2002年、2004年两度对福安窑址的发掘,终于解剖了海南古窑址中的一只“麻雀”。

  傍水而建的瓷窑

  澄迈县中兴镇的5处古窑址场均集中在碗灶山一带。碗灶山又名碗灶冲,位于澄迈县城之南。碗灶山是一处低矮的山丘,范围很大,东北面地势起伏,西面稍平,南面坡度平缓,山脚下有一条古代河流遗址。

  刚刚发掘完成的福安窑址,原名为促进山窑址,因其北邻福安村,依文物考古规范,故称之为福安窑址。福安村旁有一条河流,叫做美杨河,是南渡江的支流,每到汛期,河水丰沛,遥想200多年前,美杨河更会浩浩荡荡。

  而这一带的土质,含有一定数量的高岭土,即使大雨过后,也不会泥泞难行,脚踩在上面,觉得硬朗而清爽。高岭土即是瓷土,是用来烧制瓷器的原料。陶瓷生产的另外一个必备条件,就是要有大量的水。碗灶山一带具备了这两大天然资源,故出现5处古窑址,乃顺理成章之事。从地图上,我们还可以看到,顺着美杨河下南渡江,船楫顺风顺水,用不了多久就会抵达海口,这又为碗灶山等窑址陶瓷的运输销售提供了便利快捷的水上通道。在明清时代,海南陶瓷制造业的兴盛发展,在此可略见一斑。再纵观棋子般散落全岛的古窑址,几乎都是依傍河流水系,而但凡“龙窑”,都沿逶迤山丘顺势而建。

昌江出土的明代绿釉带盖罐 昌江出土的明代绿釉带盖罐

       古窑址诉说着什么

  福安古窑址先后进行了两次发掘,前次出土古陶瓷2300余件,今次出土1000余件。从出土文物的数量来看,似乎前者的收获更大些,而业内专家却不这样看。他们不像一般人那样,把眼光专注于那些形色各异的坛坛罐罐。他们要更深层次地探究,这些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昨天向今天表述着什么?因为如果只是挖到个别物件,而没有找到窑址,就不能说明发掘到的东西是否出自本土,它们是本地先民烧制,抑或由外埠运进,就仍是个不解之谜。

  在福安窑址2年前第一次发掘时,布5米×5米的探方7个,实际挖掘面积150平方米,主要发掘到的是废品堆积。在工程末尾阶段,已碰到古窑址墙体砖,但由于资金、工期等因素,只能匆匆收场。这却为2004年的第二次发掘积累了经验,探索了路子。今年3月份开始的第二次发掘,布了4个探沟,每个探沟面积5米×10米,因挖到窑炉时要扩方,挖掘面积不断加大,实际发掘面积为400余平方米。在2个月的发掘过程中,共发现4座窑炉,其中有两座基本保存完整,形制结构清晰可见。这让浑身泥土疲惫不堪的考古工作者万分欣喜,因为这是海南省第一次对古窑址的成功揭秘,填补了海南省古窑址发掘的空白。它证明了附近出土的陶瓷就出产自这里!此外,它还用实物说明,200多年前海南的烧瓷技艺处在怎样的水平,为研究当时的社会、经济、文化、民俗等提供了可靠例证。

  天涯何处珠崖郡

  从本次发掘到福安窑址的遗迹及出土的文物研究推断,专家初步结论为此为清代中期窑址。这一推论与从上世纪60年代就一直流传于民间、刊登于诸多报刊的此处为元代窑址的说法,相去甚远,足足差了几百年。这甚至让许多期待这里的文物更有价值的人们多少有些失望。但历史就是历史,科学、真实地还其本来面貌,比什么都重要。

  由此,又联想到另外一件由古陶瓷证明的公案:位于海口市龙塘镇的珠崖岭,原有一座古城。很多人猜测它就是汉代建制两大古郡之一的珠崖郡。而能够确定珠崖郡的位置太重要了,对于研究海南古代地理、政治、文化、军事及其它相关方面,它都是一个坐标,可谓举足轻重。1999年,海南省文物工作者对珠崖岭北部的一段古城墙,进行了发掘。所出土的部分瓷器,用它们的釉色、形制、造型、花纹等,明确地告诉今天的人们,这里不是汉代的珠崖郡,而是兴建于唐代的一座古城。珠崖郡到底在哪儿,至今仍是个谜。文物工作者收拾起从这里出土的300多件瓦当、板瓦、兽面砖雕及一些青釉碗、罐、盘、钵等,把唐代古城字样踏实地写进了对珠崖岭的记载上。

海口出土的唐代莲花纹瓦当海口出土的唐代莲花纹瓦当

       出水瓷器与海上丝绸之路

  说起海南的古陶瓷,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水下沉船文物则不能忽略。至今那里已发现水下文物点30多处,包括北礁、华光礁、咸舍屿等沉船遗迹及羚羊礁、石屿、南钥岛、永登暗沙等水下陶瓷器遗物点,主要出水文物以瓷器最多。年代最早的是南朝青釉六耳罐,最晚的是清代各款青花碗、杯、盘,而宋、元、明时代龙泉窑瓷器和明清青花瓷器数量最大,占全部瓷器总量的80%,宋元影青瓷器也有一定数量。瓷器是专门烧制的外销日用瓷,产自浙江、福建、江西、广东等地的民窑。

  海南省文物工作者参与的对水下文物普查和考古活动共有2次,分别是在1996年和1998年,与中国历史博物馆水下考古研究中心合作进行的。共发掘出水下遗物2000余件,陶瓷器居大宗。出水瓷器器形主要有:壶、碗、瓶、碟、盆、盏、军持(为阿拉伯人订做)、盒(粉盒)、罐等。明代郑和七下西洋,都要经过西沙和南沙群岛,可见这里自古以来就是海上重要通道。沉没于航道内的船舶和遗物,都出自中国内地,充分证明这片海域是中国通向东南亚和西亚各国的海上“丝绸之路”。

  福安窑址与海南陶瓷

  通过对福安窑址的发掘,也可看到海南的古陶瓷工艺受广东、福建、广西等影响很大。海南自古就与祖国大陆一脉相连,西沙、南沙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疆土,这在出土出水的考古文物上早已印证无误。

  从海南出土、出水的陶瓷,年代最久远的是汉代几何纹陶器,有罐、瓮等。瓷器最早的是唐代青釉碗盘等。但海南本土最早烧制的陶瓷起源于何时,尚难以定论。从福安窑址出土的清代瓷器看出,因是民窑,生产的多为百姓日常器物用品,整体工艺水平一般,个别瓷器烧制得相当不错,釉色、器形、花纹等,都较有海南地方特点,其中青花器形带有字款、花卉图案,还有最具海南本地色彩的青蛙纹样。

  除福安古窑址被发掘外,海南其它古窑址仍静静地躺在旷野之中。很多谜团也只能留给以后的岁月,慢慢地去揭秘、破解。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 夏萍   郝思德    时间:2006年06月09日

参考资料:
[1] 精美绝伦海南古陶瓷:穿越时空见证琼州文明史 http://www.hi.chinanews.com/中新海南网
[2] 精美绝伦海南古陶瓷:穿越时空见证琼州文明史 http://www.hq.xinhuanet.com/新华网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