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知道三亚将建打柴舞传习所吗?

2013-07-13 11:16:33 本文行家:董亚岭

打柴舞是黎族民间最具代表性的舞种。2006年,黎族打柴舞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后,黎族打柴舞进入公众的视野。目前,打柴舞的传承人只剩下3人,而其中近70岁的老艺人黄家近则被国家确认为唯一传承人。三亚市群众艺术馆将帮助黄家近建立传习所,传授这一濒临消亡的文化遗产。

打柴舞打柴舞

                             采取措施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

 

                                            三亚将建打柴舞传习所

        记者今天从三亚市文体局群众艺术馆获悉,日前《三亚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分布图》和《三亚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均已编制完成。在已经确定的三亚市11个优秀非物质文化遗产中,《黎族民间打柴舞》和《崖州民歌》已被确认为国家级重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其余各项目正在向国家和海南省文化部门申报,争取成为省级和国家级重点保护项目。

  据了解,三亚从2004年开始着手开展“非遗”普查工作,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全面普查,确认,登记、建档,并将按照先行试点和抢救濒危、全面展开、重点保护、补充完整和健全机制等三个阶段进行实施。

  打柴舞是黎族民间最具代表性的舞种。黎语称“转刹”、“太刹”。它起源于古崖州地区(今海南省三亚市)黎族的丧葬活动。

  由于打柴舞的原生态形式是依托三亚地区黎族民间丧葬活动而存在,该地区丧俗的变化,对民间打柴舞生存延续的空间影响极大。建国以来,经过历次运动的整改,该地区丧俗不断简化。绝大多数村寨已减去了跳打柴舞这一程式。到目前为止,全黎族地区仅三亚市崖城镇郎典村自古至今一直保留这一古俗。如果这一古俗在郎典村终止,黎族民间打柴舞的原生态形式即宣告消亡。因此,抢救和保护原生态黎族民间打柴舞迫在眉睫。

  据三亚市群众艺术馆馆长王昌华介绍,目前,打柴舞的传承人只剩下3人,而其中近70岁的老艺人黄家近则被国家确认为唯一传承人。在接下来的工作中,他们将帮助黄家近建立传习所,传授这一濒临消亡的文化遗产。

  除打柴舞之外,还有传播较为广泛的崖州民歌也已经成为国家级重点保护项目,国家将针对项目制定相关的保护和传承发展计划。

                        来源:《海南日报》         时间:2008年8月26日          记者:王勇 郭景水

 

          相关新闻:

              黎族打柴舞在三亚郎典村传承千年,当地村民用行动守护这一古老文化

                                                 黎族打柴舞将有传习所

 郎典村村民跳打柴舞 郎典村村民跳打柴舞

      “劈啪!劈啪!劈劈啪啪!劈劈啪!”一阵阵富有节奏的木器敲击声传来,循声望去,二十多个身穿黎族传统服饰的男女正在表演打柴舞。

  在三亚市崖城镇郎典村,有着上千年历史的黎族打柴舞,在当地村民的传承下透出浓浓的原生态气息。作为第一批被列入国家级“非遗”名录的文化遗产,黎族打柴舞却面临着失传的尴尬。为了拯救这一黎族文化“活化石”,民间传承成为了最好的延续方式,据悉,郎典村目前正筹建黎族打柴舞传习所。

  打柴舞九大舞步  再现原生态艺术

  11月24日上午,记者前往三亚市崖城镇郎典村亲历黎族打柴舞的风采。进入三亚市崖城镇后,还需要在偏僻的小路行驶10多公里才能抵达郎典村。劈啪!劈啪!劈劈啪啪!劈劈啪!还未到达郎典村,一阵阵响亮而有节奏的敲击声入耳。在郎典村路口的空地上,二十多个身穿黎族传统服饰的男女正在飞舞的圆木间踩着轻快的舞步。

  不足30平米的空地上,站满了围观的群众。只见舞者们将两条垫木相隔两米左右平行摆放于地面,垫木上架着6对拳头大小的圆木。12名男女分别站在垫木两边手执圆木,两两相对,作上下、左右、分合、交叉击拍,发出强烈有力的节奏,动作由慢至快。3男1女依次在圆木中来往灵活跳跃、蹲伏,作出各种优美的动作。

  黎族打柴舞的跳法共有九个相对独立的舞步组成,第一式平步,第二式磨刀步,第三式槎绳小步,第四式小青蛙步,第五式大青蛙步,第六式狗追鹿步,第七式筛米步,第八式样猴子偷谷步,第九式乌鸦步。这些舞步都是黎族人民模仿劳动过程和各种动物的工作和声音,加以艺术提升的体现。

  后继力量薄弱  打柴舞将面临失传 

       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黎族打柴舞基本不外传,仅限于在村中丧事期间的夜晚表演。2006年,黎族打柴舞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后,黎族打柴舞进入公众的视野。

  据了解,黎族打柴舞衍生于丧葬文化。随着社会各界对于打柴舞的关注,原本被忌讳的舞蹈逐渐获得当地民众的认可。如今,只要不是在自家门口进行,黎族打柴舞的爱好者可以在村里的任何一片空地欢舞。

  郎典村祖祖辈辈留下来将打柴舞传承下去,在朗典村村民黄乐强看起来再自然不过。他告诉记者,他以前从未想过打柴舞会成为需要保护的“遗产”。但越来越多黎族村寨已随着丧俗不断简化和汉化,逐渐减去了跳打柴舞这一仪式。如今,朗典村成为了全黎族地区为数不多保留这一古俗的村寨。

  尽管打柴舞逐渐被更多人接受,黄乐强仍担忧黎族打柴舞会慢慢消亡。郎典村有近1000人,真正参与传承黎族打柴舞只有20多人,全村能够完整地将整套打柴舞跳完的只有4个人,其中包括3代传承人。第一代传承人即黄乐强的父亲黄家近,黄家近从8岁开始学习打柴舞,60多年来,每次村里有老人过世,黄家近都要去跳打柴舞,他是村里跳打柴舞跳得最好的人。而今,已经74岁高龄的黄家近跳起打柴舞已明显力不从心,不得不退居幕后。

  “老人们跳不动,年轻人如果不学习,传统艺术就可能失传。”黄乐强说,关于打柴舞一直都没有保存文字和图像资料,只能靠上一辈手把手教,村里年轻人多外出务工,没有更多的人和更多时间专门学跳打柴舞,即使留在村里的年轻人也不一定对学习打柴舞感兴趣。如果单靠郎典村的努力,没有后备力量的支持,黎族打柴舞很难延续下去。

  民间传承 让黎族打柴舞绽放新生 

      “不能光靠‘白事’传承文化,还是要走出去。”黄乐强认为,郎典村目前能够维持这一习俗,与其丧葬文化不无关系,一旦郎典村的丧葬习俗改变,原生态形式的黎族打柴舞将不复存在。面对这一困境,黎族打柴舞也必须“走出去”。  

  黄乐强表示,一是要向舞台化发展,由艺术工作者加工,通过舞台向观众呈现这一原生态艺术,让更多人了解、接触打柴舞;二是要让更多人学习打柴舞,让打柴舞后继有人。

  尽管黄家近年岁已高,无法跳完整套打柴舞,但村里每次跳打柴舞都会让黄家近来指导。即使有这么优秀的导师,但没有合适的场所,打柴舞的传承与发展难以为继。“老人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有生之年尽早设立传习所,把打柴舞传承下去。”黄乐强说。

  记者从三亚市群众艺术馆获悉,与不久前设立的黎族原始制陶技艺传习所一样,群众艺术馆将在郎典村设立黎族打柴舞传习所,面积约1 333平方米。目前,群众艺术馆已在设计黎族打柴舞传习所的基本建筑,资金到位后将着手建设黎族打柴舞传习所。

                          

来源:南岛晚报         记者 黄翠 摄影报道        时间:2012年12月3日

参考资料:
[1] 三亚将建打柴舞传习所 http://hnrb.hinews.cn/海南日报
[2] 三亚市将建打柴舞传习所 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 http://news.qq.com/腾讯网
[3] 黎族打柴舞将有传习所 http://ndwb.hinews.cn/南岛晚报
[4] 黎族打柴舞将有传习所 http://www.mzb.com.cn/中国民宗网
[5] 黎族打柴舞将有传习所 http://news.ifeng.com/凤凰网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黎族百科”网、“黎族语言文学百科”网主编。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