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地名中有临高语族群的迁徙路径的秘密吗?

2013-06-24 21:53:30 本文行家:董亚岭

从桂东南渡海,或自广西取道雷州半岛,或从粤中、粤东途经雷州半岛进入海南岛,沿东海岸南迁,也自东向西迁移,“临高人”的迁徙路径不可谓不曲折、不漫长。今天的海南岛上,许多地方已经没有“临高人”居住,也没有人再讲临高语,但不少地名仍与临高语息息相关,使得专家学者们可以通过揭秘地名,理出丰富而信实的历史信息。

                                              探源海南方言系列之二

                                  地名中的秘密:临高语族群的迁徙路径

  从桂东南渡海,或自广西取道雷州半岛,或从粤中、粤东途经雷州半岛进入海南岛,沿东海岸南迁,也自东向西迁移,“临高人”的迁徙路径不可谓不曲折、不漫长。

  今天的海南岛上,许多地方已经没有“临高人”居住,也没有人再讲临高语,但不少地名仍与临高语息息相关,使得专家学者们可以通过揭秘地名,理出丰富而信实的历史信息。

广西 广东  海南岛  制图 石梁均广西 广东  海南岛  制图 石梁均

       地名与人名一样,既是一种称谓,也是一种符号。人之所以有名,为的是有个确指对象,而不至于张冠李戴;地之所以有名,为的是有个确指目标,而不至于南辕北辙。地名有一个十分明显的特征,那就是“名从主人”。一块从未有人涉足的地域,往往由第一个或第一批发现或定居于此的人,用自己的方言进行命名。

  海南岛是一个移民岛,也是一个方言岛,族群复杂,在这个版图上,分布着许多具有族群特色的地名。2012年12月22日,临高学全国学术论坛在海口举行,众多专家学者就对“临高话地名”存生了浓厚兴趣,从地名窥探临高族群的迁徙线路。

两位正在愉快交谈的临高人。临高是临高语覆盖全境的唯一县份。 李幸璜 摄两位正在愉快交谈的临高人。临高是临高语覆盖全境的唯一县份。 李幸璜 摄

       海南地名中的临高话

  在很长一段时间,海南是一个“荒岛”,直到早期黎族先民和临高人始祖的进入,以及秦汉以来各朝历代的汉、苗、回等民族人民的到来,才逐渐开拓了海南这块疆土,而他们的足迹均留在现存海南岛的某些地名之中。

  海南师范大学语言学教授刘剑三认为,地名是人类活动最早的标志性成果。刘剑三研究发现,海南岛地名中颇具特色的有黎语地名、临高语地名等,汉语地名中,海南闽语(海南话)和儋州话地名也颇有特色。黎语地名常用词有“什”、“扎”、“祖”和“抱”等,用海南闽语命名的地名常用词语有“仔”、“埇”和“朗”等,儋州话地名常用词有“屋”、“坊”等。而临高语地名常用词有“美”、“博”、“昌”等。

  由于临高语只有语言没有文字,地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有口语形式,往往是被编入户籍以后才用音译汉字记载,由于记载者所操方言不一,同一个音可能音译汉字大不相同。于是在研究临高语方言时,刘剑三教授着眼于语音,发现临高语地名有近10多个特征词,主要有“mai”、“sang”、“bak”、“hom”、“ze”、“wo”、“lan”等。

  “mai”,意为母亲、雌性或物体之大者,汉字译字写作“美”或“迈”。“sang”,意为山(琼山土语)或树林(临高土语),汉译字写作“昌、仓、苍、沧”等,如临高县的“昌乐”意为深山。“bak”,意为嘴巴或物体的入口处,汉译字写作“博”、“北”、“卜”等,如海口的“博抚”、“北抚”意为村口。“hom”,意为池塘,汉译字写作“潭、谭、咸、谈”等,如临高县的“潭连”意为莲花池。“ze”,名词词头,多用于姓氏或人名前面,汉译字写作“儒、玉”等,如澄迈县永发镇的“儒陈”意为陈家村。“lan”,汉译字为“兰”,意思是房屋、家等,如“美兰”、“兰洋”等。“wo”,汉译字为“武”,意思是村。

  此外,临高地名特征词还有“那”、“文”、“和”等。

  “临高人”的迁徙路线

  关于海南“临高人”(临高语族群)的源流问题,一直众说纷纭。临高学研究会会长叶显恩认为,临高人的先民大约是在公元前500年,继黎族人之后从广西东南部和雷州半岛一带迁往海南岛北部。但学界大都认为临高人入琼应在冼夫人平定南越时期,即大约1400年前。

  至于迁徙路径,学者宋长栋在其《试从地名探讨海南岛“临高人”的源流》中谈到,海南岛“美某”字地名特多,“迈某”次之,“麻某”极少,而高、雷地区“迈某”地名较多,“麻某”次之,“美某”极少,湛江以东至粤东,只有“麻某”地名。

  宋长栋认为,“迈”、“美”、“麻”应该都是“mai”的音译,只是在不同地方记载者根据自己的方言所音译不同。“美某”、“迈某”、“麻某”不少地名相同,如,麻干(阳江)、迈干(徐闻),迈草(遂溪)、美草(儋州),麻山(阳江)、迈山(琼海)。

  宋长栋提出:如上述推断属实,“临高人”先民应从粤东、粤中经雷州半岛到达海南的。粤西北和广西极少这类地名,说明他们从未曾到达那里。

  清宣统《徐闻县志》也记载:“徐之言语有三,有官语,则中州正音也,士大夫及市居者能言之;有东语,亦名客语,语漳潮大类,乡落通谈;又有黎语,即琼崖临高之音,惟西乡之音”。“以今考之,黎语,即土音也,土音所习,一邑皆然,未尝有分畛域,尔来文明进化,士大夫俊娴正音者不乏人。”说明“临高人”曾经在雷州半岛大规模居住过,并向海南岛迁徙。

临高县博厚镇透滩村“礼魁坊”建于明代景泰六年(1455),是朝廷为海南“四绝”之一———“诗绝”王佐而立。 苏晓杰 摄临高县博厚镇透滩村“礼魁坊”建于明代景泰六年(1455),是朝廷为海南“四绝”之一———“诗绝”王佐而立。 苏晓杰 摄

      “临高人”在海南的分布

  刘剑三教授将全省各市县(区)以“美”、“迈”为领头字的自然村地名进行了统计后发现,在临高共有61个,原琼山有168个,澄迈有44个,儋州有23个,定安有10个,文昌有27个,屯昌有6个,琼海有7个。

  “海南汉区原有10个县市,原海口市的相关资料缺乏,剩下的9个县市只有万宁无此类地名,原民族地区的8个县市都没有此类地名。”刘剑三认为,冠以“美”或“迈”的地名所分布的地区比现在“临高语族群”分布的地区要大得多,不仅覆盖了原琼山整个县,还往东部和东南部推进到定安、文昌、屯昌和琼海的部分地区,这些地方应该都是“临高语族群”生活的地方。

  学者莫祖禧曾针对临高地名的“美”、“兰”(莫氏认为意思是“房屋”)、“和”(hau,“墟市”)。莫祖禧在《“临高人”进居海南岛时代探讨》中写道,从统计地名表中可以看出,原琼山县“美”字地名最多,应该是“临高人”在母系氏族时已经移民到海南,早期居住在琼山地区。初到琼山时,房屋建筑并不发达,“兰”字地名留下很少,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临高人”迁徙到临高、儋州等地时,房屋才发展起来,于是留下了大量“兰”字地名,同样,“和”地名在临高、儋州等地较多,而琼山较少。

  如今,不仅定安、文昌、屯昌、琼海等市县没有了“临高人”,就连“mai”、“ze”等特征词较多的几个乡镇,原琼山县的灵山、旧州、东山和澄迈的永发也没有了“临高人”,而全部是迁琼的闽人。也许,随着闽人进入,“临高人”逐渐向临高、儋州迁徙,部分留下来的则被闽人同化。

                           来源:海南日报       记者 况昌勋 通讯员 吴孝俊        时间:2013年01月21日

参考资料:
[1] 地名中的秘密:临高语族群的迁徙路径 http://hnrb.hinews.cn/海南日报
[2] 地名中的秘密:临高语族群的迁徙路径 http://blog.sina.com.cn/海南周刊 新浪博客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历史专业毕业,中文函授本科学历。曾先后在中学、公安分局、派出所工作,现于海南省陵水县驻村工作。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