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看过《浅析南方少数民族织锦蛙纹的联系》?

2013-06-16 10:14:12 本文行家:董亚岭

通过对苗族、瑶族、黎族、壮族等蛙纹的造型、结构、色彩、象征意义、文化内涵等分析,总结出各少数民族织锦中蛙纹的共同性和联系。

                                        浅析南方少数民族织锦蛙纹的联系

                                                                        作者:吴荻

        摘要:通过对苗族、瑶族、黎族、壮族等蛙纹的造型、结构、色彩、象征意义、  文化内涵等分析,总结出各少数民族织锦中蛙纹的共同性和联系。

       关键词:南方少数民族;织锦;蛙纹;共同性;联系

      人类最早的理念常常与虚幻相伴。人类在生存发展和与自然作斗争的幼年时期,无法解释许多神秘莫测的自然现象,便想当然地将这种异己力量情感化,行为方式也随之主观随意化、情感理想化。因此,艺术起源于巫术的理论被世界多数学者认可。当代美国心理学家 E.费罗姆在《健全社会》一书中就说过:“人经过了几十万年才在进入人类生活方面迈出第一步,他经历了一个以巫术无所不能的自我陶醉阶段,经历了图腾崇拜的阶段,在人类历史的最后四千年中,他发展了充分成长的和完全觉醒的人的想像力。”各民族对于造型艺术的感知和追求也脱离不了其人类初期关于巫术、神以及图腾崇拜的影响。[1]

           蛙是南方少数民族的图腾物

        先秦时期居于我国南部的少数民族统称为“南蛮”。他们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称呼。夏朝时称卉服岛夷、有苗、三苗、和夷、裸国;商时有荆蛮、庸、濮、蜀、髳、微、越;周朝时称荆蛮、荆越、扬越、百越、闽、庸、百濮、巴、蜀、僬侥。南蛮的民族成分相当复杂,大体可分为百越、百濮与巴蜀三大族系。百越族系分布于长江以南的广大地区,百濮族系分布于今湖南、贵州一带,巴蜀族系分布于今四川、重庆一带。现今南方的少数民族大多由南蛮民族演变而来。  

        三星堆文化是蜀族文化的典型代表,在三星堆遗址和金沙遗址都出土了石刻或金箔制蛙。  这几件金箔的外形基本一致,可能有相应的成形模具。从总体造型和细部特征看,金箔的外形很像是青蛙或蟾蜍,因此,将其定名为蛙形金箔。在三星堆遗址中曾发现了一件圆雕的石蟾蜍,是一件写实作品。实际上,蛙纹图案在公元前3000多年的仰韶文化的彩陶上就已有大量发现,从东到河南,西至甘青的广大地区都有数量众多的蛙纹彩陶出土。远古先民为什么会对青蛙或蟾蜍如此崇拜呢?学者们对大量的实物资料和民间传说进行了研究,认为主要基于以下三点:(1)蛙的肚腹浑圆,极似孕妇的腹部形态;蛙产子繁多,有很强的繁殖能力,因此,蛙是生殖崇拜的象征。陕西姜寨遗址出土的鱼蛙纹彩陶纹样,形象地反映了当时举行“鱼蛙祭”以祈求生殖繁盛的习俗。在广西左江的岩画上也有生殖崇拜的蛙祭舞蹈图像。(2)蛙对天气的变化非常敏感,通过蛙鸣声音的变化可以预知雷雨是否即将来临,天气是否大旱等。这无疑引起了先民的想象,认为天气的变化是因蛙叫而引起的,进而对蛙产生了崇拜。祭蛙求雨是一种较为古老的祭祀习俗。有学者指出,早“在甲骨文中即见有祀虾蟆以求雨之记载”。这一习俗在汉代仍十分盛行,董仲舒在《春秋繁露》卷十六对此有较为详细的记述。[2]直到今天,居住在广西红水河上游地区的壮族还有一盛大传统节日——祈雨的蛙婆节。(3)月亮的盈亏圆缺,这一自然规律在古人们看来,就如同蛙(蟾蜍)的肚腹可以膨大缩小一样,于是,他们认为月亮中有一只神蛙(蟾蜍),是由于神蛙肚腹的伸缩而引起了月亮盈亏的变化。中国古代文献中有很多关于月中有蟾蜍的记载,如《淮南子精神训》:“日中有骏乌,而月中有蟾蜍”。这种观念在汉代已经非常普及,在湖南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的帛画上,作为东方的太阳内有三足乌,作为西方的月亮内有口吐云气的蟾蜍。类似的题材还广泛见于汉代的壁画及画像石上。可以推测,月中有蟾蜍的观念的萌生和出现应大大早于秦汉时期。金沙遗址的蛙形金箔和三星堆遗址的石蟾蜍的功用或许就在于此,反映了古蜀人的宗教哲学思想:生殖崇拜、祭蛙求雨、月亮崇拜。

       现在使用铜鼓的民族有壮、瑶、苗、侗、黎、彝、佤、土家、布依、水族等10个民族,差不多都有装饰青蛙的铜鼓出土。灵山型铜鼓鼓胸较圆,一律附有扁耳,铜鼓都装饰有累蹲蛙。所谓“累蹲蛙”,是两只青蛙的组合,小青蛙趴在大青蛙的背上。这反映了当时人们对图腾和生殖的崇拜。宁明花山崖壁画上人们跳的舞蹈都是依照青蛙的跳跃姿势[3]。在一些少数民族的节日里,人们载歌载舞,所跳的舞蹈也是仿照青蛙的跳跃姿势。

       南方的少数民族对青蛙是相当崇拜的,亦流传着许多与崇蛙有关的习俗,在织锦中更是有各自的艺术表达。黎族蛙纹种类繁多,反复出现、数量最多、千姿百态。苗族蛙纹则常常是提炼夸张的几何图案——方头、一对曲折而有弹性的长腿,并省略了前腿或者是菱形、抽象成云勾纹的。瑶族则有蛙字形的一排排拉手的人形来代表自我等等。

          南方少数民族为何选择蛙作图腾

       例如黎族:从生存环境上看, 黎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民族。据考古材料推知, 早在年以前, 黎族先民百越人中的一支骆越人就已开始在海南岛生息繁衍。约在年前的商、周之际, 黎族先民就已定居在海南岛。黎族大部分集中居住于海南岛五指山区及南部沿海沿岸地区, 地处热带北缘, 在北回归线以南约公里, 纬度低, 属典型的热带季风气候, 干湿季节明显, 夏秋多雨, 冬春干旱, 特别是狂风、暴雨严重。《陵水县志》卷一记载“ 吼声如雷, 飞瓦拔木, 鸟骇兽惊, 居民作矮屋避之, 逾时暴雨大作, 最能伤损万物。”每水灾是危及黎族先民生命财产安全的主要威胁。由于远古先民无法理解这种灾难性的自然现象, 更无力抗拒, 于是便将求生的希望寄托于超自然的神秘力量, 企求通过祭祀祷祝活动,求得神灵的护佑, 而被认为能够预报风雨灾情的蛙就自然成了他们的首选目标。

       黎族很早就进人农耕时代, 大约在新石器时代晚期, 便开始种植早稻, 后又改种水稻。随着农耕的发展, 由于对雨情的依赖, 人们把蛙看作是季节和水旱的先知, 由此逐渐被许多黎族氏族和部落奉为图腾。总之, 在中国南方农业文明特别是稻作文化的大背景下, 黎族先民以蛙为图腾, 是理所当然的。[4]

      在一些研究著作中, 曾不同程度地论及到黎族历史上存在过蛙崇拜, 多以纹身纹样为证。刘咸在论述黎族纹身意义时说,文身有图腾之意义。何以言之, 各族之文身图式, 各不相同, 亦不能假借, 由古传今, 陈陈相因, 无所改变, 则某族之图示即为某族之标准, 世守勿替。又黎人文身之起源, 一说为生前若不刺涅, 特标记号, 则死后祖宗不认为子孙,必为野鬼。由此观之, 文身实具图腾意味。

      黎族同胞使用的铜锣和鹿皮鼓都铸有青蛙纹。铸有青蛙形象的铜锣,被视为宝物, 称为“ 铜精” 。黎族有五大方言区, 各方言群的妇女织绣筒裙时有青蛙纹图案。妇女纹身时, 也刺有青蛙的花纹。[5]

      其他南方各少数民族崇拜蛙,也是由于生活在华南高温多雨地区,以农业为主,人们熟悉青蛙,且青蛙在稻田中为人类捕虫除定,维护了稻谷的丰收,特别指出的是,人们发现蛙的呜叫和活动与天气的晴雨变化有着密切的关系;“农家无五行,水旱卜蛙声”,因此人们相信蛙具有某种神秘属性,相信它能主宰雨水,因而想通过对蛙的崇拜、通过图腾缔结人蛙之间的血缘关系,从而希望获得帮助和保佑,以确保风调雨顺,不旱不涝。还有一点,在生产力低、生存环境恶劣的条件下,先民祈祷多子多福。我们知道,人类自身的繁衍是人类社会存在和发展的根本,赖以生存的生活资料的产量等于人均生产力乘以人数,在生产力无法提高的情况下,只有加强人自身的生产。南方各族先民也基于达一思想,看到蛙具有旺盛的生殖能力,符合他们的多子多福心理,所以崇拜它,并幻想通过血缘关系,将这种旺盛的繁衍能力移到人类身上。青蛀本身具有的特性,以及这些特性所具有的不为原始人群所了解的性质,决定了青蛙必然成为了南方一些部落的图腾。

         以蛙为图腾的织锦反映了各民族自己的情感取向

      各民族的蛙造型各异、织锦色彩的不同,反映了各民族各自的情感取向。但其图腾内涵是和两种生产有关:一类是物质资料生产,视蛙为农耕社会的祈雨的神器,二类是人类自身的生产:取蛙肚腹和孕妇的肚腹形态相似都有浑圆而庞大的特征,从内涵上说,蛙产子繁多,有很强的繁殖能力,所以蛙便被先民作为女性生殖的象征等则是相似的。

      在广西苗锦中有“蚂拐(拐音,虫旁)纹大花锦”,其中蛙纹是提炼夸张的几何图案——方头、一对曲折而有弹性的长腿,并省略了前腿——对称排列在两边。凯里舟溪称蛙为“港”,其纹样成为当地织锦的母体纹样,蛙身通常作菱形,头足变化成云勾状,也有抽象成云勾纹的。苗族传说中认为蛙是雷公的孙女,被派到民间体察民情,若遇上干旱天气,蛙就日夜鼓噪,通知上天降雨,以滋养庄稼。苗家人为感谢青蛙保佑风调雨顺,特意设立了“蚂拐(拐音,虫旁)节”来祭祀青蛙。因此,蛙纹在苗锦中也有多种表现形式,体现了苗人对蛙的崇拜。苗锦的色彩富丽壮美,一幅锦常用很多种颜色组成,以用五色者为多,也最为华丽。喜用的颜色有桃红、粉绿、湖蓝、青紫等,也常用大红、朱红、橘红、黄、嫩绿等。尤擅以黑色为间色,各种颜色交错配置,交相辉映,既对立又统一,给人一种丰富、华丽、斑斓、鲜艳的审美感受。苗族是一个善于兼容并蓄的民族,因而,他们在色彩上的追求丰富和多样化就成为一种必然。

       而瑶族织锦中的蛙主要是单线条,并以俯视的角度出现。单独的蛙型成长方形,前后各两只对称的匀长的腿。而人蛙合一的连续性构图是以蛙字形的拉手的人形来代表自我,作为护符或替身,可帮助抵挡一切灾难,是人类最初的自画像,也表达了人类从对自然的崇拜过渡到对自我的崇拜。瑶锦色彩多用大红、桃红、橙黄等暖色调,间以蓝、绿、白、紫等,色彩鲜明强烈,与壮锦相比,瑶锦显得更为精致、纤秀,构图别致,色彩鲜明绚丽。居住在大瑶山的瑶族群众也追求明艳的色彩,因聚居地分布较广,瑶族又是一个充满浪漫情调的民族,因而在热烈的基础上又加入了明快、开朗的民族审美意趣,使瑶族的色彩感更为明灿妩媚。

       青蛙纹图案在民间流传很广,在黎族的传统观念里,青蛙由于作为先民女性生殖崇拜的图腾,所以也具有表达母爱和避邪的功能。反映在服饰上的蛙纹有严格的对称结构,图案以“田”字形纹样为主体,中间有四只具有抽象性的青蛙纹,用动和静的对比手法,显示青蛙在田间生活的主要特征,画面充实,节奏协调。有的地方的青蛙纹样,采用夸张与变形的表现手法,把青蛙前腿省略,后脚加长,表现出青蛙跃跃欲跳的神态,图案构思大胆,造型简洁,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格。

       美孚方言的黎族妇女,运用木制扎染架进行扎染,扎染架长约260厘米,60厘米。用褐色或黑色线在经线上扎成蛙纹图案,从架上取下来,放入缸内染成蓝黑色后,取出晾干,将扎线除去显出蓝黑底白蛙纹图案。黎族的先扎染后织布与别的民族先织布后扎染相比,图案既不失严谨,又增加了色彩的变化,层次更加鲜明丰富。润方言的双面绣,工艺精巧,最有特色。在白色的平纹布上,运用黑、红、黄、绿、紫等色线,绣成正反一模一样的双面绣蛙纹图案。在粗犷的质地上表现出丰富而统一,绚丽而细致的色彩效果。表现出黎族人刚直而又细腻,稳健而又不失活泼的民族性格。

       与黎族同源出于百越民族集团的壮族民间, 流传下来的古歌《蚂蜗歌》中唱道“ 蚂蜗是天女, 雷婆是她妈。” 在广西壮族地区长期流行的“ 蛙婆节”是一种典型的蛙祭求雨仪式, 关于“ 蛙婆节”的来历, 一种流传较广的说法是青蛙是雷王的儿子, 为雷王派到人间的使者, 人间需要雨水, 向青蛙说一声, 青蛙便鼓噪, 雷王便下雨。由祭祀青蛙的民间习俗产生蛙婆节, 俗称蚂蜗节。广西花山崖壁画上的人物造型最突出特点是“ 蛙姿” , 有的研究者认为, 这种造型的“ 蛙人”是在向雷神呼唤、祈祷, 表现的场面是在进行“雷图腾祭祀仪式” 。

       马关一带的壮锦传统图案母题是蛙纹样,有"大如意"形和"团花"形两种,含义是多子多福,多用于装饰背带。"大如意"形是在背带心正中连串3只蛙,为3个大如意形,两侧的圆环里放置蝌蚪,形成母蛙和蝌蚪在粼粼波光中嬉戏的"母子游乐图""团花"形是在背带心绣一朵红缎布贴大花,花中用黑布剪成蛙纹贴四隅,有变形的小蛙图案,布局充实饱满,制作手法偏爱拼贴。拼贴的部件有两类:一类是用黑土布剪就图案,衬上布壳,再贴在用彩缎优成的部件上;另一类是用布壳剪好花纹,铺上棉花,包上各色彩缎,糊封后贴到缎底部件上,用羊皮锁边,最后将部件镶拼缝牢,效果浑厚华丽,金碧辉煌。

      "红配绿,看不俗",这体现了壮族织锦艺人对壮锦配色的一些要求:既要艳丽夺目,还要经久耐看。壮族多喜重彩,以红、黄、蓝、绿为基本色,其余是补色,对比鲜明强烈,以红为背景,充满热烈、活跃、欢腾的气氛;用绿作烘托,有开朗的情调;如以黄绿配置,则艳丽动人。一幅壮锦,常常用几种颜色甚至是十几种颜色搭配组成,由于配置得当,显得斑斓绚丽,丰富统一。对比和谐,古艳深厚,华而不俗。壮锦色彩运用的特点是:以少见多,纯朴中见丰富,素雅中见多彩,对比鲜明强烈。显示壮族人民热情、爽朗、勇敢、朴素的性格。

          民族文化相互影响,相互渗透融合

       蛙是一种古老的图腾,曾主宰和支持着南方各氏族部落。蛙神是南方各氏族的崇拜对象,也作为一些氏族识别的标志和名称。蛙神崇拜的产生约在原始社会未期,对南方各族的艺术文化影响很大,在图画、音乐、装饰、舞蹈等均有表现。在最初阶段,人和蛙是直接的血缘关系,人对图腾的感情也是很直接的;把自己装饰成蛙的形状,也以祖先的身份来祭祀蛙,典型的如壮族,这些便是蚂蜗节的前身。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南方各部落密切的接触,在许多方面互相融合,其中包括思想方面的,多图腾信仰于是被接受,也随着农业的逐步发展,人们更加依赖天时地利,更渴求多层次的心理满足,图腾融合便应运而生。它是民族融合的见证,展示了南方各民族发展史,被赋予了多重意义,成为民族共向崇拜。这种融合是平等的、自愿的,并不是大氏族吞并小氏族,或是战争侵略的结果。而是在各氏族接触过程中,人们发现他们的本质是同源的,发现其图腾寄予的含义也是相同的,所以自然而然地把图腾揉合在一起。

       总之,世界各民族曾经普遍存在过图腾崇拜,如铜鼓图腾、蛙图腾、鳄图腾、竹图腾、蛇图腾、牛图腾等等。南方各少数民族生活在南方多山多林地带,交通不便等相似而又多差异的生存环境中,因此各民族可能是崇拜多种图腾的民族,其中,从蛙图腾的流传地区和语言学的分析看,蛙图腾是南方各民族中流行较广、影响较大的图腾之一。

       作者简介:吴荻(1978—),,西南民族大学艺术学院,硕士研究生。

      参考文献:

       [1]、易嘉勋《民族民间艺术色彩的比较》,《中国民族杂志》20032

       [2]   孙绍先 欧阳洁《黎族蛙崇拜探源》,《大樗树下网站》2/7/2009

       [3]、贾玉成林万里《壮乡词典: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掠影》《走进南宁》2006,5

       [4]、祁庆富  马晓京《黎族织锦蛙纹纹样的人类学阐释》《艺术探索》20051

      [5]、邢关英主编《中国各民族原始宗教》黎族卷,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

                 来源:《成都大学学报》(社科版) 2010年第1

参考资料:
[1] 浅析南方少数民族织锦蛙纹的联系 http://blog.sina.com.cn/新浪博客
[2] 浅析南方少数民族织锦蛙纹的联系 http://www.docin.com豆丁网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历史专业毕业,中文函授本科学历。曾先后在中学、公安分局、派出所工作,现于海南省陵水县驻村工作。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