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堪比敦煌壁画的海南黎族文身面临绝迹吗?

2013-05-28 21:51:20 本文行家:董亚岭

黎族文身是海南黎族人民特有的一种神圣的传统习俗,通常只及于黎族妇女身上。目前,黎族文身这一珍贵的民族特色文化承载于一批黎族老年妇女身上,当这些年老者离开人世,这种罕见的文化现象也就成为历史了。2005年底,黎族文身被海南省人民政府列入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其文化价值的重要性、抢救保护的紧迫性已经得到重新地认识,海南各级政府正在采取措施,保护黎族文身文化。

黎族老人的文身(下同)黎族老人的文身(下同)

             堪比敦煌壁画,海南3000年黎族文身面临绝迹

        黎族文身是海南黎族人民特有的一种神圣的传统习俗,通常只及于黎族妇女身上。目前,黎族文身这一珍贵的民族特色文化承载于一批黎族老年妇女身上,当这些年老者离开人世,这种罕见的文化现象也就成为历史了。

2

      2005年底,黎族文身被海南省人民政府列入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其文化价值的重要性、抢救保护的紧迫性已经得到重新地认识,海南各级政府正在采取措施,保护黎族文身文化。

         黎族文身——刻在人体上的敦煌壁画
  
   中国著名民族学家、中南民族学院教授吴泽霖曾经评价说,黎族妇女文身是“刻在人体上的敦煌壁画”,文身图案反映了黎族的审美观念、宗教信仰和社会组织形式,具有重要的社会学和人类学研究价值,是珍贵、独特的人类文化遗产。

5

  按照黎族的传统习俗,文身是黎族妇女结束少女生活、步入成年所必经的神圣仪式。海南省民族学会副会长和秘书长王建成从事黎族研究20多年,他介绍说,黎族妇女文身可追溯到先秦时期,距今已有3000多年历史。
  
   1949年以前,15岁左右的黎族少女一般都要由祖母、母亲、姑母、姐姐、大嫂等亲近女性为其文身。过程首先用染料在受文者待刺部位画好美丽的图案。然后由施术者一手持藤刺,一手握拍针棒,沿图案纹路打刺。藤刺刺破皮肤,擦去血水,在创口处立即涂上染料。待创口愈合脱痂后,即现出永不脱落的青色花纹。

7

      1949年以后,黎族的文身习俗逐渐消失。目前黎族文身只存在于一些年老妇女身上。王建成对记者说,目前海南黎族文身老人大约有2000多人,绝大多数为七八十岁的老人。记者在昌江七叉两天的调查中发现,最年轻的文身妇女是1951年出生乙洞村人何桂莲。
  
   千人工程——保护黎族妇女文身

         由于黎族文身是“刻在人体上的敦煌壁画”,而承载这一黎族文化瑰宝的又多是古希老人,怎样保护文身文化显得迫在眉睫。
  
   对于黎族文身的现实情况,省政府提出要根据“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工作方针,切实做好黎族文身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抢救等各工作。

8

       在省文体厅、省民宗委支持下,省民族学会组织实施的“千人工程”于今年7月中旬开展。在省民族学会会长王学萍指导下,王建成带领一个调查记录小组,深入海南黎族居住地,以文字、图片和影像的方式记录保留黎族文身这种宝贵的文化。

王建成告诉记者,我们力争采集到一千多位文身老人的纹身信息,为以后的黎族文身文化的保存和研究提供详实的资料。
  
   8月7日,调查小组来到昌江黎族自治县七叉镇,王建成介绍说,七叉镇是黎族文身文化保存得较完整的地方,老人身上的文身线条清晰,这里有美孚、杞、哈等三种方言,这里不到两万黎族,就有几百位文身老人,大概占全省的1/5。
  
   负责接待的镇武装部部长符建明告诉调查小组,半个月前在乙件村接受文身记录的一位老人刚刚去世。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小组成员一阵沉默。大家还清晰记得,当时那位老人要求自己的孙女搀扶着自己,前去接受记录的情景。王建成感慨地说,如果十年之后有机会再来,估计一半纹身老人都不在了。

11
       王建成还说,黎族文身老人现主要分布于昌江、东方、乐东和白沙等地,有些地方比较偏僻,记录工作难度大,特别是后期,可能翻山越岭一天只能记录到一位老人;另一方面,海南省保护黎族妇女文身文化的行动,在社会上还存在着争议。有的黎族青年特意把母亲从外地接回家,接受文身记录,有的出于种种顾虑对记录小组不大热情。由于各种原因,漏拍漏记的情况难以避免。
  
   七叉镇重合村村干部符桂英向记者表示,在记录重合村纹身老人的当天,漏掉了10多位老人,她们有的参加亲人葬礼去了,有的在外面劳作,其中还有一位8月底就100生日的袁拜年在老人。

 结束第一天的工作之后,太阳已经呈现西沉之势,负责摄影工作的王晓斌对记者说,黎族文身文化就像夕阳一样,消失是不可阻挡的,但是夕阳会在明天重新升起,而黎族文身将会随着最后一位文身老人的去世而走进历史,那时,我们就再也看不到真实的黎族文身了。所以现在就算拍照拍到腰酸背疼、手僵脚麻也是很值得的,因为这意义太重大了。

10

   两位文身老人已年过一百

         文身老人用自己的生命承载着黎族文身这一罕有而宝贵的民族文化,她们无疑是伟大而珍贵的,堪称展现黎族文身文化的“活化石”。然而由于多种原因,在七叉镇,很多文身老人生活艰辛,政府社会福利保障工作也有待进一步改善。
  
   七叉镇重合村里,文身老人袁拜压的户口本上写着1903年出生。孙子小赵说,107岁的奶奶身体很好,虽然双目失明,但能听会说,坚持自己做饭洗衣服,做晚辈的把菜买好给她就行了,老人还种些自己爱吃的地瓜和芋头。目前,袁拜压领着百岁老人津贴,每月200元。
  
   村里还有另外一位百岁文身老人符拜芳,村民们都说她今年102岁了,并把她推荐给文身调查记录小组。这位老人的面颊、颈部、胸部,还有手部和腿脚都文有清晰的美孚方言样式的文身,但由于年纪过大,行动不便,平时只能躺在床上休养。
  
   老人的儿媳妇符金梅提供的户口本复印件上,老人的出生年份是1925年。符金梅说民政部门以此为依据,认为老人不到百岁,也就没有发放百岁老人津贴。
  
   老人的小儿子,也就是符金梅的丈夫说,日本鬼子来的的时候母亲就有20多岁。村里人都知道母亲102岁了,但由于当年登记户口时,村里负责登记的干部工作上的疏忽,造成了现在这种情况。
  
   符金梅说,家里有三个孩子,二女儿在西安读大学,负担很重,自己很想为老人争取一点福利补贴。重合村干部符桂英证实了这一情况。

42

      符桂英还告诉记者,村里的文身老人很多属于孤寡老人,生活上很困难,自己担任村干部三四年期间,这些老人大多没有享受到政府的相关福利保障。七叉镇武装部符部长对记者说,镇上还没有专门针对文身老人的优惠政策。
  
   另外,文身老人身上还保持着黎族人民勤劳的优秀品质。老人们大多坚持生活自理,辛勤劳作。付桂英说,文身记录小组在重合村那天,有四五位老人因在外劳作而错过了记录。
  
   在七叉镇乙洞村,记录完成之后,66岁的文身老人何爱花跟记录小组成员一一握手,说着再见。望着老人远去的背影,记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与质朴热情的黎族文身老人相见。

                  

   来源:人民网海南视窗        实习生:王朝凯 摄影报道         时间:2010.08.20.

参考资料:
[1] 堪比敦煌壁画,海南3000年黎族文身面临绝迹 http://news.0898.net/人民网海南视窗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历史专业毕业,中文函授本科学历。曾先后在中学、公安分局、派出所工作,现于海南省陵水县驻村工作。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