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看过《黎族文身》一文吗?

2013-05-28 20:07:28 本文行家:董亚岭

黎族文身,历史悠久。自汉代开始,已经有文字记载。在世界的民族族群中是一种罕见的文化现象。文身作为一种传统文化,是母权制的产物,是原始宗教——自然崇拜、祖先崇拜、图腾崇拜的艺术结晶,是黎族历史上凝聚力、号召力、生命力的标志。今天,黎族少数老年妇女身上还保留着文身的历史印痕,这些用血肉彩绘出的斑斓图画,为黎族的历史增添了璀璨的色彩。共和国成立以后,黎族妇女大体上不再沿袭文身的习俗了。

                                                                  黎 族 文 身

         1.文身习俗的历史回顾
       黎族文身,历史悠久。自汉代开始,已经有文字记载。在世界的民族族群中是一种罕见的文化现象。
       文身,作为一种传统文化,是黎族母系氏族社会的遗存,是母权制的产物,是原始宗教——自然崇拜、祖先崇拜、图腾崇拜的艺术结晶,是黎族历史上凝聚力、号召力、生命力的标志。今天,黎族少数老年妇女身上还保留着文身的历史印痕,这些用血肉彩绘出的斑斓图画,为黎族的历史增添了璀璨的色彩。

黎族文身黎族文身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黎族妇女大体上不再沿袭文身的习俗了。
      黎族,源于中国骆越人。中国早期典籍所记载的骆越族习俗,涵盖了黎族;或者说,这些记载,至今还能看到残留历史印痕的,也只有黎族。
       最早记载骆越族文身习俗的,是司马迁的《史记》。《赵世家》在论到“圣人观乡而顺宜,因事而制礼,所以利其民而厚其国”时,引称海南岛上黎族文身,说“剪发文身,错臂左衽”,是“瓯越之民”,《索隐》引刘氏的话说:“珠崖、儋耳谓之瓯人,是有瓯越。”这里,当时是以肯定的语气,用文身这种特例来说明,对于“礼服”,不能强求一律,不同的地域,因为“乡异而用变,事异而礼易。”地域环境所形成的风俗,差异极大,无可厚非,包括文身。
      东汉时,杨孚在《异物志》中说:“儋耳,南方夷,生则镂其颊皮,连耳匡,分为数支,状如鸡肠,累累下垂至肩。”这段记载,是典籍中第一次将文身的线条体制及所文的身体部位加以描述。这种复杂的文身艺术,可以推断出,在杨孚以前,已经有悠久的传统。但杨孚所说的,人们文身的生活阶段,则指为出生的时候。这与后来的说法不同。北魏的郦道元,在《水经注》中引晋代王范的《交广春秋》记载,说朱崖、儋耳二郡(按:当时实指整个海南岛),“皆殊种异类,被发雕身”。文中没有指明文身是在人生中的什么时候;但下文说:“女多娇好,白皙,长发,美鬓。”这显然是说女子到了青春期。宋代周去非《岭外代答》说文身是“女年及笄”,指女子可以盘发及笄的年龄,即成年。范成大《桂海虞衡志·志蛮》也肯定了“女及笄黥颊”。赵汝适《诸番志·海南》同样认为“女子及笄即黥颊”。明清两代的载籍,说法与宋代相同,只不过像清代屈大均《广东新语》中换了一个说法:“女将欲字人”,或者像张庆长的《黎岐纪闻》说“女将嫁,面上刺花纹,涅以靛”。这样看来,东汉杨孚说黎族是出生时文身,是不对的。
       在宋代的典籍里,提出了文身的另一个问题:以文身别贵贱。宋·乐史首先提出,文身时,豪富文多,贫贱文少,“但看文之多少,以别贵贱”。周去非说“婢使不绣”。关于这一点,清代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反驳说:过去以为黎女文身是美,多绣为贵,婢媵不得绣。这些说法,“皆非也!”
       历代记述黎族妇女文身的典籍不少,里面所述,多是客观记载,不加褒贬。但是,对于这种承传几千年的习俗,自东汉以来,时有主政者认为是陋习,规劝黎家妇女革除。东汉明帝永平十七年春二月,“儋耳慕义贡献”。据黄佐《广东通志》载,同年,明帝拜僮尹儋耳太守,僮尹在规定“官吏毋贪珍赂”的同时,“劝谕其民毋镂面颊”。显然,僮尹将老百姓的文身与官吏贪赂等同,都在革除之列,不同的是“劝谕”与“戒敕”罢了!“劝谕”的效果并没有达到僮尹的目的,文身的习俗并没改变,一直延续下来。到了明代,俞大猷《黎族图说》中,也提到当时有“禁文身”的建议。民国初年,政府一再下令禁止文身。但屡禁不止:“自1924年以来,官厅布告禁止,违者科罚,于是黎族青年妇女涅面者渐少。但在远山穷谷地区,涅面文身者依然如故。” 20世纪30年代,抚黎分署又雷厉风行地严格禁止文身,也收效甚微!直到现在,在黎族聚居地的某些方言,个别健在的老年妇女中,还有的在脸上、胸上、手上和腿上绣着传统的图案。最为突出的个别现象,是东方市西方村有妇女在1963年还进行文身。作为黎族传统文化,文身历史悠久,也有其相对的稳定性。

       2.文身的起因、仪式与过程
       关于黎族文身的文献记载很多,到明清时期,记载越多,也越详细,有的文献里还绘有文身的图像。关于文身的起因,也有说明。
       文身的起因,在民间传说中说法纷纭,不可枚举。在文献及文人诗文中所记述的主要有四种说法,其中比较普遍并被认同的说法,是明代顾岕说的不文身,“则上世祖宗不认其为子孙也。”其他文献,也作出了概括性的叙述:文身“一如其祖所刺之式,毫不敢讹,自谓死后恐祖宗不识也。”这点明了文身是祖先传下的遗规,如果妇女在世时不文身,死后祖先鬼不认她,变成无家可归的野鬼。也就是说,文身习俗产生于原始宗教,文身含有氏族标志的意义。
       还有另外三种说法,一为防止被掳掠:“海南黎女以绣面为饰。盖黎女多美,昔尝为外人所窃;黎女有节者,涅面以砺俗,至今慕而效之。”二为表示爱情的忠贞不二:“凡黎女将欲字人,各谅己妍媸而择配,心各悦服,男始为女文面。……其花样皆男家所与,使之不得再嫁。”上面说的“花样皆男家所与”,这或者是清代以前的某些方言黎族的习俗;后来,黎族文身都是同一方言、信仰、部落的文身图样一致,女儿文身图样与其母亲相同。而且,说是男为女文面;也不是这样,在文身操作时,男性是不能接近的。三为美丽:“五指山中女及笄,百花绣面胜姻脂。”
       文身的起因,究竟是一元的或是多元的,因为历史久远,而且黎族没有自己的文字,故缺乏本民族的文字记录,现在不可考。
       文身对于黎族来说,是一项神圣的人生生活内容,所以,文身的仪式与过程自然也深受黎族人的重视。可以说,文身过去是每一个黎族妇女生命礼俗中的成年礼,因此,文身的礼俗、仪式与禁忌也十分复杂。
       文身的工具比较简单,多是就地取材。主要有藤刺、拍针棒和染料。藤刺多用白藤刺。白藤在黎族地区生长较多,白藤密生利刺,有单生和互生两种,单生的要求刺要锋利,刺必须整齐地排列在藤枝同侧的轴心线上;互生(即对生)的两行刺要排列整齐,刺要等长,间距相等,一般取一至两组。手握部分长短随意。剥去外皮,仅留木骨。要保持藤刺清洁,以免施文后感染生病。在没有白藤的地方,可用其他植物坚硬而锋利的荆刺为工具。拍针棒是文身用来拍打藤刺的工具,或竹或木,也有用筷子的。染料是在文身时用来绘染花纹图案用的。多用当地所生树木的炭木合植物油、水,或植物叶、茎、果的汁液。不同地方所用的树木也不同。如苦子大炭合油、麻枫树籽灰合水、色坎木灰合棕油、象斑树果灰合油、松明子灰合象斑树合油等。这些树木均是当地黎族的叫法。
        文身的工作都由上了年纪的有经验的妇女担任。多是被文者的亲戚,祖母、母亲、姐姐、姑母、姨母等担任。在文身的过程中,首先要选定吉日,由主文师举行仪式,杀鸡摆酒设祭品,向祖先鬼报告受文者的名字,求保佑平安。主文婆用树叶在施文场上扫一番,说是赶走“凶魂”,并把树叶挂在门上,以表示忌讳,不许外人内进。参与施文程序的人员,除了主文婆和受文者母亲外,还得邀请二三个已完成文身的妇女参加。施文成功之后,要煮龙眼树叶水洗身,受文者的父母要杀鸡或猪,摆席请酒,庆贺主祚赐予受文者美丽的容貌。主文婆的报酬甚丰,有的是两块光洋,大米一箩,有的交一头牛作为酬谢。如施文失败,归咎于鬼魂捣乱,受文者家要敲锣打鼓,杀牲祭祖先鬼,祈求祖先赐于文身者美丽的容貌。
      文身一般首先由施术者用树技草棍或鸡毛蘸染料,在被文者的待刺部位绘好花纹图案,然后进行文刺,也有少数熟练的施术者文前并不绘图案而直接进行。文刺时,施术者一手持藤刺,一手握拍针棒,沿图案纹路打刺。藤刺刺破皮肤,擦去血水,在创口处立即涂上染料。待创口愈合脱痂后,即现出永不脱落的青色花纹。有的为了纹饰清晰,要重复打刺二至三遍才能完成。
       文身多选择在农闲的旱季和节日期间。此时一般气候干燥凉爽,伤口不发炎溃烂化脓,容易愈合。这时人们也不会误工。黎族妇女文身是从6~20岁开始的,多数是由10~15岁开始的。据不完全统计,40%的妇女是从13或14岁开始文身的,近20%的妇女是16~18岁开始文身。20岁以后开始文身的比例很小。但无论是哪个年龄开始文身的妇女,几乎是结婚之前文完。
       妇女文身没有专门的场所,一般是在女子居住的“隆闺”内或在家中进行。文刺时,除女亲眷或女友外,他人不得在场观看。个别地区也有在门前文刺,不避外人或男性观看。
       文身所刺部位也有一定次序:脸、背、胸前、腿、手。所刺花纹以圆形和曲线形特别丰富为其特色。从脸到脚的文身过程,都是分别进行施文的,用几年时间分段进行,这样做可以缓和或减少痛苦。
       至于文身的图式、纹素所蕴含的意义,是十分复杂的,目前还不能破译其中的内涵。在一般意义上的理解,这些用点和线组成的各种图案,如画于脸部两颊的双线点纹、几何线纹、泉源纹等,称为“福魂”图案;画于上唇的纹,称为“吉利”图案,画于下唇的纹,称为“多福”图案;臂纹中画于手腕上的双线纹,称为“保平安”图案;画于臂上铜钱纹,称为“财富”图案。身躯上画“田”形纹、谷粒纹、泉源纹等,称为“神气上身”(财富多,子女多)图案。腿纹中画双线纹、桂树叶纹、槟榔树纹等,称为“护身”图案。这些泉流纹、双线点纹、几何线纹被认为是“福魂”,双线纹、树叶纹、槟榔树纹则可“护身”,其中就蕴含着文化的意义,表现了民族思维的独特性和丰富性。在这些博大精深的文化积淀中,依稀可以领略到,妇女们展示在躯体的纹路,有着内心的祈求;古老的民族,也就是这样,藉着这些图式,把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理期望和对人生理想的追求,用点线艺术构图刺在皮肤上,以图式的美感因素激励族人勇敢地生活,以乐观的理想去迎接现实生活的挑战。同时,在图式的文素对称美、在线点相互配合中所体现的节奏美中,表现了黎族深沉的审美观。
       文身在黎族的生存和发展的历史过程中,其内容的丰富多采,历史的悠久漫长,使古老的民族文化意蕴更加深厚!

        3.纹样
        文身习俗,历代记录均及于妇女的文身;文身的部位分为:
      (一)刺于面颊两侧的颊纹;
      (二)刺于颈部两侧的颈纹;
      (三)刺于胸部的胸纹;
      (四)刺于手上的手纹;
      (五)刺于腿上的腿纹;
      (六)刺于背部的背纹;
       黎族分五个方言系,即润方言、美孚方言、哈方言、杞方言、赛方言。其中赛方言的文身已经绝迹。
        3.1润方言的纹式:
        面纹:润方言女子特有的面纹形式,是从两耳连接面颊处,以数根三角形的曲线连在一起。
面纹不仅文绘有规则,且样式繁复,是一种变化的图型,左右相称,线有三道,而经颈项而连于胸前,合颧、颏、胸为一体,圆角、方角、横线、直线、斜线、曲线,一并采用。圆型以两颧为中心,颏部则有绕唇之曲线三条。
       相同方言,面纹有时也略有差异。有的是在两颊文上直角弯曲的回文,即“凹”线文,下及颈部。这些直角转折的线文可有三列四条,彼此平行,距离亦大致相等。在两颊及颔下有直短线联串二、三线之间。线文之间空白不文其他花样,如小圈、小点等等。
       润方言的面纹图式一致性强。不过在面颊的纹式中,也有面左右两侧的花纹成对称,最里面的纹路呈凸形,弯曲的回文线条从耳朵根铺开,布满脸颊,有的是三条,比较疏散清晰,有的是四条,面积宽大且纹理显复杂。最里面的纹路主凸形。唇下的曲线有的是三条,有的仅一条,嘴唇下中间有一直线相串,有的则画五条直线。
      胸纹
      胸纹是刺于胸部的刺纹,刺胸纹在润方言的老年妇女中十分普遍,凡文面者必文胸。刺胸条纹数也较单纯,都与面纹相连接。颏部的三条绕唇曲线之下,连接胸纹,胸纹粗大,成佩带装饰之状,线多平行,似方形之突起。整个胸纹为一长方形,双曲直线纹,但不同的村落,在长方形中间的纹路各异。
       背纹:
       背纹是从背面发根画五条线一直到背上,然后向外成直角分开,成扇状形,有的则文七条线路。
       腿纹
       润方言的腿纹特别美丽,图案也繁复多彩,腿部的彩绘像艺术品。
       腿纹一般是左右对称,其纹路好似几何图案,有马蹄形、圆形、勾形、直线形,纹路多样,但以艺术图案互相配合,具有丰富的想像力和创造性。有的 纹形绘于大腿正面,两腿数目不全相同,最少者每边三个,多者十个,纹绘排列,两腿整齐。
        腿部图案有几个特点:
        一是同一村落,但不同妇女的腿纹,其图案也不完全相同。
        二是不同村落的腿纹图式也各有特色。
        三是即使完全同一模式,但其纹路却大同小异,在类似的纹路格式中又发挥自己的创造
性。
       四是一般情况大腿全面刺多条条纹,膝盖处画一半圆形双线图案,再以十字线贯串其中;
小腿部位多以各个长方式横线组合。后面腿纹又与前面腿纹不同,大腿为竖条线纹,线纹末有小钩,纹路中间有横纹连接,构成图案整体。小腿纹路呈长方式状,中间两条纹线交叉,但也有的纹线在大腿处另呈波浪形图式。
        手纹:
        手纹是指刺于手部与肘部的刺纹。其花纹多以曲线或加上多层圆圈。
        关于手指纹:在右手之食指、中指、无名指背面,每指节各有一个或两个之S或S记号,位于中节,在右手者,则位于基节,皆S形,独中指之中节多一个,作S;左手三指之中节及基节均系两个,除中指基节为S,余皆为S形,右手三指则仅中节各有一个,除食指为S,余二指皆为S形。
       关于手背纹,两手背有同心圆三个,中有一圆点,两臂绘有以较复杂之动物简化纹。
手腕纹所刺纹式以圆形和曲线形特别丰富为其特色,至于这些花纹有什么象形的意义,一般都说不出。
       3.2美孚方言的纹式:
      美孚方言的纹式与润方言的纹式不同,而且刺得更多,其刺纹是由细直线和小点构成的图案,呈正方形。
       面纹:
       面纹在条纹中间由散点点线结合成美丽图案,连接耳朵后面的颈部图式,点线结合,连成一片,有的缀上两个圆圈,圆圈中间也有点。
       胸纹:
       美孚方言的胸纹有别于润方言,她们的图式是由两片长方形的线点合一的图式构成,从脖子底下一直画到乳上。胸前的角度线纹成五道,位于颈之两旁,经锁骨斜行,于胸前两片长方格重于胸前乳上部。这是美孚方言的特征,与润方言的胸纹迥异。
       腿纹:
       从膝盖以下,以曲线条纹连接而下,以三条直线为一组,环腿前后纹饰。这种纹路,在两膝盖处都有一大圆圈散点的纹图。
      小腿腿纹以交叉条纹构成,到脚踝处,有两圈散点组成环形图案,形成斑斓美感。
       在小腿的线条中间,各加两块方形的图案,在方块内又有线条,其空隙处填满点状图式。
        腿中的方式有的两腿各不相同,一边为一块,一边为两块,而且方块的形式有变换,在周边加上各式花边。
        腿纹画上蛙型图案。
        脚掌上刻上点状花纹。
        在斜纹线条中,又添上各块图案,脚踝处又画多层的方型线条。
        有的两腿纹路简洁,两边有条状线纹,中间画两小块花纹。
        腿纹极其复杂,这些因人而异的图案,可以窥见,在民族文化传统中,每一位文身者都发挥她们在一定历史条件下的想像力,民间的艺术天才展现在人体之中。
       手纹:
       比较简单,有的是刻上两层角线直纹,有的在直纹上刻上自己的名字,有的在手背上刻上方块的图案,方块图内以散点构成。
        美孚方言的花纹要素有直线、斜线、曲线、散点四类。
        3.3哈方言的纹式:
        文面:
        哈方言的纹式是由眼尾到口角斜线纹为主。下颔一般有半圆形环纹。面纹一般是一个村一个图案,一个宗族一个图案,与别的地方不同。看到图案就知道是哪里人。
手纹:
       哈方言的手纹纹理简单,多为圈点组成。以横线分肘为若干段,间绘一行行(一至四行)点、圈,双圈和圈中点等花。或大小相同,或大小相杂,各自别出心裁。最少分二间,最多分九间,左右手不同。手纹表示他们和美孚方言是不同的支族。
       手镯纹也是哈方言常见的纹式。左右手可与杞方言不同,多为锯凿纹加小点式样。
       腿纹
        哈方言的腿纹,纹绘较手纹复杂,有的在两腿踝骨上二寸许处,画距离相隔寸许横线两条,线甚粗,合之似一绷带。有的在两腿的踝上绘横线四条,中以小直线分隔,如砖墙形状。有的在三条横线之内,画上一个个小圆圈。有的在两条横线中间,画成尖角相对的三角形图形等等。
       3.4杞方言的纹式:
       杞方言的纹式比较简单,多以两条并排线条,由鬓发到嘴边,然后从口角到下颚。有的颧纹为斜曲线五条,最上条起顳颥经两眼外角,止于鼻翼之上侧;第二线亦起于顳颥而止鼻翼之两旁;第三线起于耳之上部,止于口之两角;第四线起于耳之中部,绕过口之下唇,两方连接;第五线起于耳垂下端,斜行至颏之中部,则转向直下,延至颈部。五线之间,各有等宽之距离。有的全面为弧线,以颏为中心,画左右线合抱之,愈画愈上,面为之满,每边各九条。有的两颧各有曲线五条,最上第一条起于鼻之中部两侧,经眼下、颧上、耳边、颏边而至颈项以后;第二在第一线之内;第四线在第三线之内,第五线在第四线之内,惟起点处则自鼻翼降至口角之上,又第五线不下行,至颈项而绕下颔左右,联成一线,颏纹紧接下颔线,由二交叉线又一底线,形成两个完整之三角形,及两个不完整之三角形,每个三角形内,均有一点,此四个三角形之外,则围有虚线,以完成全文。
       现在能见到的,一般脸上仅有两条斜纹,耳根边有两条直纹,下颔有四条横纹,中间贯串一条直纹。杞方言的纹路比其他方言较为简单。
        历经几千年而不断地延续下来的文身,是黎族一笔极其宝贵的文化遗产。文身是黎族历史上氏族的凝聚符号,特别是与外族人发生战争时,文身、服饰就是“自己人”的最鲜明的标志。文身也是图腾崇拜的象征,成人的符号。刻在身上这些不同纹素构成的图案中,包含着各种对生命的祈求,对幸福的盼望,对灾难的回避,对青春美丽的显示等内容,是黎族生命的综合体。
       文身是黎族历史上最壮观的文化现象;但随着时代的发展,黎族文身必将完全消失。

                                     来源:海南民宗网                 时间:2006-11-11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历史专业毕业,中文函授本科学历。曾先后在中学、公安分局、派出所工作,现于海南省陵水县驻村工作。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