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黎陶技艺:天涯的千年跫音》看过吗?

2013-05-28 04:00:30 本文行家:董亚岭

黎族原始制陶技艺主要分布在三亚市天涯镇黑土村委会,黑土村委会是一个纯黎族的行政村,辖布曲、布带、道德三个自然村,而三个自然村中,又以布曲村所烧制的黎陶更为品质优良,通过椰壳烧制,外表还会浮现水墨画青烟般的色彩,成为黎陶较为突出的特点,那里至今仍持续着原始的制陶,目前仍有家庭生产,一脉传承着历史悠久的传统技艺。

80岁的符日兰在制陶80岁的符日兰在制陶

                        黎陶技艺:天涯的千年跫音

        核心提示

       它们在苍茫的大山与时间的洗礼中,历经沧桑,记录了一代又一代黎族人民的生活变迁,一纹一路都书写着黎族人民的勤劳与智慧。那朴实的泥土,平添了它们的深邃神秘,显出一股厚重和粗犷。

       它们就是黎陶,是泥、水、火相互交融的时间瑰宝。

       黎族原始制陶技艺主要分布在三亚市天涯镇黑土村委会,黑土村委会是一个纯黎族的行政村,辖布曲、布带、道德三个自然村,而三个自然村中,又以布曲村所烧制的黎陶更为品质优良,通过椰壳烧制,外表还会浮现水墨画青烟般的色彩,成为黎陶较为突出的特点,那里至今仍持续着原始的制陶,目前仍有家庭生产,一脉传承着历史悠久的传统技艺。

初具形态的泥陶初具形态的泥陶

         制陶传女不传男

        人们都知道天涯海角的去处,却对天涯海角近旁青龙山脚下的布曲村鲜有听闻。沿着一条不起眼的小路往里走,时光仿佛倒退,在路口时还能听见背后天涯海角游客的嬉笑声,一转身,又是一片天地,路两旁是青翠葱郁的树木,鸟声婉转却更显宁静,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和脚步声,草丛中时而会有小动物受惊逃跑的窸窣声。

       走上一小段路,你会看到简单而充满神秘色彩的黎族茅草屋,黎陶传习所和展示馆的墙壁皆用椰子叶、成毛竹、山竹等编织成围笆建成,屋顶以茅草覆盖,竭力保存了村落的原生态。展馆内,琳琅满目的各式黎陶沿房屋成环形分层次立体摆放,展出的有釜、陶缸、陶锅、陶炉、蒸饭锅、陶盆、陶碟、陶壶、煲、陶盘、陶瓢、陶坛等近20多种300件村民们自制的陶器。陶器上精雕细琢着龙飞凤舞的图案,轻敲还会发出悦耳的声音。

       在黎陶传习所内,身着美丽黎锦的黎族妇女们正专心的捏制黎陶,身边只有贝壳、竹片、泥土,却化腐朽为神奇般的制作出了一件件精美实用的陶器。为什么都是女人在制作泥陶,对此村里的老人给出了说法,黎族制陶技艺“传女不传男”。

       村民符日凤是黎陶技艺市级传承人之一,她进一步对为什么“传女不传男”给出了解释,男人适合干粗活,而制陶这种细致活只适合女人来做,男人做的陶器往往会失败,久而久之,变成了一种古老的传说,不仅是制陶技术不传男,而且在整个过程中,男人都不得靠近观看,会给制陶带来不吉利。“烧陶的时候,男人靠近就会破陶。”这种说法在村里广为流传,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制陶成为了黎族女人的专属技艺。

       记者在传习所内见到一口大陶缸,用塑料布遮盖着,揭开来看,满满的一缸泥巴。为什么泥巴还要“腌制”呢?符日凤说这是将已经筛选好的泥土阴放几天,以便于增加泥土的粘性。在此之前还要经过采土、晒土、碎土、筛土、和水揉泥、槌打等工序。

       妇女们从青龙山坡上挖取黏土、积层高岭土和细沙,运回家倒出,用木板子耙开,将泥土晾晒于太阳之下。稍干后,妇女们便把土放在独木臼里,不断地有节奏地舂打,节奏和力度都要把握好,轻轻的“咚咚”声透出女人们细致的手艺活。

       泥土粉碎后,倒在米筛里多次筛取泥粉,之后将两种泥粉和细沙按一定比例掺和成三合黏泥粉,再用水与三合黏泥粉按一定的比例掺和,反复揉搓成泥团。最后将泥团放在木凳上再用木棍槌打,阴放几天,让陶泥变性成熟,以增加它的粘性,这道工序是制陶工艺的关键。“粘土做的好不好,直接影响到后面的工序,所以要格外用心。”符日凤告诉记者。

       “我家正在制陶,男人不准进来。”

       今年已经80岁的符日兰,是黎族原始制陶技艺省级传承人之一,传习所建成后,每天她都在里面忙碌着制陶,为村里妇人们一遍遍的演示制作过程。记者也有幸观看了符日兰的带领大家做土陶的过程。

       制陶之前,按照黎族传统风俗,符日兰在传习所周围挂了一些有刺的树叶,示意为:我家正在制陶,男人不准进来。符日兰年龄虽大,但腿脚十分灵活,只见她十分轻巧地围绕着制陶工具、泥团等物起舞“驱鬼”,用外人听不懂的当地话念念有词,大意是祈祷神灵保佑制陶成功。

       祈祷仪式结束后,符日兰像揉面团一样,将原备的泥团反复揉搓,并用手掌反复拍打,使其完全均匀。紧接着在铺有塑料纸的木板上把部分泥团打成圆形的泥饼状,从侧面看,泥饼的厚度十分均匀,符日兰一边做,村里年轻妇女一边将她的话翻译成普通话,“泥饼是用来作为陶器的底层,表面要平整,厚度要一致。”

       在她的旁边,不太熟练的黎族妇女还会把泥饼再移到一个倒扣的粗孔竹筛上,用尖竹刮刀,切割出圆饼状器底,把边角料去掉。泥饼做成后,符日兰接着把部分泥团搓成所需的大小长短规格的泥条,将第一根泥条盘绕在圆形的泥饼四周,筑成泥坯,沿边用手捏牢,然后用小木板刮泥条接缝,抹平外壁,继而再搓第二根泥条置于上面,最后继续将泥条重复盘绕、捏牢、抹平,这就是传说中的“泥条盘筑法”了。叠加泥条至五层后,一个小陶锅初具形态,符日兰围绕着放木板的凳子转动,反复用水喷洒陶胚,并用贝壳和手反复抹平陶胚的内外壁,让陶胚成型且里外平滑。

       最后,符日兰用竹片切割陶胚口,使其平整,沿陶胚口再加上一根泥条做为装饰,用大片的贝壳刮平抛光,如此,所制陶器土坯就基本完成了。

       “鬼呀,离去吧,我们要篝火烧陶了。”

       当天所制作的陶器,并不能立刻送去烧制,而是要搁在一旁,等6至8天彻底晾干,多积累一些做好的陶器,择日才能烧制。

       烧制陶器前,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妇女们将提前捡取的椰子壳、稻草、干牛粪和软木柴堆放在露天广场,再把椰子壳塞满陶坯里,将椰子壳、干牛粪和软木柴从里到外依次一层层堆放在陶坯周围,最后将干稻草厚厚的把陶坯包紧盖严。

       做好准备工作后,符日兰在火堆上放上一个烧好的陶器作引子,口里念念有词,这是希望待烧的陶器能像这个陶器一样在烧的过程中完好无损。每次可烧陶器一件或若干件。

       紧接着,除提醒男人不要靠近外,依旧是祈祷和驱鬼仪式。黎族妇女们开始虔诚地围绕陶坯、烧料边歌边舞,符日兰念动驱鬼咒语,意为“鬼呀,我们又烧陶了,不要来这里,赶快离开,去吧,去啊。”说完摆一个驱鬼的姿势,大家集体大喊一声祈祷神灵保佑制陶成功。

       点燃烧料后,当椰子壳烧到三分之二时,大家又继续往陶器里不断地添加椰子壳,稻草、干牛粪等烧料,保持火力,大约烧了4个小时以后,陶器上形成了厚厚的灰烬,这时火渐渐由表入里,并持续小火状态,“这样能使陶器的孔隙度降低,结构更为紧密,陶器更坚实、光滑。”符日兰告诉记者,待热度散去后就可取出,没有破损的陶器就算制作成功。

成形的陶器成形的陶器

        “传习所落成,年轻人也开始感兴趣。”

       随着时代的变化,社会的进步与经济的发展,瓷器、玻璃器、金属器、塑料器等替代陶器进入日常生活,村民生活也大大改善,黎陶再也不是赖以生存的技艺,带着鲜明民族特色的黎族原始制陶术在上世纪末退出了生活的舞台,掌握黎族制陶技艺的人逐年减少。

     见证黎陶代代传承的老辈们,看着村里的女孩子不再热衷制作黎陶,担忧之余默默地坚守着。尽管几乎不用了,但46岁的村长董福生家里至今还保留了许多当年用过的黎陶,“这个是煮粥的,这个是熬汤的,这个用来做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锅,以前每新出生一个孩子,家里的大人就会为他制一口锅。”

     苦苦收藏苦苦支撑多年,三亚天涯镇黑土村黎族制陶技艺,今年终于看到了曙光。经过多年的筹备和建设,2012年11月份,三亚市省级非遗项目黎族原始制陶技艺展示馆、黎族原始制陶技艺传习所在布曲村正式揭牌投入使用,这使得黎陶有了更加规范有效的保护、收藏和展示,黎族制陶技艺的传习也得到了专业力量的支持。黑土村黎族原始制陶技艺省级传承人符日兰,市级传承人黄凤莲、符日凤、胡其梅,在这里也能将黎族原始制陶技艺更好地发扬光大。

     相关链接

     从远古走来的黎族制陶技艺

     黎陶采用贝壳、竹签、棉线、泥土等原生态的制作工具和材料,最传统的泥片贴筑法、泥条盘筑法、快轮拉坯法等制坯方法,椰壳等具有海南独特的烧陶原料,以及烧制后所呈现出的水墨画般梦幻的黎陶色彩,这些都造就了黎陶成为黎族民间具有代表性的艺术。2009年,三亚市黎族原始制陶技艺纳入海南省第一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

    黎族制陶开始的确切年代,没有非常精确的记载,但从三亚市天涯镇黑土村目前尚存的原始手工制陶技艺来看,大约开始于新石器时代。最早记载黎族制陶的文献,见于宋代赵汝适《诸番记》卷下:“以土为釜,瓠匏为器……土釜至今用之,瓠飘间以水。”元代马瑞临《文献通考》也记载:“陶土为器,器用瓠飘。”清代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亦记黎人:“缌绠绩木皮木布,陶土为釜。”

    20世纪50年代以来,中央和广东省、海南省有关部门曾多次组织专家学者在海南岛进行民族社会历史调查和文物考古工作。特别是1954、1957、1983、1992~1993年的四次大规模考古发掘,在三亚市等14个市县发现了丰富的陶器陶片,这些陶器陶片分夹砂粗陶和泥质细陶,按产生年代分5类。第一类属距今三、四千年或更早些的新石器时代;第二类属新石器时代晚期;第三类为周秦时期;第四类是汉代;第五类为东汉至南朝时期。三亚市出土的分别属于第二类即新石器时代晚期和第四类即汉代,此外还有宋、元时期的陶器、陶片。它们分布在崖城、梅山、天涯、凤凰、田独、藤桥等地区的14个新石器时代遗址,其中崖城境内遗址7个。这些遗址上有夹砂粗红陶、褐陶、灰陶等陶片、陶器。1983年,三亚市文物普查队在天涯海角游览区海边挖掘一个唐代的六耳焦叶纹陶罐,并在民间征集到明、清时期的多件陶器,现收藏在三亚市博物馆。

               来源:三亚晨报       文/记者 李萌        图/记者 翁叶俊       时间:2013-01-13

参考资料:
[1] 黎陶技艺:天涯的千年跫音 http://www.sycb.com.cn/三亚晨报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