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想了解黎族语言文字吗?

2013-05-27 00:11:43 本文行家:董亚岭

黎族有本民族的语言。黎语属汉藏语系壮侗语族的黎语支。共和国成立后,按照《宪法》关于“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的规定试行创制黎族文字。1957年7月,海南自治州民族语文学校办成开课,共招收2个黎文师资培训班,学员100名。1958年下半年至年底,海南自治州人民委员会被合并到海口与海南行政公署合署办公,海南黎族苗族语文研究指导委员会和民族语文学校也被迫解散。黎文的推广使用工作中止。

5

                                黎族语言文字

      黎族有本民族的语言。除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东部和北部一些边缘地区使用黎汉双语,白沙黎族自治县西北部靠近儋县的部分地区、万宁县、儋县、屯昌县等地的少数黎人使用汉语外,其他地区的黎族均使用黎语作为日常交际工具,多数的黎族人还兼通当地汉语(属汉语闽南方言)和普通话。

        一、黎语方言及土语的分布
        黎语属汉藏语系壮侗语族的黎语支。研究黎族语言的学者根据黎语的特点,把黎语分为五大方言:哈、杞、润、美孚、赛。其中一些方言内又分若干个土语,每个土语往往与其内部自称或峒(黎族传统的社会组织)有关。据1957年调查,黎语五大方言的人口所占当年黎族总人口的比例为:哈方言占58%,杞方言占24%,润方言占6%,美孚方言占4%,赛方言占7%。
        (一)哈方言
        原来习惯作“侾”(ha3),古书上又叫“霞、遐、夏”。哈方言是黎族人口最多,分布最广的一个方言,主要分布在海南岛南部及西南部,集中在乐东黎族自治县、三亚市、东方黎族自治县3个市、县。另外,白沙黎族自治县、昌江黎族自治县、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陵水黎族自治县的部分地区也有分布。哈方言的主要特点:有3个舒声调,3个促声调,元音都分长短。其内部有罗活、哈炎、抱显3个土语。
        1.罗活土语:“罗活”黎语称lau2hu:t7。使用它的人口主要分布在乐东黎族自治县、东方黎族自治县沿昌化江下游两岸。
        2.哈炎土语:“哈炎”是黎语ha3 ?e:m2的音译,“哈炎”人说否定词“不”、“没”、“未”等时称?e:m2,故名。使用这种土语的人口主要分布在五指山地区的边缘地带,在“哈”当中人口最多,分布最广。
        3.抱显土语:“抱显”(bou3hi:n3)是峒名。其土语人口主要分布在三亚市到乐东黎族自治县的宁远河流域一带,主要特点是:它把其他方言土语偶数调的b、d、g声母,一律读为m、n、ɡ
        (二)杞方言
        “杞”原作“歧”,自称gei4或hei4。杞方言有6个舒声调,3~4个促声调,元音都分长短。它分通什土语、保城土语、堑对土语,使用的人口仅次于哈方言,集中在海南岛中部的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通什市3个市、县。
        1.通什土语:“通什”是地名,黎语称fe:ɡ1ta2(一片田),又称tshoɡ3 tsha:n1(冲山)。通什土语人口主要分布在通什市和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的西部,占杞方言人口的70%。
        2.保城土语:“保城”是地名。保城土语人口主要分布在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东部及县城附近。
        3.堑对土语:“堑对”是地名。堑对土语主要分布在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东部和南部。
        (三)润方言
        “润”又称“本地”,这是汉族对他们的称呼,内部自称ai1(赛)。乐东黎族自治县罗活土语的人称他们为hjw:n1(尊),通什土语的人称他们为zw:n1(润)。润方言有5~6个舒声调,2个促声调,元音只有a分长短,其余元音长短对立现象消失。润方言分白沙、元门2个土语。
        1.白沙土语:“白沙”是峒名。白沙土语人口主要分布在白沙黎族自治县的中部和南部,占润方言人口的81%以上。
        2.元门土语:“元门”是峒名。元门土语分布在白沙黎族自治县的东南部。
        (四)美孚方言
       “美孚”自称ai1(赛),哈方言的人习惯称之为mo:i1fau1(美孚),他们也接受了“美孚”这一称呼。美孚方言人口集中分布在昌化江下游两岸,人口少,居住集中,故无土语之分。其主要特点是:有3个舒声调,只有1个促声调。其他方言中的-n、-t韵尾,大部分变为-g、-k尾。
        (五)赛方言
        赛方言又称“加茂方言”,“加茂”是地名,黎语称kω2vou1。赛方言的人自称ai1(赛),年轻人则变读为thai4(台)。赛方言无土语分别,人口主要分布在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加茂镇和陵水黎族自治县的部分地区。其主要特点是:有5个舒声调,3个促声调,与哈、杞、润、美孚等方言对应不整齐,高元音i、u、ω带韵母时有长、短、带过渡音3套。

       二、黎语词汇
       黎语的词汇,单音节的词比多音节的词略多一些,基本词汇中单音节词要占绝大多数。黎语各方言、土语词汇有很大的一致性,常用的基本词汇有很多是一致的。1956年,欧阳觉亚、郑贻青在黎族居住地10个调查点进行了黎语调查研究工作,所著的《黎语调查研究》一书附录了黎语1630个常用词。在10个调查点的方言、土语中,全部相同的词汇有422个,占总数的25.9%,9个调查点(赛方言除外)全部相同的有744个,占总数的45.6%。从词的类别看,各地相同的词绝大部分都属于常用的基本词。在全部相同的422个词当中,名词最多,有215个,占50.9%,动词有118个,占28%,形容词有44个,占10.4%,代词、数词、量词、副词等45个,占10.7%。
        黎语词汇有以下一些特点:一是有一套独特的数词。黎语各方言、土语除了“万”这个词一律借用汉语外,“一”至“千”都有本民族的数词(杞、赛两个方言的“千”借用了汉语海南方言)。二是有几个特殊的否定词。如gwai2 (不是)、weɡ3na:i3(没有)、ai3(不肯)、ka2(不能)、ωm3(不懂、不理解)、po:i1(不会)、paω3(不知道)。这些否定动词无论在汉语或其他同语族语言里,一般都用否定副词加动词表示,黎语只用一个单词表示复合的概念。三是亲属称谓除了全部是本民族词这个特点外,有些长辈称呼晚辈的词,往往因说话人的性别不同而异。如“孙子”和“孙女”,祖父都叫 ω:k7 fou3,祖母都叫ω:k7zaω3;“外孙”和“外孙女”,外祖父都叫ω:k7 tsha3,外祖母则叫ω:k7 na3;“侄子”和“侄女”,伯父都叫ω:k7 tai3,伯母叫ω:k7i:n1,叔父叫ω:k7 fo:i2,婶母叫ω:k7mei1;“外甥”和“外甥女”,大舅父都叫ω:k7 tai3,大舅母都叫ω:k7ɡi:n1,小舅父都叫ω:k7 naω3,小舅母都叫ω:k7 mei1。
       黎语的词汇中有一些早期的汉语借词,这些汉语借词是经过古代各个时期先后渗入到黎语中的,已成为黎语基本词汇的一部分。有关天地、方位等基本词,如地、海、沙子、东、南、西、北等,黎语中都有自己的说法,黎语中的亲属称谓如叔叔、婶母、姑姑、哥哥、姐姐、嫂嫂、姐夫等,全部保留本民族词。
       (一)黎语构词方式
       黎语词汇按其音节的多少可分为单音节词和多音节词,从词的意义和结构上看,可分为单纯词和合成词。单纯词有单音节的,也有多音节的。合成词从它的各个词素所表示的意义之间的相互关系可分为修饰式、联合式、支配式、补充式和附加式等5种不同的结构形式。
        (二)黎语中的汉语借词
       历史上,黎语各方言各自吸收不同的汉语借词,这些汉语借词在黎语中占有一定的比例,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有时会使用这些汉语借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通过电影、广播和汉语文的普及等途径,大量的汉语新词、术语被黎族干部、知识分子吸收到口语中来,以这些黎族干部、知识分子为媒介,吸收进来的汉语新词、术语逐渐为广大黎族群众所熟悉和使用。
        从数量上看,汉语借词绝大部分是民主革命开始以来从汉语吸收进来的有关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新词、术语。一般情况下,日常生活交谈中使用汉语借词较少,而在开会、政治学习、广播等方面使用汉语借词就很多。据粗略估计,日常生活中一般的交往谈话以及讲故事时,汉语借词出现的频率大约为4%~5%左右。
        黎语中的汉语借词有早期汉语借词(老借词)和近期汉语借词(新借词)两类。老借词语音一般近似中古语音系统,即借词的调类与汉语的调类一致,有双唇鼻音和塞音韵尾等等。新借词语音近似西南官话,其声调调值一般与当地汉语相近似,没有双唇鼻音和塞音韵尾等等。黎语的新老汉语借词没有明显的语音差别,因为黎语词汇中的早期汉语借词(老借词)数量少。这些早期汉语借词的黎语读法与现代海南话的读法不同,黎语读音与现代海南方言读音相同或相近的一般是新借词。

       三、黎族文字的创制及推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黎族没有本民族的文字。自唐宋以来,封建王朝的贬官谪士在海南岛兴教传播汉文化,黎族人民不断地接触汉文字,使用汉文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根据我国宪法的要求,于1957年1月创制了以拉丁字母为主的黎族文字,并试行推广。1958年下半年,黎文的推广工作被停止,黎文无法推广和使用。但是,有关黎语黎文的各种书籍仍然不断出版,如1979年10月,欧阳觉亚和郑贻青出版了《黎语简史》一书,1983年12月他们又出版了《黎语调查研究》。
       (一)历史上的文字
       历史上,黎族有无文字,史记、史籍中没有明文记载。清·屈大均《广东新语》记载:“黎妇女皆执漆扁担,上写黎歌数行,字如虫书,不可识。”只是,这些写在“漆扁担”上的“虫书”字迹、字体如何,今人无法得知,也无实物来考究。
        历史上黎族虽然没有文字,但黎族人民在长年的生产生活中不断积累和总结经验,创造出各种文字符号,在社会上广为流传。最普遍的是结绳记事、刻木记事、实物记数、契约和各种插星符号。虽然这些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字,但它是黎族社会中普遍流传的约定俗成的东西,具有原始的民族文字的意义。黎族人们用结绳来记劳动收成,每收获一件东西,就要在草绳上打一个结,以便记忆,多少草结便知是多少东西;记载牲口数目时,往往采用小石子来记数。用一个小藤箩专门放置小石头,有多少头牛或猪,就放多少块石子。如果新添了一头小牛或小猪,就往小藤箩里放一块小石子,死去一头就从藤箩中取出一块石子,这样就能够记住有多少牛或猪。
       刻木记事是黎族人民智慧的结晶,在没有文字的情况下,黎族的刻木记事是全社会公认的文字符号。最初人们利用刻木来记载年代和劳动收成,后来这种方法多用于买卖、典当和借贷方面。它主要的表现形式是:刻箭(在箭支上刻纹痕来记事)、刻竹木记事(包括各种竹木刻契约)。刻竹木的方法是在竹片或木片上用刀刻出表示记数的纹痕,每一种纹痕代表一定的意义或数目,然后由公证人从中间破开,双方各执一块,在双方履行完各种债务时由债权人收回焚烧以示销账。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黎族人习惯在竹子上(带有竹节的圆竹)刻各种纹痕来记典当、借贷中的数目,一般称为“押”或“契竹”。它主要有三种:“指长押”(用一根中指长度的小圆竹刻纹)、“掌长押”(用从中指端至腕跟长度的小圆竹刻纹)、“肘长押”(用从中指端至肘跟长度的小圆竹刻纹)。
       黎族社会约定俗成的规定是:凡契值在30元(光洋,下同)以下的,用“指长押”,每刻纹代表1元;契值在40元至100元的,用“掌长押”,每刻纹代表5元;百元以上的用“肘长押”,每刻纹代表10元。“肘长押”的契值巨大,在当时的黎族社会中很少用到。“指长押”又分为三种:契值在10元以下的,用中指之中节长度的小圆竹来刻纹,一横纹代表1元,1/2长度的横纹代表05元;契值在10~20元的,用从中指指端至中节长度的小圆竹来刻纹,一横纹代表1元;契值在20~30元的,用中指长度的小圆竹来刻纹,一横纹代表1元。因此,黎族人借贷(欠债)的多少不是用数目表示,而是习惯用长度(手的长度)来表示。如某人欠了一指节长的债,表示他欠债数目为10元或10元以内;欠一根手指长的债,表示他欠债数目为30元;欠一个手掌长的债,表示他欠债数目在40~100元。黎族社会中的各种借贷、典当、买卖等都会用到牛只,在竹契中有特定的纹痕表示,它往往用较粗黑的横纹表示,一条粗黑横纹代表1头牛,粗黑的横纹之下用“”符号隔开,之下是表示数值的细横纹;或者用间距较疏的口纹(用刀刻成的凹口纹痕)表示,一口纹代表1头牛,口纹之下用“”符号隔开。在“肘长押”竹契中,习惯用口纹表示数值,一口纹代表10元,但表示数值的口纹距离很近,与表示牛只的口纹区别明显。
       在哈方言、美孚方言的黎族社会中,数的概念发展很快,语言中有个、十、百、千的概念。五指山地区杞方言黎族,语言中只有1~100的数的概念,因此竹契上刻纹的样式少。哈方言等黎族竹契上的刻纹有千、百、十、个、半的表示纹样。用“”表示千,用“”表示百,用“”表示十,用“∣”表示个,用“—”表示半个(如图1-3-1)。

      黎族的各种插星(包括“禁星”)最具有社会约束力,它也是一种文字符号。人们在野外相中一块地,就会在此地打上一个草结,表示已有主人;相中一棵树木,就在树上砍出“”记号。有了这些符号,其他人就不会再去占用了。在日常生活中,哪家的牛、猪、鸡等去破坏人家的农作物,主人会把这些受破坏的农作物用草打成草结,挂在路边或是村边,告诫人们不要再让家畜出来破坏农作物。在水稻种植当中,为了不让别人从自己的田中引水,主人会在田埂上打一个草结以示告诫。一般情况下,黎族人都不会违反这些约定。1949年以前,黎族峒(黎族社会传统的政治组织)与峒之间经常发生战争(械斗)。战争之前,一方会送给对方猪颈或“鸡毛信”(用一条细小的白藤打1个大圆圈3个小圆圈,并插上1支鸡毛)作为“战争通牒”,表示要索取指定数量的罚款,如果对方不同意交付罚款则退回“鸡毛信”,双方便进入械斗的状态。这些符号具有原始的文字性质。
      (二)黎族文字的创制与推广过程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关于“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的规定,根据黎族人民的意愿和要求,经过多方征求意见,决定试行创制黎族文字。
      1956年夏,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语言调查第一工作队海南分队和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黎族苗族语文研究指导委员会共同对黎族语言进行全面调查。先后对乐东县、保亭县、白沙县、琼中县、崖县、东方县、陵水县等7个县20个点进行调查,全面了解了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各个乡黎语的一般情况。根据黎语语音、词汇和语法特点,将黎语划分为5大方言。由于哈方言使用人口最多,只有3个调值,相对易学易记,决定选择哈方言为基础方言。在哈方言的3个土语中,罗活土语分布面积广,影响也大,而且罗活土语与其他方言的相同率高,因此,选择乐东县抱由镇保定村话(属哈方言罗活土语)的语音为标准音,设计了以拉丁字母为主的拼音文字——《黎文方案》(草案)。1957年2月11日至17日,“黎族语言文字问题科学讨论会”在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首府通什镇(今通什市冲山镇)召开。大会听取了中国科学院少数民族语言调查第一工作队海南分队《关于划分黎语方言和创制黎文的意见》的报告和中国科学院、中央民族学院语言学顾问格·谢尔琴柯教授“关于黎族文字”的报告,还讨论通过了《关于划分黎语方言和创制黎文的意见》和《黎文方案》(草案),并上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事务委员会备案,以尽快获得国务院批准试行推广。
        黎文创制初期,黎族苗族语文研究指导委员会曾制定了宏伟规划——《黎族苗族自治州(1957年—1960年)推行黎文工作规划(草案)》(以下简称《规划》)。《规划》规定:《黎文方案》(草案)将于1957年2月由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人民委员会予以公布,并广泛征求各界意见。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黎族苗族语文指导委员会将在3个月内编成黎文实验教学农民识字课本三册,于1957年4月开始在通什干校与番茅合作社(均在通什镇境)、乐东县保定(今乐东黎族自治县抱由镇保定村)和白沙县牙叉(今白沙黎族自治县牙叉镇)等地进行4个班的试验教学,10月前后将《黎文方案》(草案)教学经验与体会进行总结,会同反复研究后的黎文修正方案报请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委员会转报国务院核批。同时规定,民族语文学校将于1957年7月开学,黎文印刷厂也将在年内完成并投入生产。黎文推行和扫盲费由中央、省、行署和自治州同意在整个自治州经费内从1958年起拨发三年费用共300多万元。争取在第二个五年计划的头三年内(1958年—1960年)基本完成黎族青、壮年的扫盲工作,使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广大黎族人民能初步做到语言相通、多数识字,机关学校普遍使用黎语和黎文。
       《规划》还规定了黎文推行的对象和负责推行的机构。凡年龄在15岁以上,50岁以下的黎族青、壮年文盲(当年全自治州内约有16万人左右),各级黎族学校内的教员、学生和各级机关内的干部,都应该学习黎文。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人民委员会下设推行黎文办公室,负责全自治州推行黎文的具体领导工作。办公室设主任1人、副主任2人、干事若干人,主办宣传、训干、辅导、编审、出版等工作。所有州内一切有关推行黎文机构,均受推行黎文办公室的领导。全州各县还成立推行黎文委员会,负责领导该地区的黎文推行工作。各县的推行黎文委员会以各县县长为主任,在民族语文学校学习过的专职县级干部为副主任,吸收教育、文化、宣传、青年团、妇联等有关部门负责人为委员。各县以文教部门为基础,由推行黎文办公室派人协助,负责本地区的推行黎文具体工作。各县成立推行黎文督导小组,由区长、区文教干部和派至区内推行黎文的人员组成,负责督促、检查、指导该区各乡的推行黎文工作。各乡(镇)成立黎文推行委员会及若干个业余文化学校,乡推行委员会以乡长为主任,业余文化学校中心校长为副主任,基层推行教员(在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训练过的)由有关方面人员(乡党支部宣传委员、乡青年团、乡妇联、乡人委文教委员、合作社驻社专职干部)组成,负责领导全乡(镇)的黎文推行工作。区以上各机关和小学以上的黎族学校成立黎文学委和学习小组,领导该机关和学校的员工学习黎文。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设民族语文学校负责训练全州专职推行教师和掌握推行的干部,并分别轮训州内黎族各级学校语文教师和区以上各机关主办公文的干部,培养中师和高师及各种专门人才。全自治州所属各县设立黎文班,负责训练县属各乡(镇)基层推行教员和业余文化学校中心校长。
      《规划》规定,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推行黎文办公室和黎族苗族语文研究指导委员会设专职工作人员35人,全自治州设专职推行教师200人,由各县抽调或报考到州民族语文学校学习,按黎族人口每1600人左右配1人的比例调配。全自治州设基层半脱产的推行人员2100人,按黎族人口每150人左右配1人的比例调配到各县训练使用(每乡设业余文化中心校长1人,推行教员若干人)。各县推行黎文委员会办公室和黎文班应结合为一体,合并办公,其学校教员即由州训练的200人分配担任。区以上各机关和小学以上学校的推行人员,统由在职教师经过民族语文学校轮训后担任。
         《规划》制定了推行黎文的具体步骤:1957年2月至1958年夏为“准备阶段”,1958年秋至1960年冬为“全面推行结合扫盲阶段”,1960年后为“巩固提高阶段”。1957年的“准备阶段”包括编写《黎语语法纲要》、《黎语词曲》等各种教材和若干种通俗读物,训练专职推行干部和教师200名,做好民族语文印刷厂基建和设备工作,争取于1957年秋投产。“全面推行结合扫盲阶段”规定,从1958年春起,全自治州各县训练好各乡(镇)业余文化中心校长和半脱产推行教员2100人,将各县15岁以上,50岁以下的黎族中、青壮年文盲在1960年年底基本扫盲完;各县初级小学有计划地运用黎文教学,各县有条件的中心小学一、二年级争取在1958年秋试教黎文,其余初小一、二年级于1959年秋季开始,三、四年级于1960年秋季开始,并从小学四年级起增设汉语文课,州内各师范学校于1958年开始用黎文教学。从1960年1月1日起,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内各级机关、团体、学校一律用黎、苗、汉文挂牌子,并不得迟于1960年秋学习黎文;1960年10月1日起用黎文办理公文;民族语文学校从1959年10月起分期轮训区以上各机关主办公文的干部和中学、师范语文学校教师以及有计划地培养黎文的各种师资;争取于1960年10月开始出版自治州黎文报纸,相应发展各项编译、研究、出版、印刷、广播、戏剧、电影、民间文学等工作。“巩固提高阶段”规定,自1960年以后,黎文推行的重点放在巩固和提高方面,大体做法是在原有扫盲的基础上,逐步将各乡(镇)业余文化学校提高到小班以至中班的文化程度,结合大力开展科学普及工作和文化娱乐活动,相应地继续加强编译、研究、出版等工作。
       黎文的推广工作与黎文教学和黎文教材的编写息息相关。1957年4月,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黎族苗族语文研究指导委员会分别在通什干校、番茅合作社、乐东县保定村和白沙县牙叉镇进行黎文试点教学。番茅合作社培训41名扫盲教师,学员们学习一个月后就达到了学习计划要求,走上了扫盲工作岗位;乐东县抱由镇保定村开办“黎语文民师学习班”,学员22名,采用半天学习半天劳动的方式进行教学,学员们学习一个多月时间,学会了黎文字母,还运用所学黎文记录了部分黎族民间文学,包括民歌、民间故事和谜语等。
      1957年7月,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民族语文学校办成开课,共招收2个黎文师资培训班,学员100名。课程有《黎语语音常识》、《语言学常识》、《黎语语法》和《黎语文讲义》等。经过半年时间的学习,学员们学会了黎文声母、韵母和声调,达到了学习计划规定的“五会”(即会读、会拼、会写、会认、会辨音)的要求,并利用黎语文记录了一大批黎族民间文学。1958年9月、1983年9月和1985年9月,先后在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开办本科黎语班、黎文选修班、黎族语言文学大专班。开设的专业课有《黎语基础》、《黎语讲义(语言部分)》、《黎语讲义(词汇部分)》、《黎语语法》、《黎族文化》、《黎族民间文学概论》和《黎语方音比较》等。
      1957年9月—1958年7月,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黎族苗族语文研究指导委员会和中国科学院少数民族语言调查第一工作队海南分队共同合作,完成了《黎语农民课本》的编写工作,并在此期间铅印了第一、第二、第三册《黎语农民课本》各5万册,满足了学员学习的要求。1958年5月31日,编辑、油印《黎语简明词典》,作为学员学习黎文的工具书。1958年下半年至年底,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人民委员会被合并到海口与海南行政公署合署办公,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黎族苗族语文研究指导委员会和民族语文学校也被迫解散。至此,黎文的推广使用工作中止。

                          来源:海南史志网       原题目:《第三节 语言文字》      时间:2008-09-09

参考资料:
[1] 第三节 语言文字 http://www.hnszw.org.cn/海南史志网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黎族百科”网、“黎族语言文学百科”网主编。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