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看过《黎族教育发展概述》吗?(上)

2013-04-05 14:45:58 本文行家:董亚岭

黎族社会的学校教育最早是从唐代开始的。唐代,中原文化大量传入海南岛,王义方被贬到海南后,积极建校办学,把中原文化传播给黎族人民,开创了黎族文化教育的先河。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黎族教育有了更大更快的发展。

                           黎族教育发展概述(上) 

       黎族社会的学校教育最早是从唐代开始的。唐代,中原文化大量传入海南岛,王义方被贬到海南后,积极建校办学,把中原文化传播给黎族人民,开创了黎族文化教育的先河。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黎族教育有了更大更快的发展。

       (一)传统教育

       黎族没有本民族的文字,生产生活中通过言传身教的教育方法传承各种知识与经验。一般表现为日常生活中父母对子女、兄长对弟妹的以身作则、言传身教。黎族通过口授的方式把历史和社会知识传播开来,通过身教方式传授生产方面的知识与技能。
       
黎族传统教育中知识的传授者是家庭中的父母兄长,还有村中掌握丰富知识的宗教职业者和氏族中的老人。宗教职业者掌握的祈语、祭词中含有丰富的天文、医学、历史、舞蹈等知识;氏族中的老人熟悉本村寨的历史、本氏族的族谱、各种风俗习惯、各类神话传说、民间歌谣、传统乐器  等文学艺术方面的知识。
       
黎族传统教育的途径有家庭教育与社会教育。家庭教育是传统教育的重要场所,教育内容主要是父母教育子女做人的标准、做事的准则、独立生活的能力、社会伦理、习惯等。孩子从小在家庭里,对家长的一言一行,通过观察和模仿,逐渐学到了生产技能、生活经验、谋生手段、礼仪交往等方面的知识。黎族家庭的教育非常注重培养子女的独立性。
       
男孩子在童年时跟随父亲学习持弓箭射猎、捕鼠捉鸟和抓鱼、守山栏技术;到了少年时期,在父亲指导下掌握必要的记数知识和有关历法知识;青年时期,要学会犁耙田、爬树砍山栏、使用火药枪打猎等;到了中年时期,要学习本宗族的宗教仪式,熟悉族谱族规和人情礼节,懂得持家立业。
       
女孩跟随母亲学会做家务,如挑水、煮饭、舂米,还要学会拔秧、插秧、种山栏稻、除草、赶鸟、捻稻(收割稻)等农活,还要专门学习针线、纺织、刺绣等技艺,以及人情礼节、唱山歌、吹箫等。此外,母亲还要教育女孩如何言行举止、为人处事等做人道理。
       
人们还编唱儿歌、童谣、谜语歌或习俗歌启迪孩子们的良知与智慧,提高孩子思维、想象能力,以及明辨是非的能力。在思想道德品质方面,教育孩子主要表现在传统礼节上,培养孩子良好的道德规范和风尚,教育子女为人诚实、待人诚恳、不偷盗、不打架、守信用、平等和善、互相谅解、热情好客等。
       
社会教育指家庭以外的所有传统教育以及各种民间教育。社会教育的对象是整个社会的全体成员。黎族的传统社会教育没有固定的场所,每一次举办的重大集体活动的场所就是社会教育的场所。黎族所有重大的集体活动如“三月三”节、婚礼、祭祀、丧葬等,蕴藏着十分丰富的民族传统文化内涵,是黎族社会的历史、宗教、文学艺术、音乐舞蹈等的集中体现。黎族民间故事、歌谣是社会教育的重要教材。黎族青少年通过这些活动,接受本民族历史文化的熏陶,学到作为一个社会成员必须具备的各种知识,养成良好的与黎族社会价值观一致的思想、品德与素质。
       
黎族宗教教育主要是原始宗教与道教的传授。黎族社会原有的宗教活动主持者“娘母”(拜崩)、“鬼公”(奥雅都)一般都会给男性后辈传授这方面的知识,如各种巫术。“鬼公”一般都熟悉本家族甚至村中各家族的历史,熟记祖先鬼名字,他们之间一代一代地传承着这些知识。道教在黎族地区流传较普遍,几乎遍及农村地区。每个地区或村寨中都有一两名道士,称为道师(大部分地区称为“三伯公”)。这些“三伯公”在日常生活中为村民作法事,驱鬼治病,排扰解难。个别地区的“三伯公”往往在村边建一间道教馆,中、老年爱好者晚上都集中在馆内听道师传教。道师先教念咒语后教动作,最后才可以到道场跟随学习。道师认为学道已成,就为其起道名、发给道印、授以道职,便可从事道教活动。
黎族传统教育就是这样靠家庭中的祖辈父辈、社会中阅历丰富的长者和宗教的传播者的言传身教这种方式,把各种知识传授给下一代的。

      (二)清以前的黎族教育

       海南岛自古被视为“蛮荒之地”。从唐代以后,流放到海南岛的贬官文人,对中原文化在海南岛的传播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唐贞观年间(627—649年),王义方被贬为儋州吉安县丞。吉安县在今昌江黎族自治县境内,为黎族群众聚居地区。据《旧唐书·忠义·王义方传》卷187上载:“吉安,蛮俗荒梗。义方召诸首领,集生徒,亲为讲经,行释奠之礼,清歌吹龠,登降有序,蛮酋大喜。”这是史料上记载的较早招收黎族子弟入学读书的事件,是黎族群众接受汉文化教育的开始。
       
清道光《广东通志》载:“北宋哲宗绍圣间,古革教授琼州,训士不倦,峒蛮多遣子弟受学。”南宋绍兴十七年(1147年),胡铨谪居吉阳军(今三亚市境)八年,在当地教黎族子弟读书。此外,清道光《广东通志》卷298还记载了南宋宝祐四年(1256年),进士蒋科为琼州教授,“秩满,擢儋之宜伦令,抚辑黎峒,教以诗书”。著名文学家苏东坡贬居昌化军(今儋州市中和镇)3年间,曾于“载酒堂”开馆设学,免费为黎族子弟施教,受到黎族群众的拥戴。
       
宋代创建了郡学、社学及新学。明嘉靖《广东通志初稿·循吏》卷11载:南宋淳熙九年(1182年),琼管帅韩壁,“出入阡陌,劳来不倦,期年化成,黎人感慕,愿供田税,尝重修郡学及建知乐亭,朱文公皆为作记”。清道光《琼州府志·艺文志》卷41记载:南宋宁宗庆元元年(1195年),琼州通判刘汉修崇郡学,创建社学,“诸郡皆闻风来游,虽黎僚犷悍,亦知遣子就学,衣裳其介鳞,踵至者十余人”。宋王象之《舆地纪胜》卷124载:“新学,在郡学之左庑,黎人遣子弟入学。”此外,清康熙《琼州府志·学校》卷4载:宋代,海南地区曾建“仁政乡学”。
       
元代的教育政策是“重农劝学”,兴办学校,在黎族地区兴建“寨学”。清道光《琼州府志·宦绩上》卷29载:延祐二年(1315年),拜都为海北海南廉访使司副使,崇重学校;延祐三年(1316年),赵珍来为廉访佥事时,与照磨范椁改创学宫,有政绩;天历(1328-1330年)初,贾焕任廉访使,曾著作《勉学篇》以示士子。《元史·范椁传》卷181记载,延祐(1314—1320年)初,擢任海北海南道廉访司照磨,在任期间,“巡历遐僻,不惮风波瘴疠,所至兴学教民”。清程秉慥纂修的《乐会县志》记载:延祐年间范椁到乐会县,“概然以黉宫未建为忧,捐俸委黎兵千夫长王有益督建文庙,学校之兴,自此之始”。这是史志上见到的有文字记载的黎族人亲自督建的学校。明嘉靖《广东通志》载:至元年间(1264—1294年),“从省慕乌古孙泽议,立寨学训谕诸峒,奏置屯田府,立定安、会同二县,万全一寨。”这是元朝直接在黎峒建立“寨学”,招收黎族子弟,教育黎族子弟。
       
明朝非常重视发展教育。海南岛各县纷纷建立社学,即由地方政府设立的乡村小学,清道光《琼州府志·建置·书院》卷7下记载,成化年间(1465—1487年)琼州府有179间社学。据《明史·选举志一》卷69载:“自洪武八年,延师以教民间子弟,兼读《御制大诰》及本朝律令。正统时,许补儒学生员。弘治十七年,令各府、州、县建立社学,选择明师,民间幼童十五以下者送入读书。”明太祖洪武七年(1374年),还相继建立社学24所,其中崖州16所,感恩县3所,昌化县3所,陵水县2所。清道光《广东通志·宦绩录二十三》卷253记载:嘉靖(1522—1566年)初,萧宏鲁知儋州,“修社学,招生黎附籍”。明钟芳的《平黎碑记》上记载:嘉靖年间(1522—1566年),蔡经征黎后,“参政张君已建社学,择师训蒙,易巾服,习书仪,化有渐矣”。清道光《琼州府志·官师志二》卷30记载:万历年间(1573—1620年),林如楚以按察副使分巡海南,“立社学,化黎童”。清道光《广东通志·宦绩录二十三》卷253载:“延师专训黎童,并置学田。”清道光《广东通志·宦绩录二十三》卷253载:万历年间(1573—1620年),抚黎通判吴俸“时建设水会所社学,取府学弟子员教黎童习读,黎遂知学”。社师选择通晓经书者担任,课程有《孝经》、《小学》、《大学》、《论语》、《孟子》等。科举考试中,黎族地区先后有钟芳、钟允谦父子(崖县)和廖纪(陵水县)等3人登进士,40人中举。在汉文化的影响下,黎族教育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清王朝对黎族地区的教育比较重视。清朝时期在海南民族地区设立的教学机构增加了许多,且具有一定的规模。《清史稿·选举志一》卷106载:各省府州、县多设立义学,“教寒生童,或苗、蛮、黎、瑶子弟秀异者”。《钦定学政全书》卷64载,雍正十三年(1735年)议准,“粤东凡有黎、瑶之州县,悉照连州,一体多设官学,饬令管理厅员督同州县,于内地生员内,选择品行端方,通晓言语者为师”。《清史稿·庆复传》卷297载:乾隆五年(1740年),庆复为两广总督,上疏说“琼州四面环海,中有五指山,黎人所居,请设义学,俾子弟就学应试,别编‘黎’字,州县额取一名”。
       
海南地方官员采取一些发展海南及民族地区教育的措施。清道光《广东通志·宦绩录三十》卷260载:顺治年间(1644—1661年),张凤征知陵水县,“抚定流移,兴复学校,政教大行,三十九峒闻风向化 ”。清道光《琼州府志·宦绩·姜焯传》卷31载:姜焯就任感恩县县令时,“邑故荒陋,以振兴文教为己任,创义学,士类蒸起”。清代后期,黎族地区的学校与黎民子弟入学均有所增加。清同治年间(1862—1874年),冯子材受钦命督办全琼军务,制定《抚黎章程十二条》,其中一条提到,每数村仿内地设一义学。延师塾师,学习汉语汉文,宣讲圣谕广训。并且在开科取士和黎族子弟到州府赴试时,卷皮上书“民童”,关照录取。冯子材在保亭县境内的道突村办小学,保亭县附近的黎族儿童大多进此校读书识字。冯子材还在太平峒(今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吊罗山乡)、水满峒(今通什市五指山乡)等地设义学馆,俗称“冯公学馆”,延师教育黎族子弟。清胡传《游历琼州黎峒行程日记》记载,光绪时(1875—1908年),“崖州黎村每有学堂,有塾师课孩子读书”。又据民国《儋县志·艺文志》卷11载:“近边熟黎,耳濡目染,渐慕华风。其黎酋有遣子出外就学者,有延师课读者,其富人有欲擒例以求顶戴者。
       
清光绪年间(1875—1908年),全海南岛普遍建立书院。书院是由地方官员或有功名的读书人创办的私立学校。书院教授八股文、经学、史学以及诗歌文学。海南民族地区先后建立了崖州珠崖书院(鳌山书院)、龙山书院、德化书院、昌化双溪书院、感恩九龙书院和陵水顺湖书院。崖州鳌山书院于乾隆二十年(1681年)建立,知州宋锦改为珠崖书院,并捐银二百两,或立义学,请教师授课,道光八年(1828年)齐元发改名为鳌山书院,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将书院改名为高等小学堂;龙山书院在今乐东黎族自治县永宁乡,光绪十四年(1888年)建,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改为永宁小学堂,教育黎族子弟;德化书院在德化驿(今乐东黎族自治县乐罗镇),咸丰六年(1856年)修建,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改为乐育小学堂。

       
海南民族地区也办起蒙学,梁定鼎主编的《琼中县志》载: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在岭门有蒙馆1所,蒙师3人,蒙生70余人,课程有修身、字课、读经、史学、舆地、算学、体操等。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两广总督岑春煊曾为黎人特设学额2名,取录生员2人,都是陵水县属的黎族人。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废除了科举制度,仿照西方各国的教育形式,各州、县的儒学、书院陆续改为新式学堂。当时崖州、昌化县、陵水县、感恩县等地也逐渐办起学堂,改变旧式书院及学塾教学方式,代之以新的教学内容与教育方法,教学内容增加了数理化、生物、地理、自然、体育、音乐等课程。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崖州知州冯如衡利用旧的练兵馆改建崖州时雍小学堂,主要用于教育黎族儿童。学堂建立以后,冯如衡布告诸黎峒,催促黎族儿童入学,并规定黎族儿童入学所需之费用,一概由官府支付。
       
清末,兴隆黎团总长钟启祯(奇曾)曾在兴隆市创办四黎学校,招收黎、苗族青少年入学。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黎族头人左有文同黎族上层人物王义(王维昌)等人,自筹资金,在陵水县宝停营(今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保城镇)道隆村创办1所小学——宝停小学,清宣统元年(1909年),左有文把学校迁移到环境较好的宝停营(今保亭县城)。道隆村小学是五指山区黎族人民自己创办的第一所学校。

      (三)民国时期的黎族教育

       民国时期,海南民族地区各县都办起了学校,而且形成黎族开明人士办学的风气。学校教育分有小学教育和中学教育,有公办学校,也有私立学校。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根据地也创办了学校,培养了党、政、军干部,提高群众文化水平。
       
小学教育。民国元年(1912年),在昌化城(今昌江黎族自治县)建立一所学堂,个别村办有初级小学。民国2年(1913年),在陵水县设了第七区第十初级国民学校1所,后停办,民国14年(1925年)恢复。民国10年(1921年)创办岭门墟(今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境)高等小学,教员5人,学生120人,分5个班。据民国19年(1930年)陈铭枢总纂的《海南岛志》记载:民国14年(1925年)前后,陵水县有小学109所,学生3505人;崖县(今三亚市)有49所,学生3407人;感恩县(今东方黎族自治县)有2所,学生65人;昌江县有9所,学生718人。民国21年(1932年),陈汉光到海南后,在今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白沙黎族自治县、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乐东黎族自治县等地又开办10所小学,招生采取抽丁的方式,向各村寨摊派名额,强拉黎族子弟充当“学差”,并且开办教师短期训练班。
       
教会办学。民国5年(1916年),王义兄弟保送黎族男女青年10多人,到嘉积美国教会办的学校读书。民国15年(1926年),嘉积美国教会派1名教师兼福音传道士到保亭黎族地区开展工作,办了1所简易小学。在崖县设黎民教育养成所班,修业期3个月,毕业后,分往黎村开设义学,以教育黎族子弟。
       
一些黎族上层人物认识到发展教育,提高文化水平,对提高本民族素质有很大意义,因此积极倡导办学。王义(王维昌)于民国4年(1915年)在志玛市(今通什市南圣镇)创办了志玛私塾,学生40多名,免费入学,民国16年(1927年),志玛私塾改为小学,开始收学费,抗日战争期间停止办学;民国11年(1922年),加茂人黄邦喜设立六底小学;民国13年(1924年),加茂人黄那长设立南田小学;民国22年(1933年),黎族红毛峒峒长、大总管王政和(王国兴之父)在番响村办1间小学;民国25年(1936年),王昭夷创办了毛介小学、保国小学、毛感小学。这些小学采取一些独特措施,即以外地汉族教师教学为主,当地读书人当教师为辅,展开教学工作。创办学校的一些黎族首领规定,有孩子的家庭要按2:1的比例送孩子上学,否则父母要受罚、被关押;中途辍学的学生,学校要派人捉回来进行跪、打、晒等体罚。
       
中学教育。民国时期,海南民族地区创办了一些中等学校。民国14年(1925年),陵水县创办县立初级中学,有2个班,学生86人,教员5人;民国16年(1927年),崖县(今三亚市)创办县立中学,有3个班,学生171人,教员7人。民国17年(1928年),创办陵水县简易师范学校,学制3年。
       
民国时期,一些县已设立教育机构。如陵水县教育局设局长、局员、督学各1人,全年经费1120元,县教育经费一向以田租为大宗,收入多寡以年之丰欠而异。崖县教育局设局长、局员、督学各1人,每年教育经费总额1200余元。
       
中国共产党在民国时期也开设了学校。如民主革命时期,主要是为了培养农运骨干而开办的学校。1926年,在昌江县昌化城开办短期农民骨干训练班,对昌江县各村选派来的农运骨干进行政治、军事训练。学员结业后分赴各地农村,组织农会,开展农民运动。1926年,崖县中共党组织以农会名义,在崖城、水南、港门、保平以及东部的风塘、军田等村办起平民夜校,发动农民识字和利用夜校宣传革命道理。崖县还开办农运骨干学习班,对基层农会骨干进行短期培训。1926年9月,陵水中共党组织在陵城镇办起了陵水农运训练所,第一期学员57人,其中黎族学员占半数以上,农运所开设了党义、政治和军事三门课程。
       
土地革命时期,琼崖地方党组织开办小学,利用课堂向学生宣传革命道理。1927年夏,琼崖中共地方党组织派人到太平峒(今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以开办学校为名,秘密开展革命活动,先后在南盼发、牙仿、万及、上堂、加峒、坡滨村办起6所小学,向学生灌输革命道理,教唱革命歌曲。1927年,中共党组织派苏明伦夫妇到加峒村开办1所学校,吸收了来自加峒、吊排、牙初、崖什等村的黎、汉族学童20多人就读。当时教学条件困难,没有课本,苏明伦使用带来的白纸订成小簿本,把要教的内容写在上面,然后逐字教读、教写,学生用木棍在沙地上练习写字。
       
抗日战争时期,中共琼崖党组织为了发动黎族地区的抗日力量,培养抗日干部开办了一些学校。如1936年12月中共昌江党组织在那等成立“昌江县立第十平民短期学校”,免费教学,仅10多天,就有那等、文通、三家、红草、玉雄、酸梅、老伯等村庄的黎、汉族青年200多人报名入学。授课中,教师以日本军队侵占中国东北三省的事实来揭露日本侵略者实行“三光”政策的暴行,提高人们的阶级觉悟和革命意识。在昌江县立第十平民短期学校的学员中,自1937年中到1938年初,先后吸收了30多名进步青年入党。1938年9月,中国共产党在今东方黎族自治县新街墟创办“琼西中学”,招收昌化县(今昌江黎族自治县)、感恩县(今东方黎族自治县)、儋县等地20多人入学,分甲、乙、丙、丁4个班,培养了一批抗日干部。1940年7月,在美合根据地创办琼崖抗日公学,冯白驹兼任公学校长。琼崖抗日公学的培养对象是部队的战斗骨干、党群干部和各地抗日青年。公学第一期招收初级班、高级班、工农班、妇女班和儿童班等,共有学员400多人。琼崖公学举办了两期,培养了学员600余人。第二期学员尚未毕业就因“美合事变”而中断学习,学员分配到各地区各部队,投入艰苦的抗日战争。1941年5月、6月间,中共琼崖特委和总队部派人到六连岭抗日根据地创办“琼崖抗日军事政治干部学校”,1941年7月正式开办学校,到1942年11月,先后办了两期,每期5个月,学员100多人,学员三分之二来自部队班以上骨干以及优秀战士和战斗英雄,三分之一来自各抗日根据地区、乡党政干部和民众抗日团体骨干。课程分为军事课和政治课。
       
解放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不仅开办学校培养进步青年、革命干部,在解放区,民主政权也开设小学,教育黎族儿童。1946年春,在五指山革命根据地创办了“琼崖公学”,是教育和培养干部的革命学校。初期学员数百人,教员14人。学员主要是进步青年和革命队伍的骨干。学校设高、中、初3个班级。学制分为3个月、6个月和1年。主要课程有政治、军事、语文、数学等科目。教学采取了理论与生产劳动、军事斗争实际相结合的方式。“琼崖公学”先后办学三期,共培训党、政、军、群干部3000多人。1949年,先后在乐东县番阳乡、琼中县军坡乡等地创办“琼崖妇女学校”、“琼崖军事学校”,培养妇女干部和军事干部。此外,还开设民众夜校,发动群众入学念书,提高文化水平。1948年初,白沙县民主政府在打空(今白沙镇和荣村)办起第一所较为正式的打空小学,即今白沙黎族自治县第一小学,课程设有政治、国语、算术、唱歌、图画、体育、劳作等。后来又创办了白沙什运小学,还在乐东县番阳乡万步村、陵水县南桥乡大坡村都建立小学。

                                                         来源:《海南史志网》   时间:2011-05-31

参考资料:
[1] 黎族教育发展概述 http://www.hnszw.org.cn/海南史志网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黎族百科”网、“黎族语言文学百科”网主编。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