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黎族舞蹈坚持在传承创新中前行》看过吗?

2013-02-05 18:09:54 本文行家:董亚岭

黎族是祖国南疆边陲海南岛上的最早居民,黎族人民能歌善舞,热爱生活,勤劳勇敢,富有创造性,在长期的生活和劳动中,创造了灿烂的舞蹈文化,是中国舞蹈文化宝库中一份珍贵的文化遗产。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黎族题材的舞蹈创作丰富多彩,舞剧的成绩同样突出。半个多世纪以来,经过一代代无数舞蹈人的努力,黎族舞蹈在传承于创新中继续前进,黎族题材舞蹈一次次走上舞蹈艺术的殿堂。

黎族舞蹈黎族舞蹈

                                      黎族舞蹈:坚持在传承创新中前行

      黎族是祖国南疆边陲海南岛上的最早居民,黎族人民世代生活在五指山地区的深山绿水中,能歌善舞,热爱生活,勤劳勇敢,富有创造性,在长期的生活和劳动中,创造了灿烂的舞蹈文化,是中国舞蹈文化宝库中一份珍贵的文化遗产。黎族舞蹈源于黎族人民生活,是黎族人民在海南岛这个特定的地理环境和生活条件中,经过漫长的历史发展、积淀而形成的。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舞蹈逐渐演绎成为黎族人民生命中必不可少的元素,每当黑夜将最后一缕美丽霞光吞噬的时刻,四处劳作归来的黎族男女老少们便三五成群不约而同汇聚在一起,欢歌跳舞,在轻松热烈欢快的欢歌载舞种度过生活的一天。长久以来,性格豪爽的黎族人民,无论是欢度传统节日,举行宗教仪式,还是结婚、建房和农闲娱乐,都摆酒设宴,敲锣打鼓,欢跳传统舞蹈。黎族传统舞蹈内容丰富,表现形式多样,融打击乐、歌声、动作为一体,通过人物的动态形象,结合音乐旋律,展示了黎族人民喜怒哀乐的内心世界、热爱生活的思想境界。

      海南黎族舞蹈真正意义上被挖掘并闪亮在舞蹈艺术殿堂,始于海南岛解放后,舞蹈艺术工作者们在党的文艺方针指引下,满腔热情,传承发展黎族舞蹈文化,在黎族传统舞蹈基础上,加工、提炼、改编创作出了一大批富有浓郁黎族风格的优秀的舞蹈舞剧,在国内艺术舞台或国际艺术舞台的演出比赛中,获得了很高的荣誉,其中很多的优秀舞蹈作品,由国家拍摄成电影、电视或录影带,深受国内外观众喜爱,充分地体现了海南少数民族题材创作的优势与潜力。

      丰富的民族民间舞蹈养份,也哺育着一批又一批的优秀舞蹈工作者。30年的青春洒在黎家黎寨,创作出独具特色风格的海南黎族题材舞蹈,挖掘表现黎族古老的舞蹈文化,推动黎族舞蹈一次次走上世界舞坛艺术的殿堂——辉煌的辈后,让人由衷起敬而无法忘掉的是陈翘这个响亮的名字。一个时代的代表人物,陈翘创造了那个时代的辉煌,其代表作《三月三》、《草笠舞》、《喜送粮》、《摸螺》四部作品“称得上新中国民族民间舞创作在各自所属时期的时代标高。”“对发展海南古老的黎族舞蹈文化,促进海南舞蹈创作风格和群体流派奠定了基础,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

      陈翘十分注意从生活中提炼舞蹈动作,力求突出民族风格,体现民族的审美特质,善于学习吸收融化其它民族舞种和外国优秀舞蹈文化,丰富其舞蹈作品语汇,善于从习以为常的黎族传统的风俗里,以锐利的艺术洞察力,发掘出它的典型性和内涵美,赋予时代精神,艺术地展现黎族特有的生活风俗的色彩和新时代精神面貌。《草笠舞》中,她从黎族妇女载草笠在田间劳动的变化中产生灵感,构思一个个优美的画面,黎族姑娘横列一排斜身出胯,在延续顺拐动律的同时,强化挺胸、提胯、蹬脚的主题动作,诞生了黎族舞蹈中最经典的侧身三道弯的舞姿,黎族舞蹈《草笠舞》奠定了陈翘在舞蹈界的地位,成为中国舞蹈史上具有标志性意义的经典作品。《喜送粮》中她将缅甸舞和前苏联的民间踢踏点化在黎族舞蹈的动律之中;在《摸螺》中,舞蹈的动律、节奏,展现了悠久传统与现代生活的特殊韵味,“这是陈翘对时代与民族情操的把握,是通过舞蹈语言形式揭示出一个民族的文化心声。”她完全不用考虑黎族舞蹈本身的风格韵律问题,在人物形象塑造中自然而然地流淌出的语汇,也自然而然地体现出黎族舞蹈文化的原生态。陈翘是带着黎族同胞能有自己民族舞蹈的切盼,从表演艺术家走上了开创黎族新舞蹈的艰苦之路,长期的黎族地区生活体验,她熟悉黎族习性和表达感情的方式。《三月三》中,把黎族少男少女追求爱情和幸福地心态、情感、场景,以艺术的形式“把原始生态的民间素材升华到一个新高度。”该舞参加全国第六届专业音乐舞蹈汇演、进京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演出、参加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黎族舞蹈第一次走向世界舞台。《草笠舞》表现了黎族少女头上戴着用情人采来的野葵叶编成的别致草帽,结伴“赶集”的生活情趣。陈翘舞蹈作品充满诗情美,《三月三》、《草笠舞》、《喜送粮》等代表作散发出诗情的美,蕴含着美的形象、美的意境、美的语言,让你回味无穷,陈翘塑造了穿着短裙子、戴着美丽的头饰,以其特有的舞姿、走着优美的舞步的热情活泼、纯朴可爱的黎族少女形象,也塑造了潇洒帅气的黎族男青年的形象。陈翘能把个人的情感融入到与舞蹈中人物或舞中的规定情境中来,《三月三》会让人很自然对椰林中黎族青年人的爱情生活产生向往,《草笠舞》会勃起你对白云缭绕的五指山中山间路上一种诗意的想象。舞蹈艺术的诗化,要靠语言来表现的,美的“语言”是塑造形象表达诗情最主要的手段。一顶草笠,一次运粮,一盏胶灯,一趟摸螺、一个赶鬼、一个跳娘、一个装包、……黎寨和黎族日常生活生产中司空见惯的工具、用具、动作都能引发她的创作激情,以浓郁的民族特色和热情新颖的形式进行挖掘和艺术的提炼,成为一种呈现艺术的审美价值韵味和地方民族特色的新的舞蹈“语言”。陈翘对舞蹈语言的积累把握与运用的能力可见一斑,陈翘作品中塑造的那些典型美好舞台形象、舞台动作、体现出的诗情的美,是陈翘在长期的田野采风中观察提炼并加以艺术的升华而来的,陈翘把黎村黎寨当成自己的家,把对黎族同胞的情和爱,用充满艺术敏感的心深情地表现,体现了陈翘把舞蹈语言形式与表现民族生活紧密结合的积极严肃的可贵创作态度,陈翘长期在海南与黎族人民在一起生活,经历过风风雨雨,对黎族人民有热爱之心,陈翘是用舞蹈去抒发诗情的。陈翘也说过,她从一位15岁的小姑娘,到创作出《三月三》等黎族舞蹈,没有黎族人民多彩的生活,没有在少数民族地区丰富的生活体验,没有黎族多彩生活的哺育,就没有她现在的成就,人民是文艺工作者的母亲,要想有所成就就要经常深入到人民的生活中去,勤劳智慧的黎族人民才是她的舞蹈生涯之母。

      陈翘用作品为海南为中国赢得了荣誉,舞蹈界给予陈翘很高的评价。中国舞蹈界泰斗、蒙族舞蹈之父贾作光评价说陈翘是新中国舞蹈成绩突出的艺术家、年轻人的榜样,她的黎族舞蹈来自于民间,看得懂,看得明白,而不像现在的一些舞蹈,技术纯熟,却不知所云,她将艺术的创新立于为人民的土壤中。资华筠先生评价说从《三月三》到《摸螺》,陈翘完成了两种质的飞跃:第一是将黎族自然传衍的舞蹈升华为具有社会主义时代属性的舞台艺术品;第二是通过自己的一系列作品对黎族舞蹈语汇系统的构建。国家一级编导冷茂弘说,陈翘在中国舞蹈史上的意义,不仅仅是一位杰出的舞蹈艺术家,出好的作品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她通过舞蹈提炼出了黎族的民族精神和文化,并且得到了这个民族本身的承认,她对民族文化的贡献和对历史的贡献,才是最重要的。陈翘被誉为“黎族舞蹈之母”十分贴切而当之无愧。

      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黎族题材的舞蹈创作丰富多彩,舞剧的成绩同样突出。舞蹈是否具有浓郁的特色,是舞剧民族属性的体现。《五朵红云》是五十年代琼纵老文艺战士周醒等主创人员的集体舞蹈创作队伍的劳动和智慧的结晶,第一部表现黎族生活的舞剧,也是中国少数民族的第一部舞剧舞剧《五朵红云》,艺术地反映了黎族人民进行民族解放斗争的重大历史进程。《五朵红云》立足于黎族的舞蹈素材,舞蹈特色浓郁,特点鲜明,有戏可看有舞可赏。舞剧以黎族舞蹈为基础,以黎族舞蹈跳跃、奔放、强悍的特点为主线,同时吸收有关戏曲舞蹈素材,吸收了苗族舞蹈诸多民间传统舞中与黎族舞蹈相近的某些动作,将其融解在黎族舞蹈的动律中,丰富与发展了黎族舞蹈语汇基础,既符合人物情感的需要,又具有黎族舞蹈的特色。一个地方舞蹈文化的精华和核心,往往体现在舞蹈中男女代表性动律达到规范性和程式化,《五朵红云》在提炼锻造海南舞蹈男子动律规范性和程式化方面做出了贡献,在吸收营养发展民族舞剧方面,作了一次成功的尝试,为少数民族舞剧创作积累了有益的经验。

       行走是时下流行的时尚,对文艺界来说,其实就是又一种意义上的采风,对艺术家来说,要敢于“行走”、勤于“行走”、乐于“行走”。早在10多年前,费孝通先生就提出文化自觉”的警醒,“其实陈翘‘行走’的历程,在‘蚂蟥蜈蚣都不惧,东风西风都无关’的表象之下,看到的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文化自觉’,看到的是她在多年采风生涯中对黎族舞蹈文化的‘自知之明’。”陈翘是舞蹈界忠实勇敢的行走者,她的行走是为焕发出民族民间舞蹈勃勃生机的“行走”,在全球化进程中,对海南民族舞蹈文化的保护与传承,无疑是很有启发和实践意义的。陈翘在中国舞蹈界的艺术成就已经毋庸置疑,更为重要的是,她保存了一个民族的历史和文化。因为她对黎族舞蹈的贡献,更感动于她的人格魅力,在中国舞蹈界,陈翘受人尊敬和爱戴,她无疑是海南舞蹈史上一座高峰。陈翘对黎族舞蹈演绎、陈翘的艺术追求、人格魅力,穿越半个多世纪沧桑,持久地影响着启示着海南少数民族舞蹈创作。

       建省以来,海南经济的发展推动了文化的发展繁荣,舞蹈工作者们激情勃发,敏锐把握发展空间和良好机遇,在黎山黎寨这充满艺术的土地上,努力耕耘,努力挖掘,推动着海南黎族舞蹈艺术向前发展,呈现出多元化发展态势。省委、省政府对民族民间文化的传承发展给予大力支持,对于黎族舞蹈文化精品的打造和创新更是体现出大手笔、大投入、大制作的气魄,最有代表性的有新编人偶剧《鹿回头》、舞剧《黄道婆》、歌舞诗《达达瑟》等。《鹿回头》首次公演就载誉而归,好评如潮,专家、观众称赞该剧“是一台集黎族文化之大成的优秀作品”,“是我国艺术百花苑中别具特色的一枝奇葩”。“新编海南人偶剧《鹿回头》从内容到形式坚持了对珍稀剧种和千年神话的深度开发和改革创新。它对原人偶剧舞台表演中相对落后的剧情和人物塑造的形式作了大刀阔斧的改造,将仗头、提线、布袋木偶艺术和浓郁的海南风情、黎族歌舞集于一体,并大胆调动现代舞台设备、音响、化装造型上的新观念和新技术,创造了符合当代观众审美趣味的人偶同台剧。取材于黎族民间故事《鹿回头的传说》,将一个海南黎族古老的民间神话传说,以人偶剧形式搬上艺术舞台,开创了通过舞台艺术传颂黎族民间传说的一种版本。还有,《鹿》剧情节的推进、矛盾的展开、人物的塑造、情感和心理活动通过人偶同台表演有机结合来完成,剧中以黎族舞蹈动作“醉酒”等为主要创作素材,“打竹竿”等广为流传的代表性的娱乐形式,都借鉴运用到演出结构中来,增加了舞剧的舞台亮点,为挖掘黎族传统文化艺术资源做出新探索。大型民族舞剧《黄道婆》是海南历史上首部舞剧,与传统舞蹈相比,体现出创新成果,以现代的舞台表演形式,演绎动人的历史故事。该剧在保留了民族文化元素的基础上,在尊重民风民俗的前提下,对道具、服装、造型作大胆的尝试,在古朴原始中呈现现代风味,符合现代观众的审美需求,秀美的自然风光和民族文化有机地结合,黎族传统乐器演奏山歌、民乐,原生态的民族艺术之韵,让人感受一股清新之风。

       随着《鹿回头》、《达达瑟》等一系列舞蹈精品的上演,人们记住了蒙麓光的名字,1991年,蒙麓光从祖国最北端的黑龙江省来到了最南端的海南岛,从此一呆就是17年,对传承发展黎族舞蹈努力实践探索。在舞蹈《种山兰的女人》中,提炼出黎族舞蹈新语汇“前后三道弯”,由此创新个人黎族舞蹈创作风格;蒙麓光“把自己的全部激情和才华用到了创作《鹿回头》、《达达瑟》等一系列极富海南特色的舞蹈作品,充分诠释了海南的改革发展历程。”

      《达达瑟》体现以蒙麓光、莫柯、王兆京、刘勇、朱庆元、苏和荣、吴勇、吴圣彪、莫青桥、罗小珠等创作演出人员的集体力量和智慧,是一部植根于民族生活沃土与时俱进的舞蹈精品,剧情置于黎族人民生活起居大背景之下,以劳动与爱情两条大主线作为脉络,承前启后,娓娓道来,丝丝入扣,在挖掘黎族民间素材及反映层面上是一次突破,标志海南的舞蹈事业再上一个高峰,成为代表新时期海南文艺成就的一张“名片”。对此,陈翘也对《达达瑟》做出这样的评价:“这台歌舞诗剧,既追求质朴与清纯、抽象与写意的统一,又融进了现代舞蹈的精华,以土制胜,以真动人,充满了乡土气息和本土文化。”舞剧创作简约、质朴,原生态素材融合剧中,把自然之美浓缩成艺术之美,把黎族人的心灵之美表现为舞台之美。它不仅是一部意象丰富韵味十足的诗意作品,而且是黎族舞蹈的集大成者。2009年2月,首届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艺术论坛上,新编黎族歌舞诗《达达瑟》,让参加论坛的两岸四地文艺家们感受到了海南古老民族文化的独特魅力。嘉宾们称赞有加,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白淑香称赞着是民族与民俗艺术的结晶,是丰富的饱满的,让观众看到了最质朴的黎族人民的生活。台湾新古典舞蹈团艺术总监刘凤学称赞具有强烈的民族性和很强的国际性。香港国际艺联有限公司主席陈宝珠对歌舞中原生态风情深有感触,说看着演出感觉整个民族就像一家人快乐地生活在一切,令人感动。《达达瑟》的成功说明,民族文化需要传承创新。对黎族舞蹈文化的传承上,剧中演员们向生活学习,向民间学习,跳黎族同胞舞蹈,剧中音乐形式丰富多彩,有的本身就是黎族山歌,原汁原味,王不大激情演唱,博得观众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有的根据黎族音乐元素重新创作,在配器上,主要采用叮咚、牛角鼓、树叶等黎族特有的民间乐器演奏,用近乎纯自然的音响效果表现风声、鸟语、溪流声。该剧所体现出的原汁原味的民族风情和舞蹈语汇,展现了原生态艺术的精髓,富有时代性的内容和思想也能够自然而然地渗透在原生态的歌舞中,赋于民族舞蹈艺术更加丰满生命和感染力。文化的生命取决于创造,而不取决于守成,民族文化艺术需要创新,要表现时代精神和民族精神。文艺作品是否表现出时代精神风貌,要注意题材的选择与提炼,还有更重要的是看作品所体现的价值观、表达的思想内涵,传达的艺术感染力是否与时代精神一致。该剧以黎族人民的生活为题材,以黎族人民劳动场面和生活场景为表现内容,以丰富的舞蹈语汇和多种风格的音乐讴歌黎族人勤劳、聪明、顽强的性格和热爱生活的品质。舞蹈的动作取材于黎族人民日常生产和生活场景,经艺术提炼和夸张,时而粗犷豪放,时而嬉笑逗乐,时而温柔缠绵,观众从舞台上可以欣赏到鲜明又浓郁的民族风情,又可以领略到这个古老民族之坚韧、勇敢、顽强、勤劳、智慧、乐观的精神品格达达瑟》的成功说明,舞台艺术讲究的是情感表达,要通过舞台情感表现直达人心。《诗序》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舞蹈可以充分地表达出人们难于用语言表达的思想感情。《达》剧将史诗般的恢弘和浪漫主义的诗情糅和在舞台形象中,把古老民族、一个诗情画意的景象展现在观众面前的时候,让人从内心情不自禁地油然产生出一种美好的情愫,使心灵获得平静、安宁的审美愉悦,剧中意象化、传神的舞蹈动作让观众领略到神奇韵味,剧中舞美、灯光、服饰到演员精彩的表演,都非常美好地融合在一起,给观众以舒畅、安详的审美享受。《达》剧给我们带来了黎族同胞美好祝愿,热情邀请,一种充满了诗情画意的声音,向我们诉说黎寨一个个动人的故事,让观众为纯朴热情的所感动,为自然和生命陶醉,为勤劳坚韧所感染。据媒体报道说来自广州美术学院的一位黎族学生看演出后,有仿佛回到了山沟里的老家的感觉。

      半个多世纪以来,经过一代代无数舞蹈人的努力,黎族舞蹈在传承于创新中继续前进,黎族题材舞蹈一次次走上舞蹈艺术的殿堂,一个主要的经验是舞蹈创作始终坚持党的文艺路线和社会主义的文艺方向,践行生活是创作的源泉和人民是文艺的母亲的正确道路,坚持把民族风格民族精神与时代融合起来的继承发展创新的路,虽然经历了困难和波折,但一代代舞蹈人矢志不移,从不停止弘扬民族舞蹈文化的步子。不可否认,在新时期对海南黎族舞蹈的实践中,异化、淡化丑化的时弊时有发生,甚至成为当前对舞蹈创作中的一种病态,深究其根源,年轻的一代舞蹈编导,原本对黎族民间舞蹈传统知之不多,又不愿意不积极不诚恳深入黎族人民的生活,因此决定了他们的创作资源十分局限,即使有,也只是一知半解或九牛一毛的表象素材、二手素材、文本传闻素材,即使自我标版,并冠以“原汁原味、原生态、新民族民间舞蹈”进行所谓的创新,也经不起群众和时间的考验。还有当前存在的舞蹈创作贪大摆阔攀比之风,对黎族民间传统舞蹈传承、保护与创新也是一种潜在的危害,这是我们必须注意的问题。舞蹈创作固然不能脱离生活,但编导掌握编舞技巧也十分重要,舞蹈编导既需要有深厚的生活基础,也需要掌握熟练的技巧和创作方法,还需要有较高的文化素养,年轻一代舞蹈创作者要重视业务学习,向社会学习,向老一辈艺术家学习,向同行学习,借鉴兄弟民族的先进经验,也要借鉴外国舞蹈文化精髓,在坚持民族特色的同时博采众长、取长补短。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随着国际旅游岛建设的深入,随着随之而来的国外各中各样的舞蹈文化冲击挑战,随着当前人们审美心态的多元化和欣赏的多样性,观众对舞蹈艺术的审美需求提出了更多更高的要求与期盼,多样型的社会审美要求也催生了多元化的当代舞蹈新观念新流派。海南经历了沧桑巨变,现在建设国际旅游岛上升为国家战略,文化是国际旅游岛建设的灵魂和核心,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以中华民族的巨大凝聚力和创造力,让海南黎族舞蹈在传承创新中刷亮新的高标,展现独具魅力的国际旅游岛舞蹈艺术文化,对舞蹈工作者来说使命光荣而任重道远。中国舞协副主席、著名舞蹈家刘敏说,要以突出海南黎族的舞蹈艺术,打造国际旅游岛文化,而发扬民族舞蹈并不是照搬生活中原始的样式,要根据环境和观众的实际情况,进行创新,但是其艺术的核心必须要保留。陈翘希望海南舞蹈工作者在创作上忠于黎族族的传统、艺术和感情,坚持民族舞蹈的语言,努力创作新的舞蹈动作,杜绝或减少对民族舞蹈的胡编乱造。曾有一个很长的时期内,有人悲观认为海南黎族歌舞已无新东西可挖掘,《达达瑟》打掉了他们悲观的情绪,用事实证明了具有悠久历史的黎族舞蹈文化蕴藏十分丰富,只要用新挖掘,就会有新成功。在上海世博会海南周演出中,昌江黎族自治县歌舞团创作的舞蹈《陶之魂》,将海南黎族泥条盘筑法制陶技艺以原生态的舞蹈形式,艺术地搬上舞台,体现了舞蹈工作者们开始把目光投向非物质文化遗产领域,以历史的新的眼光审视并创新黎族舞蹈,这样的创新理念对海南少数民族舞蹈创作,无疑是一个新的启迪。今天流传在黎族人民群众中间的民间传统舞蹈,大部分是健康或基本健康的,这些舞蹈是经历过黎族人民历代的筛选而保留下来的,内容丰富、表现形式多样、生活气息浓厚,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和人民性,这是我们黎族舞蹈文化继承发展创新的主体部分和基础,我们要安静下心来,保持清醒的头脑,在民族传统舞蹈土壤里吸收营养获取灵感,把黎族舞蹈的发展与时代特点整体联系起来,树立起一个创新、发展的现代观念,以“洋为中用,古为今用、人为我用”的批判吸收的原则意识,学习吸收借鉴外国及其他民族的舞蹈文化精华,作为发展创新黎族舞蹈文化粮食的原料,为国际旅游岛文化建设生产出更加丰富多彩的黎族舞蹈产品,服务人民。

       一个时代的舞蹈艺术,总要有一个时代的特点,这一时代的舞蹈艺术,是在上一个时代舞蹈基础上,经过学习吸收发展成具有这个时代特征的舞蹈,这是中国舞蹈发展的规律,一个时代的舞蹈艺术要有所发展并超越,要靠营养要靠人民的创造智慧。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当我们把镜头对准这个美丽的祖国宝岛海南,当我们穿越时空,以历史的视角阅读并梳理半个多世纪里,这个年轻的省份,在承传发展少数民族民间舞蹈历程中,凝聚着一代代舞蹈人努力与心血,展现在舞蹈世界里闪烁着的朵朵浪花,总会感到一种激情在澎湃,为她的过去骄傲。展望未来,借用黎族一个谚语:大山出大树,好地出好谷。青山绿水中,无穷的宝藏等待舞蹈工作者们进行深入发现、挖掘、提炼——我为黎族舞蹈的未来更加充满期待。

       注释:⑴海南少数民族舞蹈的传承发展创新,凝聚了几代人舞蹈人的努力和心血,其中包括组织工作者、编导者、表演者、理论工作者,这里不一一列出名字,对他们的贡献笔者深为尊敬。⑵(《五朵红云》1994年12月,获中华民族20世纪舞蹈经典评比展演“经典提名奖”,《草笠舞》《摸螺》分别获“经典金像奖”和“经典提名奖”。⑶2001年获第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创作金奖”、“表演金奖”、“舞美设计金奖”;2002年荣获第十届“文华新剧目奖”和“文华编导奖”;2003年中宣部“五个一工程”第九届“入选作品奖”。⑷陈翘、刘敏参加2010年博鳌旅游论坛,接受海南媒体采访时,就建设独特魅力国际旅游岛文化,发展创新海南黎族舞蹈的希望和建议。⑸黎族泥条盘筑法制陶技艺被我国考古界誉为对研究史前制陶史的“活化石”,被海南省政府列为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参考文献:①于平《陈翘的行走—陈翘同志从艺六十周年纪念感思》,《中国艺术报》,2010年。②贾作光《浅谈陈翘的创作特点》,《陈翘舞蹈研讨会文集》,1990年。③吴名辉《琼舞经典两星座》,《笔舞池边》,海南出版社、三环出版社,1999年。④于平《陈翘的行走—陈翘同志从艺六十周年纪念感思》,《中国艺术报》,2010年。⑤刘玉琴:《人民日报》,1999年10月9日第10版。⑥孟祥宁、张志勇、温航军《蒙麓光:用舞蹈诠释海南改革历程》,《中国艺术报》纪念中国改革开发30周年特刊,2008年12月。

                         来源:海南文艺网         文/朱寒松        发布时间:2011-9-23

参考资料:
[1] 朱寒松:黎族舞蹈坚持在传承创新中前行 http://www.hnwenyi.net/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系海南诗社会员。现为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秘书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