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知道黎族简史吗?

2013-01-16 17:50:37 本文行家:董亚岭

据考古发现海南岛新石器时代原始文化遗址有130处,大约距今五千年左右。史学界和民族学界研究认为,这些新石器遗物的主人是黎族的先民。是黎族先民开发了海南岛。秦汉时期汉武帝先后数次派兵打开琼岛,部分大陆汉人迁居海南岛,以后,汉族大量移民海南岛。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政府在黎族地区推行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在海南建省,建成全国最大的经济特区。

7山兰酒香

黎族简史

       据考古发现,海南岛新石器时代原始文化遗址有130处,大约距今五千年左右。史学界和民族学界研究认为,这些新石器遗物的主人是黎族的先民。是黎族先民开发了海南岛。秦汉时期,海南岛同汉王朝关系密切,汉武帝先后数次派兵打开琼岛,设置珠崖、儋耳两郡,部分大陆汉人迁居海南岛,与黎族土著居民杂居。以后,汉族大量移民海南岛。“村人”、苗族和回族也先后迁徙入岛。大量移民的迁入,带来了先进的生产工具(铁器)和生产技术(农耕),社会生产力进一步发展,公元l世纪中叶,封建统治渐趋稳固。

       南北朝和隋朝初期,中央政权对海南岛的统治更加巩固,俚僚领袖冼夫人起了重要作用。她率领俚僚1000余峒(包括黎族祖先)以及岭南其它越人,先请命于梁朝,后又归属于隋朝。冼夫人深明大义,致力团结,密切了中原与海南岛的关系,促进了黎族社会经济的发展。

       唐宋时期,海南岛与中央王朝关系更加密切,海南岛作为唐朝与南海诸国贸易往来的交通要冲。唐朝十分重视海南岛的统治和开发。黎族地区生产的金、银、珍珠、玳瑁、香料等既作为“贡品”又作为对外贸易产品。与此同时,黎族地区的封建地主经济进一步成熟。黎族劳动人民也受到日益沉重的奴役和剥削。

      宋末元初,杰出的女纺织家黄道婆年轻时因不堪封建家庭虐待逃至崖州,曾在崖州居留40多年(一说30多年),向黎族妇女学习棉纺织技术,回故乡乌泥泾(今上海县华泾镇)后,在黎族传统纺织工艺基础上加以改进,创造出一套先进的棉纺织工具和技术,为科学技术的发展作出了贡献。元初,封建统治者采取羁縻政策,任用“峒首”为世袭“万户”、“千户”,加速了黎族社会内部的阶级分化,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进一步激化,激起黎族人民不断起义。

      明、清两代,封建地主经济在黎族社会中已占统治地位,大部分黎族地区的生产力水平与当地汉族相近,出现了定期的市场和墟场,槟榔、椰子和牛只等成为大宗输往大陆的货物。在五指山腹地则仍保留原始公社残余的共耕制生产方式。

        黎族是海南省的最早居民。黎族内部由于分布地区、方言和服饰等的差异,而有不同的称谓,如“侾”(音“哈”)、“杞”、“美孚”、“润”和台(亦写作“赛”)等五种称呼。但是,与汉族和其他民族交往时,都自称为“赛”。

       以汉文记载的“黎”之名,有多种说法。有的古籍认为这是由于他们居住的地方称为“黎”或“黎母山”而得名,如《太平寰宇记》中记载:“(儋州)俗呼山岭为黎,人居其间,是曰生黎。”又《桂海虞衡志》记载:“(海南)岛之中有黎母山,诸蛮环居四旁,是黎人。”明代有人认为“黎”是从古代的"俚"音转化而来的,清代道光《广东通志·列传·俚户》则把以上两种观点结合起来,认“俗呼”山岭为黎,而俚居其间,于是论俚为黎。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史学家、社会学家和语言学家对“黎”的由来,也作了研究。欧阳觉亚在其《黎族名称由来小议》中,认为“黎”可能与黎族的自称“赛”在不同时期的读音变化有关,隋代以前可能音似“俚”,到了中古时音近“黎”。“俚”之所以讹为“黎”,是中古时人们根据当时黎族自称的音译。

      “黎”这一族称最早见于文献上是在唐代后期,如《新唐书·杜佑传》记载:“朱崖黎民三世保险不宾……”这是唐德宗年间 (公元780-805年)的事。又如唐昭宗年间(公元889-904年)曾任广州司马的刘恂在其《岭表录异》中有:“儋(州)、振(州)夷黎海畔采(紫贝)以为货”的记载。但是,普遍以“黎”作为黎族的专用名称则是11世纪(宋代)以后的事。宋代的文献如乐史的《太平寰宇记》,苏轼父子谪居海南时的论文、范成大的《桂海虞衡志》、周去非的《岭外代答》、赵汝适的《诸蕃志》等,都用“黎”的名称。“黎”这一专用族名到宋代才固定下来。

       我国学者认为,黎族与我国南方操汉藏语系壮侗语族诸语言的壮、侗、水、傣、布依等民族有密切的渊源关系,特别是与古代“百越”族群中的“骆越”有密切的关系,是从它发展而来的。其远古祖先大约在新石器时代中期从两广大陆沿海地区陆续迁入海南岛,最初居住在沿海和全岛各地,过着原始母系氏族公社生活。后来由于历代封建王朝的羁縻征剿和国民党反动政府的军队屠杀,大部分黎族人民被迫退居五指山周围。也有学者认为,黎族来源于南洋的一些古代民族。有人从303个黎族人的人体测量资料分析比较中,认为一部分黎族在血缘上与马来族有密切的关系,同时杂有少数南洋群岛各民族的成分,提出黎族来源多源说,并有些推论黎族中的一部分是在原始社会时期从海道进入海南岛的。

       德国民族学家史图博教授在《海南岛民族志》中认为,黎族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与印尼的古代马来民族、印度支那大陆各民族有更显著的类似,是经过几次的民族迁移浪潮 ,从南方进入海南岛的。刘咸教授在《海南岛黎族起源之初步探讨》一文中提出从黎族的文身、妇女服饰、口琴、织绣品等方面所表现的特点,认为黎族的文化系统属于“太平洋四个文化区中的印度尼西亚区”,“与南洋群岛各民族所有者大同小异”,从而推断黎族源出于南洋各民族。笔者认为,据海南岛的地质构造,至今已达8亿年的时间,历经沧海桑田,海南岛重新被分割成一个孤岛,只是近万年的事情。海南岛存在古人类活动,是人类发源地之一,不是如一些人所说的“海南岛是一个移民社会”。根据是:①1992年3-12月在三亚市落笔洞发现“三亚人”,经碳14断定,年代距今10642±207年,属旧石器时代末期,其遗址是迄今为止我国旧文化分布最南的一处遗址,这与大陆华南沿海地区同时期文化遗址十分相似,反映了海南岛与大陆在史前的密切关系。权威性考古发掘、发现的遗址、遗迹、多种动物遗骸、古人类牙齿以及石器、骨器,准确无误地断定海南岛自诞生以来便是古人类的诞生之地。②海南岛的落笔洞、皇帝洞、米寮洞、仙人洞和猕猴洞等等古遗址,都发现有旧、新石器时代文物,如石器、骨器等。③世界四大类人猿之一的黑冠长臂猿仅产于海南岛及云南的西双版纳傣族地区。据1998年3月统计资料,目前海南岛仅坝王岭一处就有4群17只黑冠长臂猿。④海南岛的陆生哺乳动物有数十种。⑤我国南方是人类发源地之一,有从云南开远森林古猿、元谋古猿、马坝人到封开渔涝黄岩洞遗址、阳春县独石仔洞遗址等如此完整的古人类发源地区。

      唐虞时代,海南岛为南交之地。夏商周三代,海南岛为扬越之南裔。泰始皇南征百越后,在南方设置了三个郡,象郡为其中之一,海南岛为象郡之边塞。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汉武帝在琼崖(海南岛的古称)设置珠崖、儋耳两郡。从此,实现了中央政权对海南岛黎族的直接统治。后来由于官吏贪赃受贿,引起反抗斗争,导致琼崖的设治时置时废,有名无实。晋代琼崖郡并入合诵郡,宋元嘉八年(431年)复立琼崖郡,梁朝基本上放弃对琼崖黎族地区的统治。

      隋大业三年(607年)改崖州为琼崖郡。唐太宗贞观五年(631年)又置琼州,是时海南岛有四州:崖州、儋州、琼州、振州。宋元时期,琼崖行政区实行改革,除了琼州外,其余均改为“军”,如吉阳军(原崖州),南宁军(原儋州),万安军(原万州)。元顺帝至正年(1367年) ,琼州改隶海北海南道宣慰司,属于广西行中书省管辖。明太祖洪武元年(1368年),琼崖改为琼州府,把部分黎族编入图都、乡等基层组织,隶属于州县。清袭明制,在琼崖设置“抚黎局”专管黎族人事,又在五指山腹地各区设总管、哨官进行管辖。

       民国元年(1912年),海南岛黎族地区的政治体制仍袭清制,置琼崖道。民国十年(1921年)废道制。民国21年(1932年)曾拟划为特别行政区,但未能实行,当时称之为琼崖,属广东省。同年8月改“抚黎司”为“抚黎专员公署”。民国24年(1935年),国民党“广东省政府”把黎族居住的五指山区划为白沙、保亭和乐东三县,推行乡保甲里制度。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废除民族压迫制度,黎族人民和各族人民一样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政府在黎族地区推行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在海南建省,建成全国最大的经济特区。

       早在原始时代,勤劳的黎族人民及其先民就能根据海南的独立自然生态环境条件,用自己的双手培植出适于旱地、刀耕火种的旱稻品种——“山栏稻”。1932-1933年,中山大学农学院的研究人员在崖县(今三亚市)发现了“庞粒”的野生稻种,在保亭亦有类似的野稻栽培种发现。史书记载:“山稻,种于内图及黎山中,燔林成灰,因灰为粪,不需牛力,以锥土而播种焉,不加灌溉,自然秀实,连岁有收,地乃去之,更择它处。”山栏稻经过黎族的长期选育,成为适应性很强的旱稻品种,米质白,粘性强而芳香可口。如史书所记:“其粒绝白”,“味颇香美”的“黎米”“一家煮山栏饭全村香”。用黎米做“酒 酉平”(黎语音译近似于“逼央”),十分香甜,是待客的美味佳酿。

       黎族人民及其先民精明能干,很早就懂得利用本岛“土生土长”的“吉贝”纺织“吉贝布”,吉贝布经手工艺术加工成了“广幅布”, 并创造了纺、织、染、绩四大工艺,为中华民族棉纺织文化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纺织"广幅布"的原料是“海岛棉”,黎族称为“吉贝”。其品种有两种,一是“吉贝盎”,种植在山栏地,4月种,10月收。其枝叶繁多,耐旱,抗伏,高约2米左右;二是种在屋前或室后的“吉贝”,易种植,一株可分数千万小树桠,要搭架,面积有室庭大。《尚书·禹贡》云:“岛夷卉服,厥篚织贝。”有专家考证“岛夷”含有黎族先民;“吉贝”即黎族的“吉贝”。可见用“吉贝”纺织加工成的“广幅布”至少应是春秋时代。汉代,广幅布有极大发展,大量的“黎锦”、“黎单”、“黎幕”、“黎衤甬”、“黎毯”等的出现,《汉书·地理志》云:“黎族人民皆服布如单被,穿中央为贯头”。除自用外,还远销广西桂林等地,被“桂林人悉买以为卧具”,并成贡品;陶宗仪在《南村辍耕录》中说:“国初时,有一妪名黄道婆者,自崖州来。乃教以造捍、弹、纺、织之具,至于错纱、配色、综线、挈花,各有其法。以故织成被、褥、带,其上折枝、团凤、棋局、字样,粲然若写。人既受教,竞相作为,转货他郡,家既就殷……”杰出的女纺织家黄道婆将黎族人民种植海岛棉的传统技术和纺、织、染、绩四大工艺传给中原地区的汉族人民,促进了宋元时代棉纺织业的发展,使中原地区成为中国纺织业的中心,并促进了民族大团结。

       1.汉代以前

       秦末汉初,南越王国称雄岭南历五世93年。海南也属于南越王国的南疆。南越国被汉武帝出兵灭亡时,丞相吕嘉的部属越族酋领有一部分率众奔往海南岛上,并遭到汉伏波将军路博德的水师(楼船)追击。

      2.汉朝至南北朝

      西汉中央政府于元封元年(前110年)在海岛设置儋耳、珠崖二郡。汉朝起初因儋耳、珠崖二郡“为初郡,以其帮俗治,无赋税”(《史记·平准书》),当时海南岛上的黎族先民还处于在原始社会阶段,免纳赋税。郡县大都设在岛上沿海及水中交通方便的地方,主要在岛的东北部和西北部。而黎族先民广泛分布于岛的中部和南部山区,据山险自守,并常以武力反抗地方官吏的暴政,迫使汉朝于始元五年(前82年)省儋耳郡,并入珠崖郡。又于初元三年(前46年)罢珠崖郡,省玳瑁,改置朱庐县。

       东汉光武帝建元十九年(43年),伏波将军马援“往来南海,抚定珠崖,调立城廓,置井邑恢复了珠崖县的建制。从东汉至六朝,黎族先民包含在“俚”与“俚僚”族群的泛称之中。

        三国孙吴、晋及南朝初期,海南岛上仍设置了朱庐县、珠官县(《宋书·州郡志》四)。直到南朝梁武帝大同年间(535—545年),在俚族大首领冼夫人的率领下,海南废儋耳郡境千余峒归附于梁,设置崖州,隶属于广州都督府(《隋书·地理志》下)。

       3.隋唐五代时期

       隋朝建立后,因冼夫人招抚海南俚僚有功,开皇十一年(591年)赐给临振县1500户为春汤沐邑,并封赠其子冯仆为崖州总管。隋代在海南岛设珠崖郡(砂崖州),临振郡、儋耳郡,下设10县,编户19500户。

       唐武德五年(622年),唐朝派大将李靖率军平岭南,俚族大首领冯盎(冼夫人之孙)率其部属归附,唐以其地析置8州,其中的崖、儋、振3州便在海南岛上。唐代于岛上设5州(郡),22县。

       唐朝政府曾不断与俚僚酋领争夺民户,贞元五年(789年)岭南节度使李复从峒僚之手恢复琼州,并升琼州为都督府兼五州招讨游弈使,罢崖州都督。此后琼州便逐渐成为海南的政治文化中心。咸通五年(864年),唐一度在俚僚腹心地区设置忠州(今屯昌县境),屯兵7年后撤出。

       唐代海南岛各族居民的分布状况是:汉族在岛上沿海外围地带,俚僚(黎族先民)在岛骨腹地。

       五代南汉政权大体承袭了唐代在海南的行政建置,仍设5州,将22县省并为14县。从唐代后期至宋,俚僚始改称黎。

       4.宋元时期

       北宋灭南汉后,于开宝五年(972年)徙崖州于振州、遂废振州,以原崖州所领舍城、文昌、澄迈等县并入琼州。岛上的儋、崖、万安3州地狭户少,常以琼州牙校典治,后又改此3州为军。至道三年(997年)琼州隶属于广南西路。大观元年(1107年)宋朝一度在黎母山心夷(指黎族)峒中设置镇州(在今东方县昌化江流域),升为都督府。南宋在岛上置塞设戍,并从黎族中招募“峒丁”,助官军防守。通计宋代在海南岛上共设1州3军10县。

        元朝至元十五—十六年(1278—1279年),招降海南岛四州(军)之后,置海北海南道宣慰司,其治所在雷州(今海康县),改琼州为琼州路(后又改为乾宁)军民安抚司,其余岛上三军(南宁、万安、吉阳)为宣慰司统辖。海北海南道宣慰司隶属湖广行省。据《元史》记载: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元朝以海南新附四州(黎)洞寨519、民2万余户,置会同、定安二县,隶琼州;天历二年(1329年)又将定安县升为南建州。元朝的统治已向南渡江、万泉河的支流推进。元军的兵力深入五指山区,武力征伐黎峒,至元二十八至三十年(1291—1293年),“归附”的黎峒626个,户口47000余,占当时全岛总户数的51%。东方、乐东、定安县境还留有“大元军马到此(下营)”等石刻,以炫耀其武功。

       元湖广行省根据“海南海北多旷土”的情况,于至元三十年(1293年)设置“镇守黎蛮海北海南屯田万户府”,招募民户及新附军组成,统十二翼(后增为十三翼),每翼设千户所。《元史》记载:海南屯田面积29298亩,约占整个万户府屯田总数的52%强。元统二年(1334年)又在海南设置湖广黎兵屯田万户府,统千户13所,每所兵1000人,屯户500,皆土人为之,官给田土、牛、种、农器,免其差徭。黎兵屯田万户府与黎峒千百户的头目皆为黎族酋领担任,使黎族土官制在元代得到迅猛发展。

        5.明清时期

        明洪武二年(1369年)将琼州乾宁军民安抚司改为琼州府,并改隶广东省,大大缩短了省会与琼州府之间的距离(广东省会广州,比元湖广省会武昌更近),加强了广东沿海与海南岛的联系;又将吉阳军、万安军、南宁军改为崖州、万州、儋州,降南建州为定安县。琼州府统辖3州、13县(后并为10县),各州县治所几乎都濒临大海(唯定安县治不与大海相连),且普遍修建了城池。

       明代初年州县官不用土人,废除元朝所设黎兵万户府,曾有一部分黎族土官不愿出官附籍,甚至据峒抵抗和反叛。于是明朝便加强军事统治,在海南设军事卫、所,立屯田22处,每一处有田20顷以上,实行兵农合一。洪武五年(1272年)设1卫、11千户所、额设旗军15927名,马160匹。又在交通要道与通往黎区的路上设巡检司22处,从黎人中点签弓兵450名。另从民户(汉族为主)中抽选“机兵”(又称“机快”),民户30丁选“机兵”1名,共约2195名。

      (1)明代“土舍、土官”制度。明代从永乐年间起,在海南建立土舍制度,这是在卫所之下设立的地方武装,有土舍41所,辖黎兵2704名(后有变动)。土舍是由当地有势力的黎族峒首担任,专管黎兵。黎兵叫做“峒丁”,遇有调发随军出征,平常则派守各营地。但后来土舍的权力膨胀,土舍恃其掌握的黎兵武装,与州县官勾结,包揽征税和诉讼,鱼肉黎民,“征徭任其科算尽入私囊”。操纵了黎区基层实权。明朝还实行了“以峒管黎”的办法,凡遇公差、纳秋粮,有司俱凭峒首催办,官军征捕,亦凭峒首指引。永乐年间曾招谕许多黎族峒首“赴朝受职”,根据他们招抚“生黎”的户口数,明朝分别授给州同知、知县、县丞、主簿、巡检等土官,取得一定的效果。自设立土官至永乐十一年(1413年),归顺的“生黎”就有1670峒,3万余户。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琼州府又“抚黎”通判,专管黎事。但至明代后期,由于人民不断反抗土舍、土官的横征暴敛,以及“扶黎诸官夺州县权”等弊端,遂于正统五年(1440年)后相继革除土官制及“抚黎”流官;又逐渐限制土舍行令,更换土舍为粮长,对其所管黎人纳入编户,划归“甲首”管辖。

       (2)“黎都黎图”制度。这是熟黎地区的基层行政组织,明朝将归附已久,所谓“熟黎”的黎峒统一编入行政区划,即在基层设“黎图”,若干个“黎图”为“黎都”,若干个“黎都”为一乡,乡为流官隶属州县,采取直接统治的方式,使“熟黎”与编户的汉人一样编入都、图,载进鱼鳞册、黄册、要纳粮录差。综合地方文献,海南岛“熟黎”被编入黎都黎图者凡28都、75图,包括155峒,它们以岛的北部与沿海地带居多,岛的南部及山区较少。如琼山县有5都9图,包括9峒;澄迈县有6都60图,包括137个村峒;定安县有3都4图,包括7个峒;陵水县不设都,有2图;儋县有5都,不设图,“黎居良民五分之一”;感恩黎”附版籍者什九,不附者什一”;惟南部“崖州黎其地多于州境,其人十倍之”。至明末清初的发展趋势则是,“则古之书村峒者,今皆为都为图矣”。黎都黎图制的推广,促进了“熟黎”封建化的完成,使“黎地渐归豪民,黎人归化最久,与齐民等”,特别是在岛的北部与东部,如定安、会同建制以来,黎峒大都入籍,琼山县南歧峒等黎、文昌县斩脚峒等黎,悉输赋听役,与“省地”百姓无异。

       清朝沿袭明朝的行政建置,琼州府下辖3州、10县,除文昌、会同2县之外,其余8县皆有黎族人。

       (3)“总管”制度。据说从清朝雍正九年(1731年)起,便在黎族地区推行“总管”制度,即在州县之下各黎峒上层首领被委为“总管”(辖一峒或数峒)、“哨官”(辖一村或数村)、“头家”(每村一名)等土官。有的地区(如陵水、保亭)称村峒为“弓”,每五“弓”设一“总管”。各峒还有“峒长”(亦称“总头”),是从氏族的“奥雅”(长老)中产生的,“峒长”协助总管处理行政事务,总管因事外出峒长可代理其职务。总管与哨官皆是世袭的,但要报封建官府委派,赐以印牌及官服,这就是清政府在黎区推行的“总管”制度。“凡小事听哨官处断,大事则报总管,总管不能处始出报告州县”。如在黎族众多的崖州分东西两界,东路黎族村峒独多,广袤300余里,向设总管6人、哨官13人、峒长6人进行管理;西路村峒纵横200余里,向设峒长6人,总管3人。

       而在“熟黎”与汉族杂居区,则将“黎都黎图制”逐步改为“里甲制”。如澄迈县虽有黎都之名而无黎人之实。据统计,自明嘉靖到清道光不到三百年时间里黎村峒减少了30%,清代统治力量深入到黎族大部分地区。

       6.民国时期

       民国初年,海南岛的行政建置仍沿袭清制,置琼崖道,共辖13县。民国10年(1921年)废道制,由粤军旅长兼领琼崖善后处处长,掌军民两政。民国15年在广东省政府辖下设琼崖行政委员会,并从琼山县划出海口市。民国21年“抚黎局”为“抚黎专员公署”,并改“总管”为“团董”,加强对黎族地区的统治。接着又于民国24年,在黎、苗聚居的五指山区新设白沙、保亭、乐东3县,推行乡、保、甲长制。

       7.1949年以后

       从1948—1950年,五指山区及海南全岛相继被人民解放军解放。1949年3月并白沙、保亭、乐东3县成立“崖琼少数民族自治区行政委员会”。1952年7月成立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区(专署级),隶属广东省,行政区划包括乐东、白沙、保亭、琼中、东方5县,共有16个区132个乡,乡下辖自然村。1954年又将原属海南行政区的崖县、陵水2县划归自治区。1955年改称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1961年又从东方县划出昌江县,自治州共辖8县1镇,自治州首府大部分时间设在通什镇。1987年12月国务院决定撤消自治州建置,原自治州所辖区域分别成立琼中、保亭2个黎族苗族自治县;白沙、昌江、东方、乐东、陵水5个黎族自治县;三亚市(地级)、通什市(县级)行使区域自治权力。以上县市于1988年均直属新建的海南省。加上海口市(地级)、琼山县、文昌县、琼海市、万宁县、澄迈县、临高县、儋州市、定安县、屯昌县,海南全省现共有2个地级市,17个县(市),其中有黎族聚居的县(市)9个,其土地面积共达16695平方公里,占海南岛总面积42.9%,尚有可垦的荒山荒地500余万亩,开发潜力很大。

         来源:西陆网 《黎族简史 》      发布时间: 2009/12/26

 

参考资料:
[1] 黎族简史 http://club.xilu.com/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黎族百科”网、“黎族语言文学百科”网主编。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