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黎学”的历史现状及发展构想》看过吗?

2013-01-08 13:06:19 本文行家:董亚岭

“某某族学”这是近二十年来新产生或说是新流行起来的一个民族学二级学科的新名词。在55个少数民族中,以藏学研究规模最大、历史最久、影响最深。其次还有蒙古学、满学等。汉学、藏学、蒙古学、满学被民族学界合称为四大显学,均是世界性的热门研究领域。黎学就是用科学的方法研究黎族的学科体系,与上述民族相比,黎学的研究显得十分滞后。加快黎学发展,使黎学的研究与黎族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

3

                

黎学”的历史、现状及发展构想

 

                                             ——王建成在首届黎族文化论坛上的演讲

        “某某族学”这是近二十年来新产生或说是新流行起来的一个民族学二级学科的新名词。这也是人们注重个性、民族学研究逐渐深入的一种必然现象。在55个少数民族中,以藏学研究规模最大、历史最久、影响最深。其次还有蒙古学、满学等。汉学、藏学、蒙古学、满学被民族学界合称为四大显学,均是世界性的热门研究领域。与上述民族相比,黎学的研究显得十分滞后。

                                                    一、黎学定义

       每个民族有每个民族的独特的历史发展轨迹和文化特点,这决个了每个民族研究的内容、方法、手段等都有一定的差异。

       那么简单地讲,黎学就是用科学的方法研究黎族的学科体系,属于中国民族学二级学科。黎学应该重点研究黎族的起源和历史,传统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社会组织,传统文化与现代化的适应以及由此产生的种种社会问题,也就是说,黎学重点研究黎族传统文化及其相关问题,而黎族地区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等带有普遍性的问题并不是黎学研究的重点。

       从黎学的研究方法上,既充分利用文献资料,又要切实做好田野工作,而田野调查是民族学研究最重要的特点,也是黎学研究的重要方法。在研究手段上,要充分借助现代科学技术的支持。

                                                 二、黎学的渊源

       应该说,自从黎族产生,关于黎族的学问就有了。但作为一个黎学学科,应该产生于民族学自20世纪初西方学民族学传入中国以后。

      古代,黎族历史文化主要记录在汉文中。周秦时代,史籍所称的“雕题”、“儋耳”或“离耳”,“穿胸国”或“贯胸国”等,这是最早关于黎族记载。这反映当时的黎族的先民文身、佩戴大耳环、穿贯首衣的习俗。

      汉代以下,内地人士对黎族了解和认识逐渐增多。从汉至民国,涉及黎族的著作、文章多达千种以上。到了宋代,文人对黎族的居住、生产、生活、服饰、文身、音乐、舞蹈、婚姻、丧葬、宗教以及民族特征等有较多的记载。明清时期,官方志书对黎情记载日详,如正德《琼台志》内载“黎情”两卷,分“原黎”、“列黎”、“抚黎”、“平黎”、“统黎”、“议黎”等六篇,清代道光《琼州府志》有“黎情”、“村峒”、“防黎”、“议黎”等篇。一些官僚学士笔记亦有不少记叙黎人生计、民俗、风物的,如明代的顾介的《海槎余录》、清代张庆长的《黎岐纪闻》等。

     总括说来,历史上封建统治者及其文人,对黎族的认识还是十分肤浅的,对黎族的内部状况知之甚少,对黎族内部族群分类也不科学。有根据封建化程度进行分类的,如“生黎”、“熟黎”等,还有根据服饰等特征分类的,如“大鬃黎”、“剃头黎”、“细藏黎”、“黑忏黎”、“生铁黎”等。

                                                 三、“黎学”产生

       20世纪初,西方民族学传入中国。海南岛资源丰富,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海南成了帝国主义列强觊觎的对象。与此同时,传教士、旅行家、冒险家、民族学者关注海南岛及黎族。从20世纪初到40年代,涌现出数百种关于海南岛和黎族的专著、研究报告等,仅日文资料就有一百余种。影响较大的有美国传教士写的《棕榈之岛--海南概览》(1919年)、德国史图博写的《海南岛民族志》(1937年、德文原书名为《海南岛上的黎族》)、日本人小叶田淳写的《海南岛史》(1943年)等。其中,史图博的《海南岛民族志》是第一本用民族学的理论和方法研究黎族的专著,它标志着黎学的产生。这个时期,中国学者也开始用西方民族学理论研究中国边疆地区少数民族。其中较为著名的罗香林、刘咸、王兴瑞等人。

       史图博曾长期留居中国,三、四十年代曾在上海同济大学任教。他曾于1931、1932年两次到海南岛调查黎族,并于1937年发表了德文版的《海南岛民族志》。本书对黎族研究的贡献有以下几点:

       一是对黎族进行了科学的分类。作者用丰富的民族学、民俗学、语言学知识,将黎族分成本地黎(润方言)、岐黎(杞方言)、哈黎(哈方言)、美孚黎(美孚方言)四种,加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认定的加茂黎(赛方言),基本涵盖了黎族各族群。

       二是开创了黎族研究田野调查的先河。过去对黎族的认识,基本是停留在浮光掠影、道听途说上,往往是以偏盖全,主观性随意性强。史图博两次深入自北向南,从南丰等处开始,穿越今儋州、白沙、琼中、五指山、乐东、三亚、东方等黎区,进行了大量的实地观察和采访,记录了大量的民族学资料。

       三是运用体质人类学等对黎族进行人体观察和测量。将黎族与高山族以及东南亚的许多民族进行了比较,就黎族起源问题提出了自己的假设,并引发民族学界对于黎族来源问题的长久争论。

       四是史图博研究范围十分全面。关于黎族传统社会中的居住、农业、狩猎、交易、饮食、器物、工具、服饰、装饰、文身、歌谣、音乐、宗教以及精神生活、健康状态、民族性格等各个方面都有涉及。

       五是史图博在研究黎族的同时还对海南的苗族、儋州人、临高人、客人、海南本地汉族、伊斯兰教人等进行了研究。

       受历史条件和学者学术思想的影响,史图博的黎族研究有一定的局限性。史图博的田野调查较多是通过与被调查者的访谈来进行,从而使调查和研究不够准确甚至是存有阶级偏见。如书中提到黎族有食人风俗、污蔑黎族是未开化的民族及一些所谓奇特风俗等。包括史氏提出的黎族南来说的观点,也是极为不正确的。但这部著作对于20世纪30年代来说仍是十分优秀的,并不能抹杀作为现代黎学产生的标志性意义。

                                                 四、当代黎学的研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民族学被说成是西方资产阶级的伪科学。学术界虽无民族学之说,但我国民族学研究事实上仍在进行着。在党和政府的主导下,围绕着政权建设、社会改革等中心工作,我国民族学研究的专家学者,以极大的热情,参加了民族地区民族调查,并形成了大量的民族学调查成果。黎学的研究同样取得丰硕的成果。

       从50年代到90年代,黎学研究主要成果有《海南岛黎族社会调查》、《黎族简史》、《黎族社会历史调查》、《黎语调查研究》、《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概况》、《黎族史》、《五指山五十年》等几十部重要著作。其中,五十年代调查并内部铅印、九十年代初正式出版的《海南岛黎族社会调查》是这个时期具有代表性的著作。该书有以下特点:

       一是本书是由党和政府主导,由众多专家共同调查完成的。1954年夏由原中南军政委员会民族事务委员会指派中南民族学院专家及广西民族学院专家组成“中南海南工作组”。原中共华南分局统战部,广东省民委、民政厅,海南行署民委、民政处,原中共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区党委、州政府等十多个党政部门曾经领导、组织、参与了调查工作。

        二是本书是在进行大规模田野调查工作的基础上完成的。调查研究时间长,从1954年下半年至1955年初进行了近半年的调查,1955年6月至1957年3月进行了长达一年零九个月的资料整理工作,1991年3月至9月进行了又对铅印稿进行了长达半年的编辑整理,期间为了慎重起见,编辑组还深入到原调查点就一些重大问题进行了核查。

       三是本书在继承前人研究成果上又有重大进步。该书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研究黎族,在黎族分类上,在史图博四分法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加茂黎(赛方言),这种分法一直为学术界所遵循,并绘制出科学的黎族方言、土语分布示意图。本书对黎族合亩制的研究也开创了先河,成为后来研究合亩制的重要基础,对中国民族学、民族史、民族经济等学科均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四是本书对黎族的研究既全面,又权威。这是一部系统而全面反映黎族社会历史文化的大型民族学著作,内部铅印稿120余万字,公开出版经过编辑整理为90万字,内容包括合亩制(单列)和五大方言的22个自然村,基本涵盖了黎族传统文化各个方面的内容。公开出版时,对一些名词和称谓进行了修正。如支系改作方言区、放寮改成玩隆闺等、三星黎、四星黎、生铁黎等带有侮辱性的用语也用了相应的修改。本书公开出版后,起到了规范性的作用。

       最后,值得提及的是,本书前言中首次使用了“黎学”一词。根据所掌握的资料,这应该是在公开出版物中首次出现“黎学”一词。毫无疑问,《海南岛黎族社会调查》一书应该是“黎学”研究的一个基础性著作,也是学术界从事“黎学”研究的一本必读书。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特别是从80年代以后,黎族传统文化与现代化发生了激烈的碰撞。在如何对待这种碰撞中,无论从政府到学术界,均强调的是传统文化如何适应现代化的问题。换言之,就是为了加速民族地区的经济建设,甚至不惜牺牲传统文化。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切为经济建设让路。如果说适应,那只是传统文化适应现代化,这是一种单向适应。其结果是导致大量的传统文化迅速消失。

      世纪之交,一些有识之士开始反思这个问题。开始探求既能较快较好的发展黎族地区的经济,不断改善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又能较好地保护黎族传统的文化。这也是文化适应,可以称之为双向适应。本世纪之初,《黎族传统文化》及其姐妹篇《中国黎族》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编写出版的。

      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保护传统文化,是一项重大课题,政府应该充分发挥主导作用。两书都是在王学萍同志(时任省人大副主任、全国人大常委)主持下,由省人大常委会民宗工委、省民族宗教事务厅、省政协民宗委共同组织有关专家,在各民族市县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过去黎学研究的基础上,完成了《黎族传统文化》和《中国黎族》编写出版工作。其中,《黎族传统文化》一书中图片,基本上拍摄于20世纪80年代初,当时文化大革命刚结束不久,民族地区出现了热爱传统文化的热潮,并留下了大量珍贵的民族学照片。两书出版后,在国内外引起较大的反响,黎族研究逐步形成热潮。

       目前,黎学研究中还存在许多问题,主要表现是:家底不清,研究队伍中学术带头人不多,研究黎族的专门人才缺乏,有限的研究资源难于整合,缺乏国家级大型课题支持,黎学的研究远远落后于许多兄弟民族。

                                              五、黎学发展构想

         如何加快黎学发展,使黎学的研究与黎族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我认为应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一是制定科学的黎学研究规划。根据黎族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制订黎学研究五年规划,确定黎学研究方向、研究重点和主要研究内容,每年由省社科联和省有关部门联合发布一批省级研究课题,引导学者从事黎学研究。

        二是建立竞争、开放、互动的黎学研究机构和网络。目前广东、海南已有多家以黎族研究为主要内容的研究机构。年内海南还要建立黎学研究所或黎学会,以担负起国内黎学研究联络和协调等职责,并为省内外黎族研究机构提供必要的技术、信息和研究资料的支持。各家黎学研究机构通过网络、简报、年会等多种途径加强联系,逐步建立起竞争、开放、互动的黎学研究机构和网络,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避免重复研究,降低研究成本。

        三是搭建黎学研究的学术平台。可搭建以下三种平台。网站,在海南民族文化网等网站上开辟黎学天地等学术论坛,有关专家随时发表关于黎族研究的成果,通报相关情况,还在该网站开辟自己的博客,吸引更多的人士关注黎学;研究基地,选择若干有代表性的村落,建立黎学研究基地,为专家观察和研究黎族提供方便;编印“黎学文库”,资助达到出版要求的黎学学术著作出版,采取以书代刊的方式,不定期地编辑出版黎学论文集。

        四是充分利用现代科技手段。现在是科技迅速发展的时代。注重利用计算机技术、网络技术、多媒体技术、基因技术等多种手段进行黎学研究。

       五是组织大型的课题攻关。组织省内外专家,集中力量申报国家级大型研究课题。目前可以申报的,其一黎族通史研究,黎族是一个没有文字的民族,黎族历史研究困难较多,仅靠现有文献资料是远远不够的。要组织历史学、民族学、语言学、医学等方面的专家对黎族历史展开研究,弄清黎族的起源、迁徙、融合、分化等发展的基本脉络。其二是黎族传统文化与现代化的相互适应研究。黎族是一个保留较多远古文化的民族,而黎族地区又是中国少数民族地区现代化进程最快的地区之一,远古文明与现代文明在这里碰撞十分激烈。因此这个课题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通过科学研究,找出一个能使双方相互适应的方案。其三还有黎族非物质文化的保护和抢救工作。黎族非物质文化,多是有着数千年的历史,包含着大量远古的信息,眼下正以惊人的速度消失着,其中传统纺染织绣工艺具有较大的保护价值。传统的黎锦工艺如何得到有效地保护,如何适应今天人们的审美观,获得新的生命力,需要深入研究。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王建成     发布时间:2011-04-20

参考资料:
[1] 黎学”的历史、现状及发展构想(王建成在首届黎族文化论坛上的演讲)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7cd6f3e0100qaui.html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系海南诗社会员,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