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黎语文推广有何必要性?(下)

2013-01-07 23:20:36 本文行家:董亚岭

黎族现有人口约130万,主要聚居在海南中南部地区。黎语是黎族使用的语言。黎语属汉藏语系壮侗语族黎语支黎语分五个方言、八个土语。1956年党和人民政府委派语言调查队和黎族人民共同创造了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的拼音文字,受到黎族人民的欢迎。民族语言在民族发展进程中受该民族发展的制约和影响,同时语言也影响民族的发展。本文拟就黎语在黎族的发展过程中所起的不可替代和推行黎文的必要性问题谈几点想法。

张雷博士在黎文培训课上讲演张雷博士在黎文培训课上讲演

                 再谈黎语的不可替代性和大力推广黎文的必要性(下)

       那么为什么要大力推广使用黎文呢?

       第一,开发智力、提高黎族地区教育水平的需要。

       掌握语言,发展言语,不仅是儿童青少年获得知识经验的必要条件,而且也是发展他们的心理、特别是发展思维的重要前提。

      心理学家和语言学家在对儿童语言和思维的发展情况研究后,普遍认为,儿童思维的逐步完善,离不开他所习得的语言的发展,母语的逐步掌握和不断发展,推动着他的思维内容日益丰富,调节着他的思维活动逐步完善,促使着他的思维能力不断提高。所以,从开发儿童智力、发展民族教育的需要看,以本民族母语为工具是发展民族教育最有效的途径。

      目前,黎族地区采取的是汉语单语教学形式。在不通汉语的黎族地区,使用这种教学形式,虽然可以通过强迫式的手段,使黎族学生直接受到汉语的系统教育,学会一点汉语文,并且与今后的中等、高等教育相联系。但是由于直接学汉语文,存在语言障碍,因此黎族学生不愿学、学不懂、学不好。学生汉语提供很缓慢,不少学生小学毕业还不能顺利地听说汉语,读写汉文。更严重的是,这种教学形式还将导致黎族儿童失去继承本民族文化的机会,使懂得本民族文化的人越来越少。

       实行汉语单语教学形式存在的问题主要表现为:

      在教学指导思想上,不能正确理解和处理民族语文教学与汉语教学、母语教育与本民族儿童发展思维、开发智力的辨证关系,认识不到语言障碍对学习汉语文的影响,片面地强调汉语文教学,忽视母语教育,从而限制民族儿童适时发展思维与开发智力。

       在教学内容上,一律采用全国统编教材,严重脱离实际,忽视民族语文作为桥梁的作用,不能正确处理民族语文和汉语文的相互关系,以及语言与文字、知识传播和能力培养之间的关系,重“文”轻“语”,重读写轻听说,重语文知识传授,轻使用语言文字能力的培养训练。致使学生的语言和文字的表达能力受到限制。

      在教学方法上,不能正确处理民族语文教学和汉语教学之间的衔接问题,忽视语言对比教学,采用注入式的教学法,死记硬背,脱离实际,严重挫伤了教和学两方面的积极性,影响民族儿童的全面发展。

      这种汉语单语教学形式,完全违背了民族语文教育在民族教育中的不可代替的主导地位和第一属性论点,也违背了必须学好和熟练掌握第一语言的基础上,才能学好第二、第三语言文字的科学规律,违背了文化教育普及与提高的辨证关系。没有普及做基础,就不可能有整个民族文化素质的提高,而普及就只能依靠母语文来实现,少数民族是这样,汉族也是这样。人们根本不可能想象,用使用范围更宽广又比汉语文先进的英语或法语,来普及汉族的教育和文化。汉字本身存在着难认、难读和难写的特点,就是对汉族来说,也在普及方面增加了一定的难度,是谁也不可否认的。这对于缺乏汉语基础的黎族学生来说,就难上加难了。他们对汉语文的学习没有兴趣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为提高黎族地区的教育质量,黎族教育必须改革。我们认为应该采取有效措施,在中小学阶段,既要学好本民族语言文字,又要学好汉语文。先以学好本民族语言文字为主,逐步过渡到学习汉语文。         

       根据云南省民族地区多年的教学实践证明,先学习民族语文,然后双语文同步并学,其好处是应该肯定的。使用民族语言文字教学,民族儿童喜欢学,容易理解,容易掌握,学了就能用,通过大量阅读,以适时发展语言,开发智力。在过渡到学习汉语文时,民族语文用于识汉字、学汉话又是释义工具,使民族儿童能顺利地排除难以理解字义的主要障碍,就能理解深透,记忆扎实,有利于学好汉语文和促进双语现象的发展。

       根据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赵富荣先生的调查,在云南省佤族地区,凡是推广佤文教学、扫盲的地区,一般来说易于发挥学生的聪明才智,学生好学上进心强,学习成绩比较巩固,教育质量也有提高。在不懂汉语的少数民族地区,推行汉语文教学,学生则显得较为迟钝、呆滞、甚至缺乏学习自觉性。据他的调查,过去只单一用汉语文扫除文盲的学校,大多办不下去,学生留不住,家长不满意,教师也失去教学信心。澜沧县“布饶克”方言区,用佤文扫除文盲、普及教育后,学生很少流动,教师也有信心,家长也满意。当地许多佤、汉教员在总结经验教训时认为,在不懂汉语的佤族地区,用汉语文办(教)学,是违背民族教学客观规律的;应该从实际出发,从当地情况出发,积极推行佤文教学;这既体现了党的民族平等政策,又充分反映了本民族的愿望和要求。赵先生认为,在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民族地区推广、使用民族语言文字扫盲普及民族教育是符合客观实际要求的。下面是赵先生调查到的澜沧县“布饶克”方言区,用两种文字扫盲、脱盲情况的比较表。

      a.用汉文扫盲、脱盲情况表

年  份

办班数

扫盲人数

脱盲人数

脱盲人数占扫盲人数(%)

1981

187

4759

299

6.2

1982

132

3518

203

5.8

1983

111

2935

58

1.2

1984-1985

98

2658

49

1.8

 b.用佤文扫盲、脱盲情况表

年  份

办班数

扫盲人数

脱盲人数

脱盲人数占扫盲人数(%)

1981-1982

29

729

199

27.4

1983

36

832

216

25.9

1984-1985

66

1659

470

28.3

      我国著名语言学家马学良和戴庆厦两位先生早在1980年就著文断言:社会主义时期是民族语文繁荣发展的历史时期。他们认为,凡有本族文字的民族,应该先大力普及民族文字,让各民族的语言文字得到充分的使用和发展,然后再在普及民族文字的基础上根据自愿的原则进一步学习汉语文。这样做才有利于民族团结,才符合语言学习的客观规律,才是迅速提高少数民族文化科学事业的必由之路。

       这些论断都是非常正确的。

       黎族地区没有在小学里实行黎语文教学,缺乏有关数据,但我们完全可以推断,在不通或半通汉语的黎族地区硬性推行汉语文单语教学,情况不会比澜沧县的佤族地区更让人乐观。

        第二,黎族语言文化继承的需要。

       “文化指的是一个社会的整个生活方式,‘一个民族的全部活动方式。’”

        语言是文化的一部分,并对文化起着重要作用。有些社会学家认为,语言是文化的冠石——没有语言,就没有文化;从另一个方面看,语言又受文化的影响,反映文化。可以说,语言反映一个民族的特征,它不仅包含着该民族的历史和文化背景,而且蕴藏着该民族对人生的看法、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

       “语言是人类独有的文化行为,它是文化产生的重要形式。”⑧ 

        “语言是文化存在的重要标志符号,没有语言,便没有文化。”⑨

         美国著名人类学家A.怀特在其《文化科学》一书中指出:“全部文化(文明)依赖于符号。正是由于符号能力的产生和运用才使得文化得以产生和存在;正是由于符号的使用,才使得文化有可能永存不朽。没有符号,就没有文化,人就仅仅是动物而不是人。”⑩

        “语言是最重要的符号形式。它以声音(语音)和书写的文字形式成为任何文化的标志符号,这种标志符号的作用是十分重要的。它使文化能进入社会,成为社会的人们共同享有的事物。······。文化没有语言符号的帮助,它不可能进入社会成为真正的文化。换句话说,它不可能存在。”11

        文化的传延也须依赖于语言文字。各种历史文化之所以为我们现代人所认识和了解,最重要的是依赖于前人的历史文字记载。没有语言文字,文化便不可能永存不朽。

      “文字虽然是语言的辅助工具,但不是消极地适应它所记录的语言。文字一经产生,便反过来对语言产生巨大的影响。文字的出现使得使用该语言的人们能够著书立说,进而形成自己的文学语言。文学语言的形成,有助于促进民族文化的发展,语言的统一。”12

      语言文字既然对一个民族语言和文化有如此之重要,我们就应该充分利用自己的语言文字为我们的语言、文化建设服务。历史上,黎族人创造了丰富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早在宋代以前,黎族妇女就已经掌握了当时很先进的纺织技术,她们能够织出各种质地优良、图案精美的黎锦、黎单、和黎帛。民间编制的fuuen[f'Nn1](藤、竹箩)、bhong[Pbo,1](存放衣物的藤箩)、blongsgas[plo,3ka3](腰篓)、hlom[>om2](竹编谷仓)等等,工艺精湛,优美耐用。神话、传说、故事、寓言、笑话、谜语、歌舞等民间文学十分丰富,广泛流传。遗憾的是,黎族历史上没有自己本族文字,许多优秀的文化遗产没能够以文字的形式完整、系统地流传下来。

       黎族文化的抢救、整理、利用、继承和发展都离不开黎语文。黎文必须恢复推行。有了表达语言的文字,就可以用它来搜集整理本民族的民间文学、民歌,记录草约名称、各种民间工艺流程(如纺织、编制草席、鱼笼、藤箩等等),民族语电视、广播用文,译制电影、电视剧等等。

       第三,宣传党和国家的路线方针政策和黎族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需要。

       语言是交流思想的重要工具。而民族意识决定每个民族都热爱自己的语言。对黎族群众来说,黎语具有强大的亲和力。所以,在黎族地区的宣传工作中,应当高度重视使用黎族语文开展宣传工作。只有重视使用当地民族所熟悉的语言文字,才能够达到宣传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法律、法令的目的,才能够充分调动起黎族人民的社会主义积极性,踊跃投入到各项建设事业中去。社会主义制度在黎族地区的实行,使黎族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得到了长足发展。我们应该用黎文记载下自己的政治经济文化史,广泛宣传黎族社会的今昔、文化的进步,政治地位的提高,经济生活的改善等等,一代代流传下去。

      此外,推行黎语文客观上还可以解决部分黎族同胞的就业问题。我们可以设想,如果在黎族地区的每所小学配备二到三名黎语文教师,那么整个黎族地区将需要一个规模不小的教师队伍。还有省及各市县的广播、电视台等媒体部门都将需要一定数量的记者、编辑、播音员等。

       黎文的推广和使用,不仅有必要性,而且有现实的可能性。

        第一,黎文易被黎族群众学习和掌握。黎文全部采用拉丁字母。整套文字的基本结构只有26个字母,由33个声母,82个韵母,3个声调组成。黎文具有与口语相一致的优点,对于广大的黎族同胞来说,它不但易于掌握,而且易于牢记。黎族同胞学习黎文能够在短时间里即可掌握。

       第二,社会主义阶段是各民族继续发展和繁荣的阶段。民族语言亦将随着民族的发展而发展。黎文这种记录黎语的语言符号,也将因此有可能被长期使用。

       第三,黎语文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始终没有中断过。已经出版的著作有苑中树的《黎语语法纲要》,文明英、文京合著的《黎语基础教程》、文明英著的《黎语讲义》,泰国玛希隆大学乡村开发语言文化研究所和我国的中央民族大学壮侗研究所合作编著的《黎-汉-泰-英词典》,郑贻青、欧阳觉亚编著的《黎汉词典》等。这些都可以作为学习之用。《实用黎汉词典》也在着手编著当中。更重要的是,黎族130多万人中,95%以上的人熟练地掌握黎语,都有学习黎文的条件和可能。

      总之,黎文有推行的必要性,也有现实的可能性。我们希望通过大家的努力,能使黎文充分发挥它的作用!

         注: ①朱智贤、林崇德著《思维发展心理学》,第342页,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②申小龙《语言的文化阐释》第151页,知识出版社。
        ③ 《对待语言和语言集团的态度》转引自中央民族学院编《民族研究情报资料摘编》。

        ④ 参阅周振鹤、游如杰《方言与中国文化》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年。

        ⑤ 参看陈松岑《社会语言学导论》北大出版社,1985年。

        ⑥ 《苏联学术著作中民族共同体的类型问题》。

         ⑦ 马学良主编《语言学概论》第208页。

        ⑧ 郭锦桴《汉语与中国传统文化》序言。

        ⑨ 同注⑧。

       ⑩ A.怀特《文化科学》第31-32页,浙江人们出版社1988年版。

        11同注⑧

         12 戴庆厦《语言和民族》第87页,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4年。

                                            (作者:张雷    南开大学语言学博士、黎语文学会会长)

参考资料:
[1] 再谈黎语的不可替代性和大力推广黎文的必要性 http://chinazhl.blog.sohu.com/48036848.html
[2] 『鹿回头部落 』 再谈黎语的不可替代性和大力推广黎文的必要性 http://groups.tianya.cn/
[3] 再谈黎语的不可替代性和大力推广黎文的必要性 http://blog.163.com/
[4] 再谈黎语的不可替代性和大力推广黎文的必要性 http://www.lipeople.net/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本科学历,系海南诗社会员。现为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秘书长,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黎族百科”网、 “黎族语言文学百科”网主编。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