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百科

广告

黎语文推广有何必要性?(上)

2013-01-07 16:49:14 本文行家:董亚岭

黎族现有人口约130万,主要聚居在海南中南部地区。黎语是黎族使用的语言。黎语属汉藏语系壮侗语族黎语支黎语分五个方言、八个土语。1956年党和人民政府委派语言调查队和黎族人民共同创造了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的拼音文字,受到黎族人民的欢迎。民族语言在民族发展进程中受该民族发展的制约和影响,同时语言也影响民族的发展。本文拟就黎语在黎族的发展过程中所起的不可替代和推行黎文的必要性问题谈几点想法。

张雷博士在黎文培训课上讲演张雷博士在黎文培训课上讲演

       再谈黎语的不可替代性和大力推广黎文的必要性(上)

      黎族现有人口约130万,主要聚居在海南中南部地区。黎语是黎族使用的语言。有的专家认为黎语属汉藏语系壮侗语族黎语支,有的专家认为黎语属南岛语系,和东南亚的印尼语等有密切关系。黎语分五个方言、八个土语。除加茂方言外其余四个方言差别不大。1956年党和人民政府委派语言调查队和黎族人民共同创造了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的拼音文字,受到黎族人民的欢迎。民族语言在民族发展进程中受该民族发展的制约和影响,同时语言也影响民族的发展。本文拟就黎语在黎族的发展过程中所起的不可替代和推行黎文的必要性问题谈几点想法。如有不妥,请大家批评指正。       一、

     1.语言在思维过程中的作用   

    语言是思维进行的工具,是思维的表现外壳,不论是逻辑思维或形象思维,都不能不借助语言,或者说思维活动都是在语言的形式中进行的。“从种系思维发展历史来看,劳动以及和劳动一起发展起来的语言是产生人类思维的主要推动力量;从个体思维发展历史来看,儿童青少年活动的发展以及在活动中由于和人们交际的需要而掌握成人的语言过程,也就是个体思维发生与发展的过程。这就是说,不论是从种系思维的发展史看,还是从个体思维的发展史看,思维都离不开语言或言语。思维和语言或言语是密切联系着的。”①    
     1.1 语言是保存和传播知识的工具。语言是人类用以认识和保存精神文明和交际产品手段的符号体系,是社会生活各个领域中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没有语言,就不可能有人的思维和认识活动。由于有了语言,人类的各种知识才得以保存和巩固。由于有了语言,人类的各种知识才得以传授。    
       1.2 语言是交流思想的重要工具。黎语在黎族社会生活中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它是黎族日常生活中表达思想、交流感情的工具,须臾离不开它。以笔者的家乡为例,多数中青年男女都会讲当地的军话,但村中从未有人用已经很熟练的军话交流,只有和操军话的汉族同志在一起时才会使用军话。在黎族130万人口中,虽然黎族的大、中专生、机关干部和中、小学教师懂得汉语汉文,但他们长期生活、工作在黎语的语言环境中,他们和本民族群众交往时,还得要讲黎语;中小学生在学校里学的是汉语汉文,出了教室和校门又都是讲黎语。所以黎语在黎族社会生活中起着十分重要的、其他民族语言无法完全替代的作用。           

       1.3 语言是智力活动的工具。人的智力活动过程可以分解为三个阶段,一是提出问题的过程;二是回答问题的过程;三是将得到的答案和客观情况加以对比、鉴别的过程。在这些过程中,语言始终是它们的基本工具。语言具有概括功能,概括化的语言成分,诸如词、句及其联系,就是承担概念、判断和推理的外壳或外衣作用,人借助于语言,运用概念、判断、推理来作为思维材料进行思维,反映事物的本质和规律性,完成智力活动。“任何人,包括逻辑学家,在进行逻辑推理时,都要使用他自己的语言,都在无意识地运用那些他自己无法控制的背景知识。”     
        因此,在使用本民族语言的少数民族地区,少数民族语言是该族人民智力开发的重要工具。所以,重视使用当地少数民族语言,关系到该地区人民的智力资源的开发。在社会主义建设的整个过程中,我们要始终抓好两个开发,一是智力资源的开发;二是物质资源的开发。更确切地说,把民族地区智力开发工作摆在首位,把发展民族地区的科技文化教育事业摆在首位,这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英明措施。民族语文是该民族人民智力开发的工具,不重视开展民族语文工作而想搞好智力资源开发是行不通的。    
       2. 语言具有集团(民族)认同的作用,是形成民族内聚力的重要因素    

       美国著名语言学家格劳斯金指出:“一个为社会语言学家所广泛接受的观点就是,语言不仅仅是交际工具,同时也是社会认同性和集团认同性的符号,是集团成员资格和一致性的标志。”③ 当一个民族的某部分人都同样掌握另一民族的语言时,他们在一起却常常用母语交谈,这样彼此都感到特别亲切,觉得是自己人。很显然,语言在这里已经成为维系一个民族的强大的心理力量,成了“自己人”认同的纽带。美国纽约、旧金山和巴黎十三区的唐人街,人们都习惯于以汉语为交际工具。这是因为讲起汉语,可以激起他们作为炎黄子孙的骄傲,以便在激烈的竞争中自立自强。据1972年的统计资料,当时新加坡的华人“为了保持中国文化传统”,有91.1%的人仍然在使用着汉语闽南方言。④ 据学者们介绍,犹太民族早已失去了他们的国家而分布在全世界的许多地方,但是他们的意第绪语(Yiddish)却一直被他们保留下来并把它看成维系民族共同体的确定性特征之一。⑤ 据《国际先驱论坛》弗莱德泛温蟾裎恼峦臣疲缴细鍪兰?0年代末,伦敦市内仍有147种语言,16%的学生在家不讲英语,孟加拉、西班牙、土耳其、吉吉拉特、希腊、乌尔都、汉、阿拉伯、旁遮普、意大利、法、葡萄牙的十二种语言尚有相当市场。可见母语在心理上的力量。客家人、壮族人都有“宁失祖宗田,不失祖宗言”的说法。这些都表明,语言是保持民族感情,形成民族内聚力的重要因素之一。    
       3. 语言是民族文化的基石与载体。    
      共同的文化、共同的心理是一个民族必不可少的特征,而独特的文化、心理又往往是通过语言表达的。苏联学者切博克萨罗夫说过:“民族文化,首先是精神文化,在很大程度上总是用一定的语言表现出来的。”⑥ 可见语言是民族文化的基石和载体。语言是原始人类最重要的创造。它不仅是文化的组成部分,而且是人类文化诞生和发展的关键,又是文化传播的工具。语言里凝聚着一个民族千百年形成的心理和习俗,汇集了他们的知识和智慧,是一个民族经过漫长历史形成的心理特质的总汇。因此,语言与民族文化,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可分割的,而民族文化则是一个民族的存在的标志。著名语言学家罗常培先生在1949年出版的《中国与中国文化》中指出:“语言文字是一个民族文化的结晶,这个民族过去的文化依*着它来流传,未来的文化也仗着它来推进。”任何社会的动荡和制度的变革以及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每一个成果,都会直接而迅速地反映到语言和言语活动中来。通过历史在语言中留下的痕迹可以了解民族的历史和社会面貌。    
       有的同志可能会认为,民族语言的使用范围有限,不一定要推广使用。他们认为,有必要的时候,通过翻译就能解决问题。其实,这种看法是不全面的。各个民族所处的社会环境及语言背景不同,反映它们的词汇也不一样。黎语中有关纺织的术语较丰富,在翻译过程中你就会发现,有很多词根本就无法翻译,因为在汉语中很难找到对等的词语。例如织布工具fuuek[f’Nk頬,筒裙、上衣上的图案名称bhauxrau[Pbau2rau1]、paenscuengx[黳haNn3suN,2?] 等等。总之,语言中包含的很多民族特点,*翻译百分之百地把它再现出来是不可能的。而 在翻译中再现不了的一些成分,恰恰又是该民族最具特色的,也许是很珍贵的文化遗产。因此,我们要充分认识语言的这一作用,使民族语言在民族地区的经济文化建设中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和所有其他民族语言(包括英语、汉语等)在其民族发展中所起的作用一样,黎语在黎族的发展进程中起着别的任何语言所不能替代的重要作用。我们希望学术界的黎族同胞们,更多地关注黎语文在黎族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让更多的同胞了解这方面的道理,以便更好地开展黎语文的推广工作。 

         二、

       黎文创制后,先后在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民族语文学校、通什市、乐东、白沙等县和北京等地开设黎文班。据中央民族大学语言学副教授文明英先生的介绍,在民族语文学校学习的第一批学员共有100名,经过五个月的学习,全班同学基本做到:会读、会认、会拼、会写和辨音的要求。在通什市培训的41名扫盲师资,经过一个月的学习,也达到了学习计划要求,并走上了扫盲岗位。在乐东保定村办的“黎语文民师学习班”,学员22人,经过一个半月的培训,他们均能运用黎文写出三百字左右的文章和记录民间歌谣和传说故事等。    

       可惜,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黎文刚开始推行便停了下来。直到1985年才又在中央民族学院恢复开设黎文班,但也只招收了一批学员,之后再也没有招生。现在,虽然有少数学者在为黎文的推广使用做出不懈的努力,但总体上讲,推行工作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我国宪法庄严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规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保障本地方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招收少数民族学生为主的学校,有条件的应当采用少数民族文字的课本,并用少数民族语言授课;小学高年级或者中学设汉文课程,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民族自治地方自治机关教育和鼓励各民族的干部互相学习语言文字”等。这些规定为我们推行黎语文提供了理论依据和支持。    
       遗憾的是,几十年来,从来没有人提出要按自治法规定,使用黎语文教学。实际是置民族自治法的规定于不顾,而自行其是。这种置自治法的有关规定于不顾,甚至完全违背自治法精神的民族教育,肯定会给民族的文化建设带来严重危害。“
      革命导师恩格斯曾经把文字的出现看作是人类过渡到文明时代的重要标志之一。他说‘从铁矿的熔炼开始,并由于文字的发明及其应用于文献记录而过渡到文明时代。’可见,一个高度发达的社会是必须有文字的。文字对人类文化的发展有巨大的推动作用。因为一个民族有了文字,就可以把生产斗争和阶级斗争的经验记录下来,广泛流传,长期保存,使后代的人有可能充分利用前人的成就,并在此基础上发展创造。文字是积累知识、传播文化的有力工具。没有文字,就没有发达的科学文化,就不可能进入高度发达的社会。    
       文字对民族间的文化交流也有重大的意义。在没有文字的时代,民族间的文化交流,只能依靠直接接触,进展既慢,交流面也窄。自从有了文字,各民族可以通过书面语及时交流文化成果,不再因距离遥远不能直接交往而互不了解。文字是民族间互相学习、交流文化的重要工具。    文字产生以后,不止消极地记录语言,还积极地影响语言,促进语言的丰富和发展。首先,人们用文字写文章,著书立说,于是出现了书面语言。书面语因为是在一个方言基础上加工锤炼而成,结构比较严密。它还广泛地吸收方言、外来语和古语成分充实自己。因此文字的出现,有助于语言的丰富、精炼和规范化。另外,人们往往模仿书面语说话作文,这就有助于语言统一。
       一般说来,文字出现以前,语言趋向于分化,文字出现以后,语言趋向于统一。”⑦ 从中国的语言发展情况看,一般说来,有文字的民族语言,比没有文字的民族语言,要丰富得多,精密得多,使用文字历史长的民族语言,比历史短的民族语言,也往往要发展得快些。    文字代表着民族自尊、自强,文字把民族形成为一个文化集合体,有文字的民族总比没有文字的民族文化先进、发达。有了文字后才有可能多方位地表现民族自己的文化、信仰、风俗、道德等等。民族文字与民族的社会结构有着对应关系,有自己文字的民族,其社会体制有其相应的独立性。   

                                               (待续)

                 作者:张雷(黎族,博士,黎语文学会会长)  来源:搜狐博客   时间:2007-05-29                 

参考资料:
[1] 再谈黎语的不可替代性和大力推广黎文的必要性 http://chinazhl.blog.sohu.com/48036848.html
[2] 『鹿回头部落 』 再谈黎语的不可替代性和大力推广黎文的必要性 http://groups.tianya.cn/
[3] 再谈黎语的不可替代性和大力推广黎文的必要性 http://blog.163.com/
[4] 再谈黎语的不可替代性和大力推广黎文的必要性 http://www.lipeople.net/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董亚岭董亚岭,男,海南省三亚市人,黎族,本科学历,系海南诗社会员。现为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秘书长,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黎族百科”网、 “黎族语言文学百科”网主编。

分类